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为谁辛苦为谁忙
    天穹上。

    花纹惨白,从上到下,细密交织。

    中间点缀灰黑,似半睁半闭的眸子,有一种阴森森的吓人。

    死寂,阴暗,没有生机。

    让人发疯,让人癫狂,让人无奈,让人沉沦。

    这就是法宝的空间,似幻似真,似真似幻。

    听到陈岩的话语,正东面一声凄厉的尖啸,阴云乍起,凝成白骨王座,显出上面的鬼王,银冠,白面,眼眶很深,手中握半截发尺。

    他居高临下,声音说不出的冷厉,道,“好猖狂的家伙,我们四人携带沉沦之盘,还是第一次被人小觑。”

    “哈哈。”

    “哈哈。”

    “哈哈。”

    其他三位鬼王配合似地发出大笑,声音或高或低,或高昂,或尖锐,一声声,一下下,刺入耳膜。

    嗡,嗡,嗡,

    笑声一起,似乎凝成一股股无形的声波,向四面八方散开,震人魂魄。

    “班门弄斧。”

    陈岩一笑,手中捏了个道诀,无形剑自天门中跃出,倏尔一折,铮铮然而鸣。

    哗啦啦,

    剑音如奇峰突起,陡然间插入漫天的笑声中,尾音越拔越高,越高越尖,玉音十二转,层层上琼楼。

    到最后,笑声渐低,取而代之的是横空弥漫的剑鸣,充塞天地,大有一把,一洗澄江挽天青的锋锐。

    天上地下,似乎只剩下剑音。

    “嗯?”

    东首的鬼王坐直身子,收敛起刚才的漫不经心,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他现在知道了,这次遇到了硬茬子。

    “看来阁下不是无名之辈,可否报上名来?”

    “本座陈岩,”

    陈岩身子一挺,一道惊人的气机自身上冲出,在半空中展开,化为浩瀚的星图,脚下水光节节升起,托住身子。

    上是星辰,下是幽水。

    星辰照入幽水,有一种难言的玄妙。

    “陈岩,”

    东首的鬼王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人提过,不过他们到底是来自于幽冥地府,对地上人的印象并不深刻。

    “杀。”

    陈岩站在幽水,断喝一声,虚空之中,万千的星辰碰撞,化为劫气,然后聚拢,凝成星辰罡雷。

    轰隆隆,

    漫天罡雷炸开,毁灭之力铺天盖地,要将整个空间炸裂。

    “湮灭。”

    四名鬼王见到这难以抵挡的威势,齐齐大吼,他们全力催动法宝,罗盘转动。

    咔嚓,咔嚓,咔嚓,

    一种毁天灭地,沉沦万古的强大力量降临,虚空中响起末日挽歌,天降血雨,崩塌八方。

    轰隆隆,

    力量如同水纹涟漪般扩散,似乎要将整个天地拉入深渊,彻底沉沦,永无出头之日。

    法宝之威,恐怖到吓人。

    这就是四人敢以分身前来,追杀金丹宗师级别强者的底气!

    轰隆隆,

    刚才无坚不摧的星辰罡雷和沉沦之气碰撞,周围浮现出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裂纹。

    “这件法宝,”

    陈岩微微仰起头,不惊反喜。

    “没有想到啊。”

    陈岩目光咄咄,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身上的法衣无风自动,九天普化真形图上泛起波纹涟漪。

    “继续。”

    四名鬼王经过刚才交手,已经感应到陈岩强大的法力,他们神情凝重,眉宇间却又有丝丝的喜意。

    遇到这样的对手,当然要小心翼翼。

    可是如果真的能够击杀,将之炼化在法宝中,又是有很大的好处。

    轰隆隆,

    四人全力催动法宝,天穹之上,轮盘转动,正中央凝出一个惨白的眸子,只开一道缝隙,射出死亡的光线。

    死寂,没有生机,沉沦一切。

    光线从上到下,细细密密,似乎笼罩了整个天地,让人无处可逃。

    “起。”

    陈岩不紧不慢,用手一指,道器八景金阳宝镜飞起,重重叠叠的神光发出,一道接一道,明明煌煌,抵挡沉沦之气。

    轰隆隆,

    两件法宝对轰,不分轩轾。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道器八景金阳宝镜逐渐落入下风,毕竟是刚凝练出器灵没多久,力量不足。

    论起持久战,比不过沉沦之盘这种被祭炼无数年的法宝来的深沉。

    “哎呀,”

    陆青青越看越心焦,花容变色,宝镜颓势尽显,让她非常担心。

    “哈哈。”

    “就是这样子。”

    “看你往哪里跑。”

    “大局已定。”

    四个鬼王却是哈哈大笑,很有一种坚定同级别人物陨落的兴奋。

    在他们的眼里,碾压小鱼小虾根本没有意义,只有斩杀同境界的人物,才能让人高兴啊。

    陈岩依然是沉默不言,只是暗地里在感应着沉沦之盘的力量。

    八景金阳宝镜再是不足,也是一件货真价实的道器,是法宝中顶儿尖的存在,沉沦之盘要将之击败,肯定要要消耗元气的。

    再说,四人到底不是本体到来,用分身驾驭这样的法宝,会有疏漏。

    “再等一等。”

    陈岩眯起眼,体内灵窍中法力涌动,蓄势待发。

    轰隆隆,

    这个时候,两件法宝又一次惊天动地的碰撞。

    金白之气交射,在地面上打出一个个的大洞。

    汩汩汩,

    洞口中冒出黑水,泛着幽幽的光彩,让人沉沦。

    哗啦,

    八景金阳宝镜再也抵挡不住,倏尔缩小,成巴掌大,重新沉入陈岩的识海中。

    “嗯。”

    陈岩抬起头,发现天穹中依旧是惨白渗人,可是上面原本点缀的灰黑之色,已经变得稀薄了很多。

    要是普通的修士可能看不出来,但他修炼的玄功玄妙非常,蛛丝马迹落在他眼中也是纤毫毕现。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陈岩,还不束手就擒?”

    东首的鬼王发出一声长啸,再次催动法宝沉沦之盘。

    “就是此时。”

    陈岩纵身而起,灵窍中积蓄的法力全部打入到身上的九天普化真形图中。

    轰隆隆,

    下一刻,

    卷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只是眨眼之间,就是遮天蔽日,覆盖天穹。

    若仔细看,画卷之中,有日和月,有山和海,有天空和大地。

    无穷无尽的力量爆发,裹向沉沦之盘。

    “看一看谁的手段高吧。”

    陈岩大袖飘飘,想到刚才九天普化真形图对沉沦之盘的异动,知道这次很可能会有自己想象不到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