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二十九章日月细数参差差黄天宫开众人来
    天穹上。

    云出幽谷,蟠曲夭矫,不可名状。

    白光自上而下垂临,触虹生晕,盘旋****,重重叠叠,向四面八方散开。

    乍一看,地面上都有花纹,似怪石凸起,不断生灭。

    陈岩微微仰起头,就发现,不知道何时,耀眼的白光之中,出现了一座门户,高有千丈,斑驳古朴,日月垂卫,龙蟠凤举。

    门户立在空中,前面的空间扭曲。

    似是在眼前,却又如同在天地之外。

    “真是玄妙啊。”

    陈岩眯起眼,这样的玄妙已经涉及到时空的深层次境界,根本不是他能够懂得的。

    “日月生神黄天宫。”

    这一刻,陈岩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不快彻底抛之脑后,和神宫中存在的日月天书相比,其他的都是小孩子家家。

    扭转时空,巡游星河。

    御气纵横,看三千世界。

    宇宙之无限,才是最大的追求。

    祭台上,两人对坐。

    宇文庆德长眉广额,神情沉凝,即使是在宇文家族,都是前三的存在,他身后赤光如轮,徐徐转动,开口道,“开始吧。”

    话音一落,

    自他背后升起一盏金灯,缓缓升起,状若大日,甫一出现,就是焰火万丈,直冲云霄。

    “咄。”

    安如山大袖一甩,同样祭出一个法宝,似是个宝盒,形似半月,晶莹剔透,丝丝缕缕的寒气氤氲,叮当作响。

    轰隆隆,

    轰隆隆,

    两件法宝一碰,生出一种莫名的玄气,煊赫磅礴,凝成笔直一束,落在白光中的门户上。

    咔嚓,

    门户得此一激,周围晕开层层叠叠的涟漪,如同宝镜初开,由模糊到清晰。

    “咦,”

    陈岩睁大眼睛,现在的景象给他的感觉,就好似门户从不同的时空中降临到世界,开始变得真实。

    “或许日月生神黄天宫真的在不同的时空中跳跃?”

    陈岩念头转动,眸子有神,道,“而宇文家和安家的两件法宝如同坐标一般,将它接引到这一方世界?”

    眼前迷雾重重,看不到真实。

    可是只是这冰山一角,就让人向往不已。

    时空,世界,宇宙。

    多么神秘,又是多么伟大。

    “起。”

    安红玉和宇文旭见此,同时踏前一步,御使道术。

    “金乌照空,三足踏世。”

    宇文旭一手在前,一手在后,背后真气腾空,金乌虚影铺天盖地,弥漫天穹,赤金火焰,熊熊燃烧。

    “冰凤广寒,香自月来。”

    安红玉纤足一点,展翅欲飞,冰凤一声清唳,口衔桂枝,花香浮动,月影横斜。

    哗啦啦,

    金乌神火焰和广寒冰凤气交织,顿时生出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变化,继而赤在白下,热上冷下,化为一座拱桥。

    拱桥一端延伸到门户中,一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伸展,冲地面而来。

    哗啦啦,

    拱桥一出现,莽莽大力降临,立刻裹起宇文旭和安红玉,直冲而上。

    “快去。”

    安如山一摆大袖,声音沉沉。

    “走。”

    宇文家和安家年轻一辈获得资格的年轻人这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连忙驾驭遁光,往虹桥上而去。

    叮当,

    陈岩同时踏上虹桥,只觉得似有似无,虚不受力,却有一种难言的力量盘旋扫描,难以用言语描述。

    “扫描?”

    陈岩蓦地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进入神宫可是有年龄和修为要求的,莫非要是不符合,就会被这股力量打落凡尘?

    陈岩一边走,一边想,又是发现,在虹桥上,时间都变得缓慢,自己的行动如同蜗牛爬一般。

    实际上,如果从上往下看,众人简直如同蚂蚁一样,非常之小。

    而虹桥却好似星空,广大无限。

    其中的怪异,难以形容。

    见到众人上了虹桥,安如山和宇文庆德对视一眼,不仅没有放松,反而神情凝重起来。

    根据以往的经验,接下来才是难关。

    果不其然。

    时候不大,一道浩瀚的白光由远而近,倏尔拉长,形似羽翼神剑,万千光华绽放,打向虚空中的虹桥。

    这一击,来势汹汹,不可抵挡。

    “给我退去。”

    宇文庆德断喝一声,自袖中取出一个小锤,往半空中祭出。

    轰隆,

    小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雷霆缠绕,紫电生虹,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咔嚓,

    小锤击中羽翼神剑,将之打飞。

    “哈哈,”

    神剑刚被击退,正东面蓦地响起一阵大笑,一根晶莹如玉的手指凭空出现,完美无瑕,指尖一点,阴阳颠倒,五行移位。

    “散。”

    安如山身形不动,法力一运,化出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利刃,当空一斩,将晶莹玉手挡住。

    轰隆隆,

    四名金丹宗师动手,法力余波,传播八方。

    虚空塌陷,地火雷鸣。

    即使是虹桥挡下大部分的攻击,但还有余力肆虐,如同水纹一样横扫。

    “咄。”

    “法宝。”

    “不动如山。”

    虹桥上的众人早得到过叮嘱,见此局面,马上各自施展道术,或是祭出法宝,护佑住自己。

    轰隆,

    攻击余波瞬间而至,这一下子,就看出众子弟的修为高低。

    来自太玄门的李浮生和白可并肩而立,徐徐而行,他们身上日月之光交辉,法力余波还没到身前,就被自然挡住。

    纵然是狂风骤雨,两人也硬生生走出一种庭中闲步的自在轻松。

    其次是来自于罗生门的谷曼,手持法宝,步步向前,并不吃力。

    至于剩下的宇文家和安家的弟子,虽然东倒西歪,也没人掉队。

    “还有这一茬。”

    陈岩感应到来自远方的两股浩大的气机,来者不善,气势汹汹,目光一转,就有了判断。

    日月生神黄天宫玄妙无比,蕴含数不清的机缘。

    宇文家和安家把持,两大势力借此蒸蒸日上。

    这样的局面,不会不引得其他势力眼红,要分一杯羹。

    要知道,两大势力可不是没有敌对的势力,他们可不会眼睁睁看着宇文家和安家壮大。

    破坏,就是很自然了。

    说不定,还想找机会,送年轻弟子也进入日月生神黄天宫中。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自西南升起,金光万道,霞光千条,将三千里映照赤金。

    安如山和宇文庆德变了颜色,一下子站起身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