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再入府城看风云
    洞府里。

    时寒松瘦,霜竹净烟。

    绿苔岩下生,古藤垂萝明。

    万千星辰虚影摇曳,凝成贝叶灵文,无量光彩,曜照室中。

    哗啦啦,

    陈岩蓦地睁开眼,眸子金黄,目光射出三丈,宛若实质。

    “咿呀,”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正在地上玩耍的胖娃娃一跳,小东西一蹦三尺高,哇哇大叫。

    “呼,”

    陈岩大手一摆,敛去身上的异象,掐指一算,正好到时间了。

    “收拾一下,该动身了。”

    陈岩眸光沉沉,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闭关虽然不可能让他的修为再进一步,但已经再次梳理气机,纯化法力。

    酝酿,沉淀,升华。

    这个过程看上去简单、浮躁、平凡,实际上却有大作用。

    “咿呀呀,”

    这个时候,哭声传来。

    大胖娃娃坐在地上,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啪啪往下落,掉在地上,摔成粉碎。

    “小东西的胆子这么小,”

    陈岩刚开始还以为刚才自己吓着了这个小东西,抬手把胖娃娃抱起来,安慰了几句,结果却让他哭笑不得,原来这个萌蠢的小东西刚才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好了。”

    陈岩抱着肉嘟嘟的胖娃娃,捏了捏它现在黑一道白一道的小胖脸,道,“再哭可没丹药吃了。”

    “咿呀,”

    天大地大吃最大,胖娃娃一听没丹药吃,马上就不苦了。

    “咿呀,”

    小东西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满是委屈,把小脑袋凑到陈岩身前,蹭来蹭去。

    “去。”

    陈岩暂时不管它,屈指如笔,撰写符信,交代一下自己出门的后续。

    有徐元吉,汪容甫,苟家家主,连同法宝真阳神钟,四尊大神坐镇落云谷,只要不出塌天大事,肯定是安安稳稳。

    他们也不需要什么大动作,只要收好基业,发展模式,落云谷的势力就能够如同滚雪球般壮大。

    交代完毕,陈岩长身而起,默念口诀,法器万魔灾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到最后化为方圆半亩,郁郁光华,叮当作响。

    下一刻,

    一道声裂金石般的长鸣,云光一开,龙雀俯冲下来,稳稳当当托住万魔灾星。

    轰隆,

    龙雀背负天宫,双翼展开,呼啸风云,只是一瞬,就消失不见。

    “咄。”

    几乎在同时,青瑾长眉一挑,口中诵读神咒,不可匹敌的庞大钟身在虚空中浮现,重重叠叠的青光层层落下来,镇压四方。

    钟身一起,光明大作。

    所有的气机顿时变得混沌无比,陈岩离开的气息完全被遮掩,无人能够知晓。

    “嗯。”

    做完这个,青瑾看了看,大袖一摆,隐去身形。

    亭中。

    徐元吉放下酒盏,看着外面烟霞和水光平齐,松风徐徐而来,花香似雪,开口道,“陈大人离开了,咱们也不能没有作为。”

    “嗯。”

    汪容甫站起身,背后是连绵的清光,大小不同的赤焰流星在其中运转,演绎诸天之相,道,“布置的差不多了,我们就给谷底妖魔一个教训吧。”

    “动手吧。”

    徐元吉目光变得森然,杀机腾腾。

    落云谷中,只有他们两人提前知道陈岩会在此时离开,至于其他人,由于真阳神钟镇压气机,都是一无所知。

    金台府城。

    桥冷水长,竹影横斜。

    细花照在水上,随波浮香,时聚时散。

    三五只水鸟掠水而过,晕开一个接一个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展。

    陆青青一身素淡宫裙,梳着贵妃髻,少许青丝从两侧垂下,平添了三分妩媚,她皱着眉头,站在桥上,眼神却是没有焦点。

    “真是麻烦。”

    陆青青拢在云袖中的粉拳攥紧,伸开,再攥紧,再伸开,来来回回,显出内心的焦虑。

    现在的府城局面,错综复杂。

    即使是她有道盟的人手助力,再加上自己以前经营的人脉,依然是步履维艰。

    在她的感觉中,随着官府和军队的高层力量退走,回转燕云十六州,秩序已经开始崩塌了。

    “陈岩,”

    陆青青银牙咬了咬,美目晶莹。

    自从落云谷发展起来之后,陈岩就不断地从府城调动人手,投入其中,而道盟之人看到落云谷模式滚雪球般壮大,也非常欣喜地加入。

    正因为这个,导致她手中的人手开始不足。

    “嗯?”

    就在这个时候,陆青青突然细眉一挑,她感应到身后一阵男子的气息,离自己很近。

    “谁?”

    陆青青大惊,可是还没等她动作,然后就觉得身子一轻,被人抱在怀里。

    “你,”

    陆青青微微仰起头,看到近在咫尺的俊秀容颜,眸子黑而有力。

    “吓我一跳。”

    等陆青青看清楚来人,紧绷的娇躯软了下来,黛眉弯弯,薄怒娇嗔。

    “青青你倒是瘦了不少。”

    陈岩在桥头上坐下,横抱佳人,用手摩挲着对方尖尖的下巴,细腻光滑。

    “累啊。”

    陆青青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秀腿伸开,玉足一下下点着空处,半埋怨半撒娇地开口道,“你把道盟的人手都抽走了,只剩我一个光杆司令,能不消瘦嘛?”

    陈岩抬起头,看着金台府城,整个城池在夜里显得沉默,似乎是一个沉睡的巨兽,一动不动。

    好一会,他才开口道,“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你不要在城里多待了。”

    “为什么?”

    陆青青一听,马上坐直身子,玉颜变色,在府城中虽然困难,但她大权独揽,也是作出不少成果的。

    要是这么放弃,她不甘心。

    心里的骄傲,同样让她不允许这么灰溜溜地离开。

    “别急。”

    陈岩拍了拍玉人的粉背,宫裙后的镂空花饰似蝴蝶,展翅欲飞,他当然知道对方的心思,耐心解释道,“现在金台府城局面很复杂,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改变的。”

    陆青青黛眉蹙起,纤长的玉手捋了捋垂下的青丝,道,“金台府城的局面一直很复杂啊。”

    “是超乎你想象的复杂。”

    陈岩想到自己从各种情报中查出的蛛丝马迹,加上自己修为精进,来到府城后隐隐感应到的莫名气机,有自己的判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