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光映群峰生瑞气 天日晶砂养精神
    ps:求下订阅,求下打赏,求下月票,求下推荐票!

    是日。

    天气澄朗,新晴上色。

    诸峰尖尖,上是白云,下有青翠,晶晶然如画。

    正在此时,陈岩蓦然站起,仰天长啸,身子上光芒大盛。

    轰隆隆,

    下一刻,

    日光如同被接引一般,****而来,缠绕群峰,连连绵绵。

    风一吹,金光浮空。

    如同万卷赤旗,像涂金锦绣,点缀苍穹,远近可见。

    轰隆隆,

    万万千千的光线由远而近,化为实质。

    天地之间,玄音大作,山谷回应。

    陈岩眸子中显出大日之形,亿万篆文交织,和天上的大日沟通,引动冥冥之中的力量降临,让他的法力节节升高。

    澎湃的力量,横扫四方,将周围几千里都映照出一种金灿灿的光彩,如同赤金一般。

    山崖下,深谷中,枝头上,树林间。

    到处都是碎金般的光芒从缝隙中,落下来,来回跳动。

    飞禽走兽,灵草药芝,沐浴在金光里。

    这一刻,方圆几千里的生命都有一种感觉,天上的大日第一次离自己这么近,这么灼热滚烫。

    “嗯?”

    一个头戴金冠的青年人正坐在一头妖禽上,感应到周围气机的变化,睁开眼。

    哗啦啦,

    在他的目光之中,就看到光线垂落,交织成金文,字大如斗,绽放无量的光明,讲述大日之道。

    有光,有热。

    有寿元到尽头的爆炸,还有劫后的新生。

    “大日寿命到尽头?”

    青年人微微仰起头,宽额丰眉,双肩很厚,给人一种稳重如山的感觉,他笑了笑,道,“大日的寿元几乎无穷无尽,谁又能真正见过它的陨落?这样理解大日的道理,是剑走偏锋,没有根据,以后会吃大亏的。”

    顿了顿,青年人继续道,“不过,能够引动这样的异象,也不简单,正好去看一看。”

    “走。”

    青年人拿出手中的玉如意,一敲坐下妖禽,这头形似仙鹤,却生有龙首的怪禽发出一声尖叫,双翅一展,飞遁而去。

    怪禽飞行速度很快,却诡异地没有半点声音。

    更为诡异的是,在它飞行的时候,周围有生命的飞鸟禽走兽对之视而不见,好像它是透明的一样。

    好大一会,陈岩睁开眼,眸子金黄,映照大日,很有威严。

    “日浴金门,天下太平。”

    陈岩上前一步,眉心一动,一个接一个的灵窍打开,里面日光大盛,结成日神,端坐中天,普照万界。

    哗啦啦,

    日神一成,自然吸收天地之间的大日精华,冥冥之中的各种意志碎片聚拢过来,让其一口口吞下。

    日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膨胀,生出玄妙。

    这一刹那,陈岩甚至觉得整个世界离自己很近,有一种亲切感。

    “真是出乎意料的感觉。”

    陈岩按着眉心灵窍,日神在其中跳动,四下的景象尽收眼底。

    突破,来的有点突然,又是顺理成章。

    攻城破寨,搜刮天材地宝,吞噬其日月精华。

    机缘惊人,感悟大日意志,冥冥存在。

    前人种树,有宗元金丹积累。

    最后前世的记忆,如同星火,将之点燃。

    “走到这一步。”

    陈岩大袖飘飘,体内灵窍中日神和星神对望,让法力生出玄妙的变化,他似乎感应到了一种难言的力量,还有若无若有的吟唱。

    “是日月天书?”

    陈岩眸光转动,想了想,回转大星。

    啪,

    陈岩在云榻上坐定之后,屈指一弹,打出一道日光,稳稳击中面前的一个龙纹宝壶。

    咔嚓,

    宝壶一颤,底上口下,倒出重重的光华,里面是各种天材地宝,丹药法器,灵草药芝。

    宗元到底是金丹宗师,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的一方霸主,积累雄厚。

    可惜时运不济,只能给陈岩做了嫁衣。

    诸般宝物之中,最为耀眼夺目的是千千万万粒细密圆润的晶砂,赤金辉映,聚集在一起,哗哗作响,如同一条黄金大河。

    稍一接近,就是满满的光明,直入眉宇。

    波澜壮阔,疑似天河。

    “天日晶砂。”

    陈岩目光一动,从宗元的记忆中翻阅到此宝的来历,对方本来准备修为再进一步,将之纳入灵窍,炼化成一件似法宝非法宝似神通非神通的存在。

    能够让宗元这么重视,此宝的来历当然不简单。

    “收。”

    陈岩打出一道法诀,云袖一卷,半空中的黄金长河倏尔一缩,从磅礴到细微,到最后,化为上百颗拇指大小的晶砂,飞入他的袖中。

    “天日晶砂,”

    陈岩一边用法力祭炼,一边用心感应,他发现天日晶砂有无穷玄妙,不断变化,时刻不停地从虚空中吸收大日精华。

    “变化。”

    陈岩想到这,再想到自己的法身,若有所思。

    “咿呀,”

    这个时候,肉嘟嘟的胖娃娃奶声奶气叫着,从外面进来,摇摇摆摆的,看上去笨拙可爱。

    “咿呀呀。”

    胖娃娃瞪大眼睛,一边叫,一边比划,头上的羊角辫乱晃。

    “好了。”

    陈岩念头一动,就有一个大大的丹药葫芦飞起,落到胖娃娃跟前,道,“换个口味吧。”

    “咯咯,”

    胖娃娃抱着比它还要高的丹药葫芦,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很有一种猫抱着鱼的幸福感。

    “吃完之后,不要忘记去看一看灵草药芝。”

    陈岩叮嘱了几句,打发小东西离开。

    要知道,日月生神黄天宫中环境迥异,从而生出了不少的珍贵灵草药芝,都是外面很罕见的,幸好有胖娃娃这个天生灵药照看。

    以后出去,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对了,还有谷曼,”

    陈岩目光一扫,正好看到还被缚在柱子上的罗生门少女,她垂着头,粉颈处露出大片的雪白细腻。

    “真是运气不好啊。”

    陈岩叹口气,法力一运,起一阵大风,包裹住这个少女,轰隆一声,远远送了出去。

    看在安红玉的面子上,帮她一把可以,但没有见面的必要。

    以后的机缘,就看她自己的吧。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星冠,看了看天色,正要驭使万魔灾星离开,突然之间,他目光一凝,大日之形浮现,洞彻虚空,道,“什么人?给我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