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三足鼎立是王道
    天穹上。

    星光倒垂,翠蔓摇辍。

    明辉氤氲百里,聚而凝之,为池,为谷,为河,为江,浩浩荡荡,沛然不可抵御。

    自远处看,萦青绕紫,璀璨耀眼。

    “咄。”

    陈岩身子一摇,化出天鹏法身,形似鸟,翼垂天,吞吐星光,威势绝伦。

    轰隆隆,

    刹那之间,星河席卷,天崩地裂。

    整个世界开始崩塌,一种天地毁灭,星辰陨落的大破灭弥漫四方。

    “不好。”

    梦靥之主惊骇失色,他能够看到,在陈岩的法力运转之下,漫天的星辰明灭不定,碰撞生光,森森然的寒意,凄神灭骨,陨落万物。

    即使是天地,都在这种大破灭下腐朽。

    即使是光阴,都在这种大破灭下苍白。

    “啊,”

    梦靥之主躲不过,闪不开,只能一咬牙,眉心上黑气缠绕,倏尔一伸,化为一件法衣,自上而下,包裹住自己。

    法衣猩红,上绘千百人面,发出恐惧而产生的嚎叫,森森然吓人。

    正是他重新炼制而成的恐惧法袍。

    “裂。”

    陈岩根本不在乎,天鹏神爪腾出,上面缠绕着万千的星线,密密麻麻,坚韧而锋锐,携带不可测度的力量。

    刺啦,

    神爪落下,将恐惧法衣直接撕裂,发出一声难听的声音。

    到底是祭炼时间太短,法衣抵挡不住天鹏神爪。

    “啊,”

    梦靥之主惨叫一声,撕心裂肺,刚才的一爪,不光是撕裂了他的法衣,还重创了他的身体。

    “九天之上,化仙神光。”

    杨潘见此,法力不再收敛,猛地打出,光华化为化仙神光,清清亮亮,层层叠叠,细细看去,最中央是九个斗大的篆文,运转周天。

    古老,苍凉,还有一种灭仙的无情。

    “哈哈,”

    陈岩大笑,心念一转,自背后蓦然升起一张星图,光辉璀璨,大星摇曳,继而一颗接一颗的星辰爆炸,恐怖的力量升腾。

    轰隆,轰隆,轰隆隆,

    星辰爆炸,只听声音,都有破灭时空的古老,和神光撞在一起。

    “梦靥之主,你今天在劫难逃。”

    陈岩看到梦靥之主还想逃之夭夭,大口一吐,九个古老的篆文飞出,轻轻一摇,就化为九重光环,套在他的身上。

    禁锢,束缚。

    正是九宫缚仙圈,神通一出,梦靥之主就被困在原地,没法动弹。

    “该死。”

    梦靥之主被缚仙圈困住,再也没了以往的阴险狡诈,他面上满是狰狞,拼命挣扎,发出恶毒的诅咒。

    “去。”

    陈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张口再吐,五劫升天门飞出,门户一开,耀眼的雷海在门后,蕴含诸天之中,大毁灭,大破灭,大湮灭的意境。

    啪嗒,

    毫无抵抗之力的梦靥之主被门户吸了进去,让雷海吞没。

    “啊,”

    “啊,啊,”

    只有他凄凉的哀嚎声自其中传出来,越来越低,到最后,归于无声。

    啪嗒,

    五劫升天门彻底关闭,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落入陈岩手中。

    “你。”

    杨潘看到这一幕,脸色很不好看。

    他虽然看不上梦靥之主,但这把宗门好不容易找到的刀子,就这样在自己眼前被人灭掉。

    自己堂堂真极上九天的巨头,情何以堪?

    哗啦,

    陈岩镇压梦靥之主后,身子一摇,散去法身,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头戴星冠,身披法衣,目光有神。

    “杨道友,”

    陈岩展袖回身,声音平静,道,“我和这梦靥之主是有前仇在身,这次见到,正好清算。”

    “这个,”

    杨潘听到这个理由,眉头皱起。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

    管天管地,管不到人家报仇。

    听之前两人的对话,确实是有仇恨在前。

    “这样啊。”

    杨潘点点头,没有多说。

    当然,他没有不依不饶,可不光是陈岩占理,更重要的是,陈岩展现出的力量委实惊人。

    要知道,梦靥之主可是货真价实的金丹宗师,神通诡异,恶名远播。

    可是刚才的斗法,却是半点上风都没有占到,从头到尾都被打压。

    到最后,即使有自己出手阻拦,都挡不住他悲惨的命运。

    这样的存在,天然有一种震慑力,让你不得不讲理。

    “要不是有前仇在此,梦靥之主又多加挑衅,我也不会当着杨道友的面动手。”

    陈岩表现地温润如玉,没有半点刚才和梦靥之主动手的咄咄逼人。

    “嗯?”

    杨潘对陈岩的态度感到有点奇怪,不过略一琢磨,有了头绪。

    “哈哈,”

    杨潘大笑,口不应心地道,“”梦靥之主,无恶不作,恶贯满盈,落到这样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的。

    两人说了几句后,杨潘邀请陈岩到天宫一叙,陈岩也是慨然答应。

    天宫中。

    绿叶紫茎,瑶草兰花。

    仙鹤翩翩起舞,灵鹿呦呦而鸣。

    祥光瑞气连绵成一片,如同烟霞璀璨,似幻是真。

    道童奉上灵茶后,退了下去。

    两人都是心机深沉之辈,喝着茶,天南海北乱聊。

    好一会,杨潘放下茶盏,进入正题,问道,“真阳玄门覆灭的很突然啊。”

    “是啊。”

    陈岩没有半点自己是“罪魁祸首”的自觉,感慨道,“说倒就倒了。”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杨潘目光幽幽,用手轻轻敲着玉案,道,“只是真阳玄门往日是抵挡半山妖门的重要力量,现在他们灭门了,半山妖门要是趁机进犯,可是大的祸端。”

    “半山妖门,”

    陈岩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道,“人和妖族不两立,要是让半山妖门将触角伸过来,确实很麻烦。”

    “妖族桀骜不驯,残忍好杀,力量却不容低估。”

    杨潘抛出自己的观点,锵然有力地道,“只凭真武两仪道,恐怕抵挡不住妖魔的侵略。”

    “杨道友说的有道理,”

    陈岩是落云谷的人,才不会给真武两仪道出死力,在他的想法中,给真武两仪道一个潜在的对手,才能加重自己的分量,于是道,“我认为,极真上九天有责任有义务为抵抗妖族出一份力。”

    “对付妖族,我们极真上九天责无旁贷!”

    杨潘心里大喜,声音洪亮。

    下一刻,褒玉已经看到刚才还假惺惺的两个人,已经撕下伪装,开始讨论利益划分,不由得撇了撇嘴。

    人类,最无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