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月冷凝霜照孤城
    是日。

    天气和畅,云光照水。

    松竹映溪色,浮香鸟轻鸣。

    安红玉头梳飞仙髻,宫裙束腰,玉颜精致,她手提一个玲珑莲灯,脚步轻盈。

    她以体内的冰凤广寒之气感应,循着冥冥之中存在的指引,进行前进。

    走金桥,过霜亭,绕幽台,抵达后殿。

    稍一接近,一种清清凉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举目看去,花浮石上,水自花间涌出,晶莹如玉。

    清风徐来,若月生水中,留之不得。

    “是在这里。”

    安红玉一提裙裾,纤足踏入水中,身后自然显出冰凤虚影,上悬冷月,展翅欲飞。

    哗啦啦,

    刹那之间,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被牵引,水面晕开涟漪,成百上千的月影碰撞,响起莫名的歌谣。

    在天边,在眼前,似幻是真。

    轰隆隆,

    安红玉静止不动,看着水光节节升高,自脚下,到小腿,再到腰间,最后到了脖颈,她只是运转体内的道术,冰凤轻鸣,与之应和。

    轰隆隆,

    一时之间,天上的月光大盛,纷纷投了下来,从稀稀疏疏到细细密密,如珠帘璎珞,四下可见。

    安红玉抓住机会,开始潜心修炼。

    只是这样的异象,不可避免的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大星中。

    铜绿大鼎中冒出缕缕烟气,凝而不散。

    新竹枝条繁茂,延伸过来,临于水上,和烟光交映。

    陈岩端坐在云榻上,天门上云霞升腾,五劫升天门在其中沉浮,隐有雷鸣。

    轰隆,

    陈岩屈指一弹,法宝一转,万万千千的雷霆生出,自上而下,笼罩住宗元。

    “日出圭影,天居中央。”

    宗元当然不甘心陨落,拼命催动法力,护身宝光重重叠叠,抵挡雷霆。

    “咄。”

    陈岩不疾不徐,念头一变,雷霆轰隆炸响,由球状化为人形,尖嘴猴腮,背生肉翅,手持神器,宛若缩小版的雷神。

    轰隆隆,

    这一下子变化,让雷霆的毁灭力量大增,同时让宗元不得不拼命。

    “嗯。”

    陈岩居高临下,看着宗元的应对,正好有机会观摩他对大日规则的感悟,和自己所得的感悟比较。

    不得不讲,作为日月生神黄天宫中的土著,宗元是领悟出大日规则而成功凝结金丹的,一步步走上来,非常扎实,其中很多的细节,非常值得参考。

    越看越是明白,细节之中见真功夫。

    陈岩仔细观察,有不小的收获,他只觉得自己刚刚领悟出的大日道理进行纯化,原本的刚猛直烈进行沉淀。

    哗啦啦,

    陈岩脚下浮现出大日之影,随心变化。

    “你不得好死!”

    宗元悲催地大骂一句,心中的难受无以言表。

    刚才他只想拼命抵挡雷霆的攻击,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法力在飞快消耗,到了现在,法力几乎见底,这个时候,就是想自爆都没办法了。

    温水煮青蛙,虽然简单,但总让置身其中,而无法自拔。

    “死。”

    宗元奋起体内最后一点法力,熊熊燃烧,整个人升腾往上,悲壮,决绝,一往无前。

    “晚了。”

    陈岩面露不屑之色,用手一点,万千雷霆交织,节节相扣,流转经文,如同困龙锁链,往上一冲,就束缚在宗元身上,令他无法动弹。

    “抽取。”

    陈岩口吐真言,雷霆锁链刺入宗元体内的经脉中,开始汲取他的力量。

    “啊,”

    宗元大叫,即使是金丹宗师,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是非常痛苦。

    这不是肉身的疼痛,而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力量流失,从一个接引大日,无所不能的强者,到一个垂垂老矣,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如此落差,让人心碎。

    心灵的折磨,从来都是深刻难忘。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陈岩彻底将宗元炼化。

    往下看,雷海之中,一枚金灿灿的金丹浮动,上面交织细密的大日篆文,焰火包裹,熊熊燃烧。

    金丹横在空处,景象若走马楼台般转动,各种经历,是人的一生。

    “金丹啊,”

    陈岩轻轻一笑,用手一点,金丹落在天门上。

    轰隆,

    陈岩直接盘膝而坐,发出一缕法力,打入金丹中。

    嗡嗡嗡,

    下一刻,

    金丹绽放出无量的日光,种种篆文自里面飞出,像是徐徐拉开的画卷。

    一生的经历,精彩纷呈。

    列出来,可以称之为波澜壮阔的史诗。

    陈岩用手一点,开始翻阅宗元的记忆,并且还利用手段,演练其神通。

    轰隆,

    陈岩闭上眼,天门上升起重重叠叠的赤金篆文,讲述大日的道理,奇光万道,耀眼夺目。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大星中积蓄的不少的天材地宝,似乎受到一种莫名的力量接引,纷纷投了过来,然后化为金汁玉水,融入到大日篆文中。

    变化在生成,玄妙在演化。

    金光越来越盛,到最后,将整个人裹住,如同真正的大日降临。

    明山宝城。

    依山而建,高有千尺。

    收拢地气,郁郁青青。

    龙虎对应,气象万千。

    一个少年人坐在城头上,头戴莲花冠,身披月白法衣,整个人的肌肤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的冷色光晕,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银发银眸,俊美的过分,乍一看,简直如同绰约的月宫仙子一样。

    不应世间有,只可天上见。

    只是静静而坐,就收敛所有的光华。

    哗啦,

    少年人站起身,一种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充塞宝城,清清凉凉的月华弥漫,上上下下,无所不在。

    轰隆隆,

    法力分化,如同吸盘一样,每一次移动,都会吸附其天材地宝,直接融入其中。

    咔嚓,咔嚓,咔嚓,

    躲闪不及的城中修士,被法力碰上,不死也是重伤。

    这个人,别看长得俊美秀气似乎是少女一样,可是出手却是狠辣无情,或者说对别人的生命更不在意。

    就如同每日都照下来的清冷月光,似是可见,却从来遥不可及,只会冷漠地看着人世间的沧桑变化,无动于衷。

    “昊日宫的真人会替我们报仇的。”

    奄奄一息的宝城城主躺在地上,发出恶毒的诅咒。

    轰隆,

    月光依然照人,洒下一地的寒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