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二十章 沉沦之盘
    ps:最近真是霉运连连,乱七八糟的各种烦心事,求下支持鼓励一下吧。

    园中。

    霜石嶙峋,参差而出。

    一望皓白之色,森森夺目。

    圣天玄将突然出现,打出升龙神拳,力量纵横,凝固四方,不可阻挡。

    “是傀儡。”

    符阴见到圣天玄将出现,不惊反喜。

    轰隆,

    他身后的五人同时出手,力量交织,化为一枚幽深的画面,地府深深,鬼魂所依,千百轮回,不见天日。

    呜呜呜,

    一时之间,死寂之气大盛,降落之下,将圣天玄将束缚住。

    “哈哈,”

    符阴踏前一步,居高临下,道,“早知道你身上有一具无上傀儡,现在它已经暂时被我们封印,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走?”

    从容,自信,还有一种将对手玩弄于手掌的快意。

    “哎,”

    陆青青叹息一声,在对面之人的气机压迫下,她的身子似乎是枝头上的小花,风一吹,摇摇欲坠。

    “束手就擒吧。”

    符阴目光阴森,没有动手,似乎想来一场猫捉耗子般的游戏。

    反正很无聊,正好找一点乐子。

    “现在知道绝对实力的分量了吧?”

    陈岩看到这,开口道。

    “知道了。”

    陆青青螓首低垂,云袖挥动,蝴蝶翩翩。

    “知道以后就得多下功夫了。”

    陈岩一直在感应府城中出现的强大气机,现在已经摸清了他们的行动轨迹,思考好将要从哪一个方向突破。

    “嗯。”

    陆青青低低答应一声,听上去百依百顺。

    “咦?”

    符阴听到两人的对话,目光落到陈岩身上,心里就是一颤。

    刚来之时,他只是觉得对方很不起眼,不值得注意。

    可是要不是刚才出声,这一段时间内,他居然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对方。

    很显然,非常不正常。

    “力量,很多时候,要比任何的智谋手段来的干脆,来的直接,来的更有底气。”

    陈岩看了陆青青一眼,轻轻一笑,身子后面转出重重叠叠的神光,自里面探出一只大手,上面摇曳万千的星辰,浩瀚而无敌的力量,不可思议。

    轰隆隆,

    万千星辰,同时陨落,劫气横生,笼盖四方。

    “不好。”

    符阴感应到这难以抵挡的气机,脸色大变,这样的力量,比这次从地府中出来的几位大人的力量还要强大。

    “我们走。”

    符阴爆喝一声,身子一转,其他的五人几乎是同时动作,消耗精气,打出道术。

    哗啦,

    六人爆发,暂时破开劫气,然后身子一纵,到了半天中,要逃之夭夭。

    “走得了吗?”

    陈岩冷哼一声,大手倏尔扩大,化为半亩大小,后发先至,压了下去。

    在擎天大手下,六个人苦苦挣扎,宛若蝼蚁般弱小。

    大手越来越大,人影越来越小。

    一大一小,对比的触目惊心。

    轰隆隆,

    大手翻转,如同大山一般,彻底将六人镇压。

    灰飞烟灭,化为齑粉。

    就是这么轻松。

    “嗯?”

    “是谁?”

    “又一个金丹修士?”

    这样的大动静当然惊动了地府来人中的高层,不少人露出惊讶之色。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像金丹宗师,武中圣者,法身修士等等等,都是顶儿尖的强者,没人会轻忽。

    在发动之前,他们早调查清楚府城连同周围的高层战力,可是每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隐藏。

    “咄。”

    感应到陈岩的气机,一名来自于地府的鬼王长啸一声,眼前的虚空瞬间炸开,化为一朵朵的惨白火焰,没有温度,冷冰冰的。

    火焰腾空,焰心上缠绕的是个各种各样的人影,哀嚎痛苦。

    鬼王凌空一击,非常凌厉。

    “自找苦吃。”

    陈岩见惨白火焰降临,大袖一挥,身后起了一道连绵无尽的水光,幽幽深深,蕴含冰封万物的寒意,正是玄冥真水。

    噼里啪啦,

    所有的火焰统统被冰封,然后被卷入水光中,连个水花都没有泛起。

    对方的实力本来就比陈岩逊色,居然还敢跨空袭击,是自找其辱。

    “我们走。”

    陈岩看准方向,遁光一起,裹住陆青青,化为一道金芒,破空飞行。

    轰隆隆,

    虹光腾彩,宛若双翼,路上碰到的地府之中的小鬼就遭了秧,真的是碰上死,沾上亡。

    一路之上,势若破竹,无人能挡。

    陈岩躲在暗处,已经感应到到其他同境界人的位置,从而挑选了一条能够避开他们的路子,这一下子,果然是畅通无堵。

    “到城门了。”

    陆青青叫了一声,城门就在咫尺。

    “杂鱼罢了。”

    陈岩目光一扫,见到城门上升起的禁制法阵,天门上云光一转,八景金阳宝镜出现,镜光一照,就是一道通天彻地的神光。

    轰隆隆,

    神光堂堂正正,明明煌煌,携带不可测度的光芒,降临此间。

    咔嚓,咔嚓,咔嚓,

    城门上地府之人早布置好的禁制法阵在神光下融化,根本抵挡不了。

    “去。”

    陈岩见到裂口,见缝插针,身子一纵,两人就出了城门。

    “哪里走。”

    “给我留下!”

    “沉沦之盘。”

    这个时候,城中地府中出来的强者赶了过来,同时大喝一声,法力激荡,祭出一件无与伦比的法宝。

    这件法宝,似盘,像轮,如满月,表面是惨白中有黑纹,交织参差,叠出无声的鬼脸,莫名的气机在周围氤氲,不同于天地。

    法宝一出,虚空中响起莫名的乐章,听在耳中,响在心间。

    “这是什么?”

    陆青青蹙起眉头,她看得到,眼前的景物突兀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灰蒙蒙的空间,惨白和黑灰的色彩流转,给人一种沉沦的气息。

    要不是有身边人以法力护持,恐怕她随时都会被这渗人的气机湮灭。

    “当然是一件法宝。”

    陈岩眯起眼,看向四个方位,光华涌动,隐隐浮现出人影,从模糊到清晰,是坐镇法宝之人。

    “是四人啊。”

    陆青青神情紧张,从他们散发的气息来看,每个人都在自己之上,很可能是鬼王层次的强者。

    “只是分身而已。”

    陈岩负着手,眸子深深,背后连绵的神光展开,声音若雷霆,远远传出,断喝道,“你们四人本体不到,却派分身过来,是来送死的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