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零三章 天降群星光璀璨 一枯一荣岁月改
    是日。

    怪山起于水上,冷峻陡峭,霜白一色。

    月出奇峰,溟濛不可测度。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就是法宝小陀山印镇压地气后的异相,横亘百里,纵横交错。

    “杀。”

    陈岩见小陀山印攻破洞门阵法,长啸一声,身子一摇,化为天鹏法身,垂天之翼落下,神爪横行无忌。

    刺啦,

    原本就残缺的阵图直接被天鹏神爪凭空撕成两截,白水倒悬,船毁声灭。

    “走。”

    木道人见势不妙,不再多待,用手一指,脚下生出一株古老的宝树,老干新枝,冠盖如伞,郁郁青青。

    哗啦啦,

    宝树托住身子,凌空而起,迅疾如闪电。

    “哪里走?”

    陈岩目光一凝,九个斗大的篆文飞出,略一回旋,化为光晕,弥天极地。

    一种禁锢、束缚和定身的意念弥漫出来,充塞内外。

    正是神通,九宫缚仙圈。

    “散。”

    木道人天门上清光一闪,驱散禁锢之意,可是这一下子,就慢了半拍。

    “哈哈。”

    陈岩大笑,彻底将木道人堵住。

    “卑鄙无耻。”

    木道人狠狠地咒骂了一句,额头上青筋乱跳。

    要不是这个家伙以前化为梦靥之主,入洞府偷袭,让自己伤了元气,刚才的神通完全可以硬顶着冲出。

    到时候,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杀。”

    陈岩动作很快,念头一起,无形剑自虚空中跃出,倏尔拉伸,化出万千的剑光,曲曲绕绕,角度各异。

    漫天剑光,神出鬼没。

    森森然杀机,恍若实质一般。

    “起。”

    木道人一咬牙,口诵咒语,脚下的宝树摇动,显出神秘的枯荣之相。

    枯荣之相。

    树身半枯,上覆灰光,片片若鳞甲。

    枝叶苍郁,丛绿氤氲,层层像宝塔。

    一枯一荣,一阴一阳,似乎是轮回。

    轰隆隆,

    下一刻,

    宝树绽放出无量的枯荣轮回神光,冲天而起。

    “去。”

    陈岩神情凝重了三分,张口一吐,五彩焰火发出,浩浩荡荡,遮天蔽日。

    轰隆,

    两种力量碰撞,一种是天地枯荣,轮回交替,一种是焚烧五行,无物不燃。

    轰隆隆,

    到底是陈岩的五色五行五方灵焰更为霸道,竟然连神秘的枯荣神光都能焚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咄。”

    木道人看着自己的法宝灵性大减,眼皮子跳了跳,可现在不是心疼法宝的时候,他一跺脚,再次腾空起身。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只要今日逃出生天,以后必会十倍报之!

    “给我回去!”

    褒玉目光盯着这边,发现木道人想逃,马上一挥羽翼,五彩毫光铺天盖地,将他打了回去。

    “雷来。”

    陈岩沟通天上的星辰,莽莽大力降临,星光如线,切割空间,丝丝缕缕的劫气升腾,蕴含大破灭,大腐朽,大衰亡。

    轰隆隆,

    星辰罡雷爆炸,包裹四面八方,劫气无处不在。

    “无耻。”

    木道人被星辰罡雷炸的摇摇欲坠,身上的护体宝光都出现触目惊心的裂纹,眼看要支持不住。

    “看打。”

    陈岩火上浇油,道器八景金阳宝镜自天门中飞出,镜光一闪,一道光华快逾闪电,一下子打到木道人身上。

    “啊,”

    木道人惨叫一声,头上的道髻都散开,披头散发,状若厉鬼。

    “看你能够撑多久。”

    陈岩法力运转,一手持八景金阳宝镜,一手持无形剑,五色五行五方灵焰随时出击,杀招连绵,如同惊涛骇浪。

    神通和法宝,相得益彰。

    两者配合,让杀伤力直线上升。

    更令局面雪上加霜的是,褒玉叶没有闲着,她在盯着木道人不让他逃走的同时,也时不时打出一道道的神通,进行攻击。

    “无耻之尤!”

    木道人完全落入下风,没有还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他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惊涛骇浪里,随时都可能覆灭。

    “枯荣。”

    木道人咬了咬牙,法力涌出,脚下的宝树节节升高,老干枯朽,新枝勃发,凝成一种非常玄妙的轮回光华,将他包裹在里面。

    叮当,叮当,叮当,

    源源不断的星辰罡雷击中在神光上,向四面八方弹开,不得不讲,这样的防御非常惊人。

    “哈,看来是要当乌龟了。”

    陈岩看得明白,木道人此举,虽然让自己的防御能力大增,但很明显是牺牲了自己的速度,这样的局面,只能被动挨打。

    “乌龟可不是好当的。”

    陈岩再无忌惮,身子一晃,背后显出浩瀚的星图,璀璨的星光自天穹落下,根根如利剑,刺向宝树。

    既然不担心对方逃走,那么就可以全力以赴了。

    “看打。”

    褒玉也不需要再盯着,连忙过来凑热闹,神爪不停地抓出,每一次攻击都如同天崩地裂。

    两人联手,地动山摇。

    枯荣神光的流转明显加快,浮现出细密的纹理,即使是它防御再强,面对两人的攻击,都非常勉强。

    “霉运当头。”

    木道人躲在枯荣轮回神光中,听着外面似乎是雨打琵琶的急促声音,心情烦躁。

    这样下去,只能拖延时间,不是办法。

    “这两家伙,”

    木道人目光阴冷,无论是对方先伪装梦靥之主,还是后来用宝印破阵,无不是显示出他们是有备而来,蓄谋已久。

    这样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难道是怀璧其罪?”

    木道人左想右想,终于还是想到了自己得到的千年灵药,他们和自己从未相识,无冤无仇,这样杀上洞门,只能是觊觎自己身上的宝物了。

    “该死。”

    木道人狠狠咒骂一句,用手一抓,青光裂开,胖乎乎的大娃娃从里面掉了出来。

    “咿呀,”

    胖娃娃猝不及防,摔了个屁股墩儿,疼的奶声奶气地叫唤,眼泪汪汪。

    “小东西,”

    木道人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大胖娃娃,目中杀机弥漫,他现在处于困境之中,随时都可能被外面的人击杀,这样的情况下,何必要让灵药便宜了仇人?

    自己先把它吃了再说!

    “咿呀,”

    大胖娃娃似乎感应到对面的道人的恶意,马上停止大哭,小身子不住地哆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