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恼羞成怒魔焰起
    是日。

    树上黑鸦,霜气坠叶。

    松光连绵竹影,漏声断续,一声声,有一种难言的寒意。

    陈岩负手而立,竖瞳金黄,身后金灿灿的翎羽展开,整个人和四下景象融为一体。

    凛然,冰冷,无情,冷酷逼人。

    只是一站,就给人沉甸甸的压力,透不过气。

    “果然是。”

    杨潘上下打量了几眼,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上前一步,拦下梦靥之主。

    “杨道友,你什么意思?”

    梦靥之主脸色阴沉,声音阴测测的。

    他刚要出手镇压对面那个仇家,此时被拦下,心里非常不爽。

    要不是他顾忌真极上九天的势力,都要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杨潘板着脸,看向对面的少年人,开口道,“阁下可是落云谷陈谷主?”

    “正是在下。”

    陈岩大袖飘飘,他有真武两仪道提供的资料,认出了杨潘,笑了笑,道,“杨道友真是好眼力,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区区在下。”

    “陈谷主威名远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杨潘神情凝重,他可没想到这位杀神会出现,让人头疼。

    “落云谷,陈谷主,”

    梦靥之主听到两人的对话,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面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用手指着陈岩,道,“你就是覆灭真阳玄门的陈岩不成?”

    陈岩点点头,道,“你现在知道也不晚。”

    “陈岩。”

    梦靥之主刚才的嚣张跋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忌惮。

    不忌惮才怪。

    要知道,真阳玄门覆灭可是最近首屈一指的大事,这样的大势力轰然倒塌,让人们震惊的同时,也都记住了背后的推手。

    很多同境界的人或许没见过陈岩,不知道他的长相,但绝大多数都听过他的名字。

    盛名之下,自然是有威慑力。

    “这个,”

    梦靥之主神情变幻,踌躇不前。

    他真不想和这样的人物动手,不过有往日仇恨在前,今天又放下大话,要是这么退却,很没面子。

    他虽然习惯藏头露尾,以大欺小,倚强凌弱,但可半点不喜欢望风而逃的大帽子。

    胆小鬼,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褒玉看出了他的退缩,唯恐天下不乱,趁机讥讽道,“怎么,刚才还是很嚣张的嘛,现在听到名字就要吓跑了?”

    “啧啧,一言不发就逃走,真给金丹宗师丢脸啊。”

    “耻于为伍!”

    三句话,如同三支最锋锐的利剑,刺入梦靥之主的心脏里,让他直接火冒三丈,大声道,“你这个笨鸟少睁大眼睛,看本座是怎么收拾这个空有其名的家伙的。”

    “呵呵。”

    褒玉见达到看戏的目的,笑了几声,退到一边。

    在她看来,两人打生打死,都不是好东西。

    能让自己看戏就好。

    “可以。”

    陈岩眸光深深,背后星光连绵,映照四方,道,“很有勇气。”

    “少在这里故弄玄虚。”

    梦靥之主断喝一声,率先出手,道,“看打。”

    哗啦,

    话音一落,法力贯空,自上而下,凝聚出一种梦靥之气,虚无缥缈,却真是存在,弥天极地,覆盖四方。

    天光一照,梦靥之气浮动,似大小不一的光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交织梦境,给人带来噩梦。

    光鲜的外表下,是最为恶毒的诅咒和恐惧。

    “咄。”

    陈岩不躲不闪,目光一凝,脚下水光升腾,托住身子,节节升高,神情从容。

    轰隆隆,

    念头一起,玄冥真水浩荡,澎湃激昂,向四周扩散,一种冰封万物,令天地化为冰霜世界的寒意升起。

    咔嚓,咔嚓,咔嚓,

    这种寒意是如此猛烈,如此纯粹,如此不可思议,居然让梦靥之主发出的梦靥之气完全冰封,响起宛若实质般的咔嚓的冻结声音。

    能将无形之物冰封,玄冥真水的霸道,可想而知。

    “嗯?”

    梦靥之主没想到自己刚一出手,就被镇压,心中惊讶。

    轰隆,

    可是还没等他动作,森森然的剑气已经扑面而来,惊人的寒意层叠向前,将他的眉宇都映出一片霜白。

    “散。”

    梦靥之主见此,身子一摇,化为一缕黑气,倏尔一散,万万千千,四下乱飞。

    “斩。”

    陈岩大笑,手一挥,剑光变化。

    哗啦啦,

    无形剑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四成则八,曲曲绕绕,人心复杂。

    叮当,叮当,叮当,

    剑光和梦靥之影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变化再快,也比不上人心之善变。

    “该死。”

    梦靥之主大骂一声,万千流光合拢,往下一落,重新化出本体,目光阴沉,他的身法被一剑破去,不得不现身。

    哗啦啦,

    刚一出现,剑光如影随形,弯弯曲曲,似有形,似无形,从天而降,角度诡异,神出鬼没,令人难以揣测。

    复杂,非常复杂。

    重重叠叠,万万千千。

    真的如同人心一样,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变化。

    “不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梦靥之主的心一下子冷了下去。

    他原本的打算是和陈岩斗几个回合,表现出自己不怕对方的姿态,然后找个空隙,抽身而走。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他根本没想到陈岩这么难缠,一动手,剑法交织,层曾如网,居然让自己没法脱身。

    这样一来,可是麻烦大了。

    “梦靥之主这个家伙,”

    杨潘对梦靥之主的打算心知肚明,暗地里嘀咕一句,这个家伙还是小看了陈岩。

    真极上九天和真阳玄门的距离不远,两个宗门打过不少交道,彼此熟悉。

    正因为如此,杨潘才明白,能够覆灭整个真阳玄门,代表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不是阴谋诡计,而是阳谋斩杀。

    “不能让梦靥之主栽在这里。”

    杨潘有了决断,梦靥之主是他们找来对付真武两仪道的,可不能就这么白白牺牲。

    “哈,”

    褒玉看出杨潘的举动,凤目一横,纤纤玉手上绽放出五彩的毫光,如同飞剑一般,牢牢锁定对方。

    她可不允许有人打扰自己看热闹。

    “嗯?”

    杨潘微微仰起头,这个妖王很嚣张啊。

    两人争锋相对,似乎是一触即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