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恐无惧亦无忧 大千世界看春秋
    半夜。

    方塘如鉴,曲水萦绕。

    周围新绿郁郁,松柏摇影,飒飒山风吹来,令人眉宇生青。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法衣,手握玉如意,神情平静。

    啪嗒,

    他一抬手,收起通讯铜镜,放到袖中,想着刚才和真武两仪道的交流。

    “哈,”

    褒玉伸了个懒腰,勾了勾嘴角。

    陈岩,杨潘,戚长宗,三人各有算计,分分合合,两面三刀,都是为自己争利益。

    她对这种勾心斗角很不屑。

    “你怎么看?”

    陈岩目光炯炯,整个人在松影竹光之下,碧水相照,看不出深浅。

    “这还不简单?”

    褒玉挑了挑黛眉,玉手把玩着垂下来的青丝,懒洋洋地开口道,“戚长宗当然是不满意你和极真上九天合作喽,不过现在真武两仪道惨胜,元气大伤,不会有异动。至于以后,就不好说了。”

    “我也是未雨绸缪。”

    陈岩笑了笑,局面就是这样。

    覆灭掉真阳玄门后,真武两仪道势必会有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可是作为盟友,落云谷是不希望真武两仪道过度膨胀的,因为这会影响到两大势力的主导权。

    这个时候,给真武两仪道寻找一个潜在对手,进行牵制,是再好不过。

    而真极上九天,就能扮演好这个角色。

    “你们人类真是擅长翻脸不认人。”

    褒玉可是知道,陈岩不久前还和戚长宗交谈甚欢,甚至借助真武两仪道的镇宗之宝真武神球进行修炼,现在翻手算计,毫不留情。

    这样的作法,真真是让普通人看不过眼。

    当然,她身为妖王,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趁机指桑骂槐几句出出气。

    “此一时,彼一时。”

    陈岩看着水中荷花,红衣翠盖,香气沁人心腑,点了一句。

    “勾心斗角,无趣。”

    褒玉哼了一声,自己走开。

    她才懒得多想,反正三伙人都是一丘之貉,龌龊的很。

    “引入第三方,才好左右逢源啊。”

    陈岩面上的笑意一闪而逝,念头一动,五劫升天门自顶门中浮出,倏尔变大,上面花纹交织,雷光氤氲。

    “咄。”

    陈岩用手一引,重重叠叠的空间打开,日光,月光,星光,磁光,血光,魔光,等等等等,各种元气落下后,化为诸天神雷,打在梦靥之主身上。

    轰隆隆,

    闪电霹雳暴虐降临,有的球状,有的人形,密密麻麻,轰击在梦靥之主身上,把他打得惨叫连连。

    随着陈岩修为的提升,他对于五劫升天门这件异宝的驭使炉火纯青,梦靥之主落入其中,别说是逃离,就是挣扎都没挣扎几下,就被彻底击杀。

    “恐惧之道,”

    陈岩不光是击杀了梦靥之主,还利用五劫升天门将之金丹保留下来,并获取了部分记忆。

    “恐惧,心魔,梦靥。”

    陈岩直接将金丹分解,参悟其中包含的各种道术神通,对于恐惧之道有了一定的了解,这涉及到念头的深层次奥义。

    “暴殄天物。”

    陈岩越琢磨,越觉得其中道理玄妙精深。

    这分明是一种认识自身的恐惧从而战胜恐惧获得正直勇气的无上法门,却被梦靥之主这个家伙用来吓人勾动心魔,明显是落了下乘。

    只贪恋于神通道术的强大,沉迷于恐吓别人的快意中,一直没有走出来,可谓孤阴不长,就是没有自己出手,久而久之,梦靥之主也会出乱子。

    梦靥之主喜怒无常,性格分裂怪异,就是走错路的先兆。

    “恐惧神王,”

    陈岩翻看梦靥之主残缺不全的记忆,寻找他得到传承的经过,以后有机会,自己也要试一试。

    “唔,”

    突然之间,陈岩惊讶一声,面上露出好奇之色。

    “木道人,”

    陈岩眸子幽幽,他发现梦靥之主最近的记忆之中,不断地出现这个名字,而且这次和极真上九天合作,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要向上九天借宝,对付这个木道人。

    虽然记忆不全,但从零散的消息中可以推断,让梦靥之主花这么大的代价,木道人身上肯定有重宝。

    “重宝,”

    陈岩念头转动,能够让梦靥之主这个级别的人物念念不忘,还下大力气准备,这宝物肯定不同凡响。

    “可以试一试。”

    陈岩略一沉吟,屈指一弹,星星点点的符文自指尖发出,稍一缠绕,化为一道符信,向远处飞走。

    做完这个,陈岩开始闭目养神,参悟从梦靥之主金丹中领悟出的恐惧之道。

    哗啦啦,

    陈岩略一观想,就发现自己原本纯净似琉璃般的念头中有黑气衍生,宛若黑雾,上面凝成狰狞的魔头之相,忽来忽去。

    “果然,每个人都有恐惧。”

    陈岩冷眼看着魔头肆虐,看着它们相互吞噬,不断壮大,等膨胀到极点的时候,用手掐了个道诀,一道雷霆降下。

    轰隆隆,

    雷霆一落,黑雾烟消云散。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只觉得念头中有一种轻松的感觉,而且丝丝缕缕的莫名力量衍生,生生不息。

    “发现,认识,观察,消灭。”

    陈岩眯着眼,回味着自己对心中恐惧的整个过程,见恐惧才能认识恐惧,认识恐惧是为了消灭恐惧。

    心中无惧也无恐,自然生出自在之力,冥冥之中加身。

    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正是这样。”

    陈岩念头排列组合,虽然没有实质的进步,但少了一层枷锁。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流光从天而降,往下一落,化为一只丹顶雪羽的仙鹤,仙鹤口中衔着符信,脖子上挂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宝印。

    哗啦啦,

    仙鹤宛若真的一般,灵性十足,来到陈岩面前,还发出一声清亮的鹤唳。

    “唔。”

    陈岩先取下宝印,收到袖中,然后再从鹤喙中取下符信,展开细看。

    “嗯。”

    陈岩很快看完,点了点头,笑道,“果然是三足鼎立,才能左右逢源,我这一步走的恰到好处啊。”

    “走。”

    陈岩借宝到手,招呼褒玉一声,身子一摇,已经到了半空中,然后按照梦靥之主的记忆中的方向,化惊虹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