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二十六章水石流烟起松色月下生
    山中。

    水石清丽,绿潭倒影。

    松色生月下,藤蔓绕流烟。

    仙鹤翩翩起舞,灵鹿呦呦而鸣,草木春发,横叶满枝。

    陈岩端坐在洞口,天门上云光一片,九天普化真形图徐徐转动,正中央是沉沦之盘,只剩下浅浅一点。

    仔细看去,宛若少女眉心的一点朱砂。

    光彩流转,很是鲜妍。

    “咄。”

    陈岩口中吐出一段神秘的咒语,宝图倏尔缩小,重新沉入到灵台中。

    “好。”

    陈岩睁开眼,眸子炯炯。

    沉沦之盘已经全面沦陷,接下来就是宝图的融合过程了。

    等两件法宝合二为一,九天普化真形图必然会上一个新的台阶。

    哗啦啦,

    正在此时,只见裳佩过涧,彩带飘飘,一少女负杖登山,脚下云气舒卷,有逍遥之气。

    叮当,

    清音声中,少女来到洞前,飞仙髻,素宫裙,纤腰长腿,背后冰凤展翅欲飞,风姿绰约。

    “来了。”

    陈岩一挥手,撤去洞穴中的禁制法阵。

    “嗯。”

    安红玉玉足一点,翩然进入,淡淡的香气,胜过春日百花之香。

    陈岩上下打量了几眼,笑道,“筑基六重圆满境界,不算慢啊。”

    安红玉白了他一眼,很无语。

    要是和别的人比起来,她现在的境界修为足以自傲,称一个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绝不过分。

    可是和眼前的这个变态比起来,就差远了。

    看似只是差一线,实际上就是天堑。

    安红玉扶了扶头上的发髻,余发垂到双颊,直接进入正题,道,“五天后,日月生神黄天宫就会开启。”

    陈岩敛去笑容,用手敲着身边的白石,发出咄咄之音,道,“你都安排好了?”

    “嗯。”

    安红玉素手拢在袖中,翻着上面细密的小花,晕开青纹,道,“这是我身为开启者的权限,以往的规矩,没人会干涉。”

    顿了顿,她继续道,“不过到时候会有金丹宗师级别的人物坐镇,你不要露出马脚。”

    “这个红玉你放心。”

    陈岩自信满满,作为法身修士,最为擅长的就是千变万化,而且他手中还有一件当初从苟家得到的法宝,可以遮掩身上的气息。

    “接下来,我给你讲一讲日月生神黄天宫。”

    安红玉声音脆生生的,非常好听,道,“日月生神黄天宫实际上是一个神秘的小千世界,不知边际,弥漫无尽,无数年来,里面灵机演化,生出各种的存在。”

    “先辈笔记上记载,他甚至在其中遇到过近乎金丹三重的存在,举手投足,拥有无量伟力。”

    “金丹三重?”

    陈岩身子一震,目光凛然。

    即使是他,遇到这样的存在,都不一定能够保住性命。

    这样级别的存在,妥妥的是玄门大宗的掌教级别。

    “日月生神黄天宫中更可怕的是不计其数的时空断层,磁光风暴,流星天砂,等等等等,要是遇到,只能怨自己福缘浅薄。”

    安红玉玉颜清冷,天门上的晶莹冰凤映照出她长长的睫毛,声音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冷酷,道,“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够从这种灾难中逃生。”

    “时也运也命也。”

    陈岩并不意外,从容一笑,道,“踏上修行路,一切都看开。”

    “最后就是我们可能面对的对手了。”

    安红玉微微仰起俏脸,脖颈修长,下面是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道,“先辈的笔记中记载,每次黄天宫开启,除了我们安家和宇文家,还有有其他神秘势力进入其中。到时候遇到的话,就是不死不休。”

    “哦,”

    陈岩目光动了动,有点兴趣,开口道,“你们这么多年来,对进入黄天宫的其他势力可有了解?”

    “摸不到头绪。”

    安红玉沉吟少许,道,“要是说是其他世界的修士,也不奇怪。”

    “其他世界啊。”

    陈岩现在眼界扩大,见识日增,听到其他世界的修士并不奇怪,只是喃喃道,“如果真是这样,看来日月生神黄天宫真是大不简单。”

    安红玉没有说话,沉默不言。

    以她的修为,其他世界离她还很遥远。

    典籍中记载,只有达到元神境界,精气神合一,圆满凝练,并以自己的洞天为舟,才有机会横渡虚空元海,有机会进入其他的世界。

    当然,这个过程是非常危险,运气不好,就会陨落。

    “三千世界,金仙道场。”

    陈岩却是想到当初大头娃娃提到的景象,于无尽星河之中,开辟道场,日月垂卫,云霞托举,浩瀚不见边际,万仙来朝,委实壮观。

    居于道场,星河在下。

    察宇宙之妙,观时空之变,悟长生道理。

    长袖飘飘,岁月匆匆。

    修道如此,不负生平啊。

    一时之间,洞穴中无人说话,静悄悄的。

    只有山水顺着垂下来的乳石,蓄小成大,挂在尖儿上,欲坠未坠,宛若悬珠。

    天光一照,折射出清亮亮的影子。

    好一会,陈岩才打破这种安静,开口道,“其他太过遥远,我们的目标是进入神宫,寻找当日大能的遗蜕。日月生神之名,可是如雷贯耳。”

    “有日月天书高悬。”

    安红玉知道陈岩的目的,轻声道,“只是此天书没人能够带出神宫,只能在里面参悟,能够领悟多少,就全看自身造化了。”

    “嗯。”

    陈岩笑了笑,手一伸,正好搭在对面佳人盈盈一握的细腰上,一收之后,揽在怀中,淡雅的香气直入口鼻,道,“要是我能再进一步,天下之大,也能护住你自由。”

    安红玉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就不再动作,只是开口道,“宇文家对宇文邕当日之死有了怀疑,只是现在是紧要关头,他们不敢有过激的行为。等黄天宫一行之后,以宇文家族的霸道,到时候不会轻易放过。”

    “宇文家是不弱。”

    陈岩冷笑一声,道,“不过我落云谷也不是好欺的,真要是没有其他势力插手,就是我一个人也能让他们天翻地覆。这个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来应对。”

    “嗯。”

    安红玉螓首低垂,轻轻答应一声,晶莹的小耳有一抹嫣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