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乾坤混元不知时空
    大星中。

    天洗晚晴,檐竹初凝。

    清风徐徐来,冷光入阁楼。

    泉水自石骨中落下,呜咽有音,或高或低。

    陈岩端坐不动,头上浮现出半亩云光,正中央是九天普化真形图,里面包裹住沉沦之盘。

    宝图,日月交辉,山海相应。

    轮盘,惨白灰黑,不见天日。

    两宝对峙,金白之光交射,在地面上氤氲出一种莫名的光泽,光明和黑暗,斑驳花纹。

    “咄。”

    陈岩大喝一声,双手不断地打出各种法诀,源源不断的法力灌注到九天普化真形图中,激发里面的禁制法阵。

    嗡嗡嗡,

    宝图剧烈震荡,发出一阵水纹般的涟漪,继而倏地一展,四角垂下,紧紧包裹住沉沦之盘,吞噬其力量。

    哗啦啦,

    沉沦之盘叮当作响,似是恐惧,又似是不甘心,力量收缩,抱元如一,立在中央。

    “哼,”

    陈岩冷哼一声,扬手打出一道星辰罡雷,砸在沉沦之盘上,恐怖的毁灭之力爆发,携带毁天灭地让天上星辰陨落的劫气,浩浩荡荡。

    “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玄天神将同时出手,打出无光神拳,漫天的光线似乎都被他的双拳吞噬,然后化为可怕的力量,轰然炸开。

    轰隆隆,

    两人力量降临,完完全全打在沉沦之盘上,让这件法宝无法保持原先的状态。

    汩汩汩,

    九天普化真形图如同干涸的土地,对甘霖极度渴望,趁着这个机会,又吞噬了沉沦之盘不少的精气。

    陈岩和玄天神将联手,不断轰击,而九天普化真形图就是见缝插针。

    哗啦啦,

    沉沦之盘的精气飞速消耗,到最后,整个法宝蓦然滴溜溜一转,似圆非圆,似扁非扁,像种子,如胚胎,静止不动。

    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这样的境界下,不光是宝图无法再汲取其精气,就是陈岩和玄天神将的攻击效果都大大减弱。

    “真是玄妙。”

    陈岩试了几次,无功而返,索性不再动手,而是仔细地观看沉沦之盘的状态,观想之后,自己的念头中居然有一种起源的味道。

    混混沌沌,不分方向。

    始终是似圆非圆,颠倒乾坤。

    “嗯。”

    陈岩暂时想不出破解之道,只能将之镇压起来,让九天普化真形图自己对付。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

    就见前面水光粼粼,梅枝曲折,香气浮动。

    陆青青坐在下面,玉颜清冷,正在修炼。

    水光,花容,美人。

    似乎是一幅徐徐打开的水墨画,恬适安静。

    陈岩点点头,这样的改变,是好事。

    不一会,陆青青从修炼的状态中醒过来,感应到目光,转过身,捋了捋蓬松的发髻。

    顺发,按簪,提裙。

    她袅袅来到陈岩跟前,美眸光转,道,“没事了。”

    “还有点小麻烦。”

    陈岩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晴白如晶,像镜光初开,映照四方,远处的山,天上的云,都显得鲜明。

    真是一个好天气。

    顿了顿,陈岩继续道,“差不多了,你先回落云谷,收拢道盟的弟子,联络其他势力,还有,不要忘记修炼。”

    “好。”

    陆青青点头答应,这次府城变故,让她真的明白,天地真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要是真的天地震荡,秩序崩塌,力量就会格外重要。

    原因很简单,没有力量,就不会有平等,别人也不会跟你讲道理。

    “我先走了。”

    又说了几句,陆青青翩然离开。

    哗啦啦,

    倩影由近而远,似一只轻灵的水鸟,掠过水面,很快消失不见。

    “嘿。”

    陈岩转过身,用观气之术,看向金台府方向,重重叠叠的阴云覆盖,上面是乌黑乌黑的神鸦,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压抑。

    旧的秩序在崩盘,新的秩序在建立。

    往日风流,都被雨打风吹去。

    “变化。”

    陈岩来之前从得到的消息中就知道地府之人野心勃勃,但是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胆大到这样的地步,居然敢大规模杀上地面,建立政权。

    阴面干涉阳面,自古以来,都非常罕见。

    这样发展下去,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何等变化。

    沉默了一会,陈岩将之抛到脑后,一敲手中的玉如意,吩咐褒玉道,“前往宝顶山。”

    “好。”

    褒玉双翼展开,五彩豪光延伸,向两边伸展,破空飞行,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宝顶山,”

    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想着接下来的行动。

    金台府城再是风云变幻,但他现在的根基是落云谷,短时间内影响不大。

    但前往日月生神黄天宫,才是头等大事。

    要是能够得到日月经义,然后日月星三五化一,将自己的法身再上一步,就是天崩地裂,也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黄天宫,”

    陈岩摩挲着玉如意上的花纹,眸子沉沉。

    “嗯?”

    突然之间,陈岩心中一跳,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上面的星痕熠熠生辉,灼灼其华。

    “不妙啊。”

    陈岩感应到星痕上传来的越来越灼热的气息,总是让他隐约不安。

    只是没有头绪,无可奈何。

    真真是让人不舒服啊。

    “会是什么呢?”

    陈岩法衣展动,他不明白此星痕的来历,但隐约猜到,肯定和无极星宫有关。

    这个巨无霸的势力到现在还没动静,肯定是在积蓄力量布局,要一击必杀。

    风雨欲来,最是压抑。

    “不能原地踏步了。”

    陈岩玄功精妙,感应到冥冥之中的危机,要是自己还现在的境界,以后恐怕会有大麻烦。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惊人的气机自身后勃发,冲霄而起,阴云密布,浊浪排空,令人头皮发麻的鬼叫声从中传出。

    哗啦啦,

    漫天黑光一开,自里面探出一只擎天大手,没有血肉,只有森森然的白骨,散发出凶煞之气。

    咔嚓,咔嚓,咔嚓,

    大手自后面而来,径直抓取。

    在其庞大的手掌覆盖下,连龙雀的身形都显得瘦小,似乎风一吹,就会被刮走。

    “这么快就追来了?”

    陈岩没有意外,长啸一声,水光自大星中冲出,迎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