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神钟一落根基立
    崖上。?〔{{网

    日影下照,冷石霜骨。

    玉水洗白沙而过,和松竹之色交映,环佩之音,叮当作响。

    继而风来,香气浮动,粉红上绿,洋洋洒洒。

    陈岩听完真阳神钟器灵的条件,转动手中的玉如意,眯着眼看着蓊蔚草木,好一会开口道,“没有问题。”

    “好。”

    青瑾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以三十年为期。”

    “可以。”

    陈岩眉宇间纯青之气氤氲,背后显出连绵的星光,他相信,给自己三十年的时间,足以让天下震撼。

    “那就开始吧。”

    青瑾很干脆,签下法契之后,一声长啸,整个人和铜钟合二为一,轰隆一声,冲开云气,来到落云谷上空。

    轰隆隆,

    真阳神钟无风自鸣,钟身上细细密密的花纹折射出诸天万象,清澈的钟声传到四方。

    轰隆隆,

    下一刻,

    天穹一开,弥天极地的元气从天而降,化为水光,蓄翠如黛,形似惊虹,沉沉有声。

    这一刹那,天地之间,充塞一种真阳之气,煌煌若天威,无处不在。

    “怎么了?”

    “这是什么?”

    “看那里啊。”

    这样的动静,当然惊动了谷中之人,很多都惊骇地看着半空中出现的钟身,无量光华自上面绽放,让人睁不开眼。

    “不要慌。”

    “都静一静。”

    接到命令的黑魔卫出动,维持秩序。

    轰隆隆,

    真阳神钟横在半空中,钟身自四面八方接引真阳之气,幻化出大日、新月和星辰之影,霜气白光,弥漫四极。

    嗡嗡嗡,

    不多时,神钟钟身上的花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浩瀚的经文,字字珠玑,垂空落下,绽放光明,洗涤妖邪。

    叮当,叮当,叮当,

    每一个字符落下,都氤氲青紫,到地面之后,幻化生灭,以一种难言的度延伸,似乎要和整个落云谷的地气聚拢合一。

    “这是?”

    金剑门的一个长老凝眉看着半空中的神钟,面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他这次带普通弟子来落云谷试炼,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局面。

    “师尊,”

    一个长相俏丽的少女,扎着双螺髻,湖绿色宫裙罩身,满是灵性,开口问道,“什么事儿让您老人家这么吃惊呀?”

    “没想到,没想到啊。”

    金剑门的这位长老念叨了好几遍,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喃喃道,“有此宝镇压,落云谷是真的无人可治了。”

    “师尊,”

    少女平时很受宠,她拉着老者的衣角,撒娇地问道,“您还没告诉我,生了什么事儿呢?”

    “嗯。”

    金剑门的长老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少女连同其他几名弟子,道,“你们可听说过真阳神钟?”

    “真阳神钟?”

    双螺髻的少女先是一愣,随即美目瞪大,讶然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真阳神钟?”

    其他的金剑门弟子亦是满脸愕然,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真阳神钟鼎鼎大名,四方传颂。

    真阳玄门能够千年屹立不倒,多半是此镇宗法宝之威,据说其来历神秘,就是玄门仙道的巨无霸宗门也对它多有忌惮。

    人们提到真阳玄门,想到的从来都不是历代惊采绝艳的掌教,而是这似亘古存在的神钟。

    最起码,这样的威势,他们金剑门的镇宗神剑是比不上的。

    “难怪。”

    金剑门的长老本来就脸长,现在简直如同驴脸一样,对于真阳玄门的覆灭,他一直是惊疑交加,因为他知道真阳玄门镇宗之宝的威能。

    现在一看,果然是有内情。

    “真阳神钟居然会和陈岩在一起,”

    金剑门的这位长老眉头皱成疙瘩,没有半点的头绪。

    好半天,他才叹口气,取出通讯符令,将这一消息传递回门中。

    不管如何,有真阳神钟的落云谷,足以让宗门调整接下来的计划。

    亭中。

    窗明几净,烟气绵绵。

    梅枝横来,夭矫曲折于水面之上,开满细密的小花,香气淡淡的。

    徐元吉和汪容甫相对而坐,正在商量接下来对谷底妖魔的动作。

    这个时候,正好真阳神钟出现,晶晶然的光明自玻璃窗中投下,折射在两人的身上,如同一件清清亮亮的霞衣。

    上绣五彩,远避妖邪。

    汪容甫放下手中的玉简,轻轻一笑,道,“大人的脚步真是越来越快了,刚刚在谷底将黑镰王重伤,就让我们很欢喜,没想到,一转眼,又给了我们一个更大的惊喜。”

    “是啊。”

    徐元吉眯起眼,眸子中满满的是神钟的倒影,金灿灿的光华似乎能够从眼角中溢出来,感慨,道,“有真阳神钟镇压气运,我们落云谷算是安稳了。”

    “徐兄,”

    汪容甫微微仰起头,看着外面连绵不断的金光,覆盖云霄,道,“陈大人步伐这么不能显得太废柴啊。”

    “没了后顾之忧,我们就拿谷底的妖魔开刀!”

    徐元吉用手敲了一下玉案,出一声脆响,有杀伐之音。

    他们两个看到陈岩大动作不断,一个比一个惊人,也起了争强好胜之心。

    两人都有决定,决不能只让陈岩专美于前。

    他们同样是落云谷的巨头,不是废物。

    叮当,叮当,叮当,

    半空中,真阳神钟覆盖八方,勾连地气,钟身上的篆文越来越多,从天而降,无穷无尽,每一个落到地上,都是不断地生灭。

    日月,山河,大地,火焰,草木,等等等等,似乎都能从篆文中看到。

    整个落云谷在篆文神秘力量的灌注之下,也开始生巨大的变化。

    别的不说,以前落云谷中修建了很多的要塞,上面镌刻有各种各样的法阵,然后组合成一个连绵整个山谷的庞大阵法。

    这样的大阵毫无疑问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工程,即使是后来有金鼎十二阁中的人来帮忙,也是不少疏漏。

    而现在有了真阳神钟镇压,当做中枢,就将之凝为一体,挥的力量惊人。

    从此之后,落云谷真的是天罗地网,没有了破绽。

    “根基已成啊。”

    陈岩感应着谷中的变化,笑容满面。(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