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零八章 冷光谷云天一白
    半夜。

    冷光盈尺,浮彩凝辉。

    枝枝叶叶之间,琼枝玉干,白气晕晕,似冬日之雪。

    谷中出云,上下一霜。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法衣,腰悬龙虎玉佩,端坐在云榻上,一动不动。

    天光云光照下,

    如同霞衣,似幻是真。

    “起。”

    陈岩捏了个道诀,目光一凝。

    下一刻,

    灵机升腾,宛若镜开,照出谷中景象,人影往来,小若蚂蚁,出入其中,历历在目。

    整个谷中景象,俱能一镜照之。

    千百万般变化,自能俯视。

    上观天,下看谷,中阅人来变化。

    这一刹那,似乎是天地人都在一念之间,分化离合,玄妙非常。

    “嗯。”

    好大一会,陈岩才从这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目光霍霍。

    “天地人之玄妙,蕴含大道理啊。”

    陈岩赞叹一声,看着自己的念头粒粒饱满,绽放光明,各种景象在里面幻化,似山,有水,不乏人烟。

    自己博取众家之长,以之为沉淀。

    现在来看,效果显著,已经化为底蕴,让念头更进一步。

    路子没有走错啊。

    陈岩笑了笑,将目光投在自己手腕上的星痕印记上。

    这个时候,星痕印记熠熠生辉,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和天上真正的星辰呼应,吞吐之间,自有玄妙。

    星辰法门,星辰道理,星辰的力量,俱在其中。

    就是普通的修士有此星痕,恐怕在星辰之道上都能有所成就。

    “古怪。”

    陈岩看着星空,神秘而浩瀚,光线摇曳,丝丝缕缕,他从来不相信,对自己有深仇大恨的人能够这么便宜自己。

    要知道,当日无极星宫的那位金丹宗师可是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正是这样,星痕给陈岩带来越多的好处,越是让他感到不安。

    “真古怪。”

    只是任凭陈岩如何揣摩,如何研究,都发现,这星痕真的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没有办法,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看一下胖娃娃吧。”

    陈岩大袖一展,起身往里走去。

    洞府中。

    绿石青苔,竹光松影。

    大株大株的桃树林立,上面是碗口大小的桃花盛开,有白的,有红的,有粉的。

    风一吹,桃花飘飘摇摇落下。

    不多时,地上就铺了厚厚一层桃花,香染绿水石骨,珊珊可爱。

    胖娃娃躺在树下,打着小呼噜,睡得香甜。

    “咯咯,”

    似乎胖娃娃还做了个美梦,翻了个身,自个笑个不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娃娃才睡醒,它打了个可爱的小哈欠,慢吞吞地坐起身。

    “咿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声音欢快,它吃得好,睡的香,比起落在木道人手中的日子,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咿呀,”

    正在这个时候,胖娃娃眼睛突然睁大,它看着突兀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人影,瞪着眼,张大嘴,不知所措。

    “咿呀呀,”

    愣了一会,胖娃娃才反应过来,立刻尖叫一声,小身子一纵,头上脚下,就要往地下钻。

    啪嗒,

    陈岩伸出手,一下子抓住胖娃娃,纹丝不动。

    “咿呀呀,”

    胖娃娃头上脚下,肉呼呼的小手乱扑棱,哇哇大叫。

    “这个小东西。”

    陈岩笑了笑,一翻手,把胖娃娃正过来,拎到身前。

    “咿呀呀,”

    胖娃娃看到陈岩,想到自己落入木道人手中的悲惨日子,顿时拼命挣扎,哇哇大叫。

    “咿呀,”

    胖娃娃又哭又闹,小身子扑腾,玉石般晶莹的肌肤上散发出一种成熟药芝的香气,熏熏然,醉醉然,非常好闻。

    “典籍之中的白日飞升的神仙之香也不过如此吧。”

    陈岩嗅着香气,只觉得整个念头都蠢蠢欲动,有一种美妙至极的感觉,这样的药芝香气,超乎任何的香味,让人难以忘却。

    “吸。”

    陈岩张口一吸,香气聚拢,自他鼻窍中而入,然后瞬间化开,融入到法力之中。

    咔嚓,咔嚓,咔嚓,

    接下来,法力节节变化,圆润转折,似乎多了一缕香气,更有妙音。

    “真的是天地玄妙,造化神奇。”

    陈岩一边感应着自己法力的新变化,一边用手摩挲着眼前的胖娃娃。

    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

    羊角辫,圆滚滚的身子,小眉毛。

    红兜肚,肉呼呼的胳膊和小腿。

    乍一看,好像是一个大娃娃。

    只是肌肤如玉石,晶莹剔透,却冷冰冰的,虽然细腻,但没有任何的热气,再加上眉心上的参叶子花纹,才知道不是人类。

    “咿呀呀,”

    胖娃娃看到陈岩在自己身上乱摸,吓得哇哇大叫,眼泪直流。

    “喂,小东西,不要哭。”

    陈岩用手敲了敲胖娃娃的额头,作严肃状。

    “咿呀,”

    这一下子,胖娃娃吓得哭得更厉害了,晶莹的泪水把红兜肚都弄湿了,小身子上的香气愈发浓郁。

    哗啦啦,

    药芝香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到最后弥漫开来,宛若云霞。

    哗啦啦,

    香气散开,洞府中的所有桃树、松树和青竹沾染上之后,如同有生命一样,舒展开枝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是欢快的曲子。

    只是眨眼之间,一种浓郁的生机生出,让青的更青,红的更红,绿的更绿,几乎能滴出水来。

    天生灵药的效果,真的不同凡响。

    “咿呀呀。”

    胖娃娃越哭,小身子上散发出的香气越浓,周围的各种植物的枝叶晃动地越快,颜色都明亮了三分。

    “不可思议。”

    陈岩目光扫过全场,观察着其中的变化,草木之中旺盛的生机,时时刻刻,都在提升,这都是违背常识的。

    难怪木道人手中囤积了这么多上好的灵草药芝,有胖娃娃这样的天生灵药在,实在是太容易了。

    有它在手,灵草药芝不用愁啊。

    “就是看上去灵智不高,”

    陈岩看着在自己手中哭的稀里哗啦像个小花猫似的大胖娃娃,眉头皱了皱。

    这小东西别看有三尺高,白白胖胖的,可是灵智低的吓人。

    都这么大个了,连话都不会说,看它的灵智,好像和一岁大的孩子差不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