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日陨惊天变 赤焰朱光升
    无形剑。

    隐于虚空,不见其踪。

    倏尔斩出,迅疾不可思议。

    如蛟龙出海,似金虹腾电,森森然,咄咄然,睥睨四方。

    哗啦啦,

    剑音在后,响之清越,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不好。”

    无形剑临身,剑身将宗元的眉宇间映出一片霜白,他才明白危险,可是已经来不及躲闪。

    “咄。”

    宗元情急之下,张口一吐,一道白光射出,只是一闪,就打在无形剑上。

    叮当,

    两种力量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玉质声音,远远传开,却有一种秋意的萧索杀机。

    “嘿,”

    做完这个,宗元面色一白,看上去颇为不舒服。

    刚才的白光可不是普通的白光,而是他温养的一口大自在斩日神光,已经足足有十年,差一点就要蜕变成功,化为介于神通和法宝的存在。

    现在一用,功亏一篑。

    更为重要的是,勉强动用,还让自己伤了元气,一时之间,连体内的法力都运转不畅。

    “好厉害的神通,好诡异的剑法。”

    宗元心中震惊,刚才的九宫缚仙圈在前,无形剑在后,两者配合,真的让第一次遇到的人猝不及防。

    自他凝练金丹一来,从来没遇到过,险之又险。

    那一刻,似乎是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轰隆隆,

    下一刻,连连绵绵的水光已经来到,幽幽深深,不见其底,充塞天地,冰冻空间。

    咔嚓,咔嚓,咔嚓,

    水光之上,还有雷霆炸响,劫气弥漫,不见边际。

    雷行于水上,其状大灭。

    宗元还没从刚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被裹入水光里。

    “呼,”

    宗元马上打了个寒颤,玄冥真水如此之冷,简直可以冰冻法力,甚至连精血都会受到伤害。

    “不妙。”

    宗元心里就是一沉,他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对方的领域力量里。

    “咄。”

    来不及多想,宗元一振手中的金剑,剑身上浮现出细密的大日篆文,接引天穹上的日光降临。

    金丹宗师,最为厉害的不是法力,而是以法力为媒介,沟通规则。

    规则的力量,才是不可匹敌,无穷无尽的。

    哗啦啦,

    重重叠叠的日光落下,折射在幽水中,有五彩华光。

    可是宗元见此,心中越发的不安,对方的领域力量真的不同凡响,隔绝一切,让他沟通大日规则都前所未有的吃力。

    没有规则的力量,只凭法力,想一想,都让人难受。

    那样的话,金丹宗师的实力恐怕发挥出来不到一半。

    正在这个时候,一点明光自水中冒出,须臾一卷,化为一面宝镜。

    镜横径八寸,鼻纽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

    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而具畜。

    辰畜之外,又置二十四字,周绕轮廓,文体似隶,点画无缺,但普通人根本不识,乃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文字。

    正是道器,八景金阳宝镜。

    轰隆,

    宝镜一出现,登时打出一道又一道的金光,携带莽莽大力,直指宗元。

    “是道器。”

    宗元脸色更不好看,他本来就落入下风,现在再面对道器,等于一个人打两个,必败无疑。

    “看你能够支撑多久。”

    陈岩笑了笑,脚踏幽水,念头一转,无形剑再次出现,不像是刚才的那样在无形有形中变化,而是曲饶如人心。

    剑光飞起,有上有下,俯偃高低,不可捉摸。

    复杂,变化,让人头皮发麻。

    哗啦啦,

    剑光,冷水,宝镜,三种力量纵横,如同勤奋的蜘蛛一样,不断织网,让宗元疲于挣扎,越挣扎,越无力。

    宗元面上的表情一点点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岩石般冷峻。

    他知道,这次是真的生死时刻。

    要是运气不好,有陨落的可能。

    宗元抬起头,看着层层叠叠的幽水压来,凝为实质般的寒意氤氲,似乎有古老的玄音响起,天地万物,归于霜寒。

    “不能等了。”

    宗元身为金丹宗师,自然对危机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感应,他咬了咬牙,自袖囊中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宝珠。

    宝珠赤红,上有纹理,有淡淡的光晕。

    稍一注视,居然给人一种难以抵挡的刺痛感,让眼睛干涩难受。

    “去。”

    宗元屈指一弹,宝珠发出。

    轰隆隆,

    宝珠迎风而涨,只是一眨眼,就化为半亩大小,表面的赤红褪去,金灿灿的光华照耀,火焰飞舞。

    乍一看,真的如同天上真正的大日落入凡尘。

    汩汩汩,

    宝珠所化的大日转动,将周围的玄冥真水都能蒸发。

    “咦,”

    陈岩察觉到里面的异变,目光一凝,他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的根本不是宝珠,而是一个天然的晶体或者石头。

    没有任何修士祭炼的痕迹,纯乎天然,自成玄妙。

    “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陈岩看着,非常惊讶。

    宝珠,或者说石块,温度越来越高,表面的金光越来越盛,给人一种如日中天的感觉。

    可是这种变化似乎不会停止,继续疯狂燃烧。

    如日中天后,不可避免的下坡路,即使是看上去温度更高,金光更盛。

    盛极而衰,寿命到尽头,最后化为红巨星。

    轰隆,

    这一刻,温度上升到极点,陡然间爆炸。

    轰隆隆,

    一股难以想象的毁灭之力升腾,焰火流空,焚烧一切。

    轰隆隆,

    不可思议的热量向四面八方扩散,连玄冥真水都无法抵挡,被蒸干。

    轰隆隆,

    爆炸声此起彼伏,每一次爆炸声,都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洋洋洒洒的红光弥漫,将千里之内,化为焦土。

    刚猛,激烈,澎湃的热量。

    这样的景象,非常罕见,又蕴含玄妙。

    “这样的景象,”

    陈岩抬起头,感应着扑面而来的热气,赤焰红光,所向睥睨,连绵不断的爆炸声紧跟其后,每一次爆炸后,热量和灼烧感就强烈一次。

    “真的很像。”

    陈岩静静看着,似乎是想到了前世见过的太阳寿命到了尽头后的大爆炸景象一样。

    和星辰一般,都会有诞生,成长,巅峰,衰落,湮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