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剑光一起乾坤小 佛陀身前金相明
    陈岩振衣长啸,踏步向前。

    手若未然高举,剑身则若轻翼舒展,倏尔斩出。

    一静一动,一刚一柔。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原本略显笨拙的一击,化为灵动非常,不可捉摸。

    拿捏之准,出手之稳,让人叹服。

    “叱。”

    明公子眼见剑光已经映照眉宇一片霜白,来不及躲闪,只能断喝一声,祭出一枚金珠子,打了出去。

    啪嗒,

    金珠一出,蕴含神秘的吸力,要定住剑光。

    “斩。”

    陈岩不慌不忙,念头一起,无形剑剑身轻轻一颤,分化成千百的剑光。

    剑光晶莹剔透,迷茫飘渺。

    天色一照,如同花朵。

    横着的,竖着的,虬着的,蹙着的,映着影子,散着寒气,冷冷的杀机藏在里面,锋芒能够刺痛人心。

    一剑落下,千百朵剑花盛开。

    娇嫩明艳,跃跃而出。

    从极其简单到最为复杂,变化之快,让人防不胜防。

    要是让一般的修士看到,光是这其中的变化,都能让他们心灵承受不住而崩溃。

    不得不讲,随着陈岩修为的提升,他手中的无形剑开始水涨船高,念头所起,即是剑法,曲曲绕绕,才算真谛。

    噗嗤,

    这一次,明公子没有完全躲过,一朵剑花在他肩上盛开,看似袅袅细小,摇动之间,却是带出金灿灿的血液。

    血香之气弥漫,上下左右。

    “金色的血液,”

    陈岩目光咄咄,继续向前,无形剑一拨,一串串的剑花缀在剑身上,有老,有新,有含苞未放,有开后的春红。

    疏疏离离,淡淡轻轻。

    这一件,不再是复杂,而是给人一种时光匆匆,韶华易老的感觉。

    向着日,迎着风,开着花。

    剑光一抹,时光一去不复返。

    噗嗤,

    明公子又是没有躲过,在另一个肩膀上开了花,一种冷意自背脊上升起,似乎是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斗法起来,通常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一开始落入下风,要想翻盘,实在是太难了。

    哗啦啦,

    剑光再动,时而如水银泻地,冷峻而细密,时而若午后的阳光,橙黄灿烂,浸染在水中,金碧交射。

    时而狂发暴雨,时而恬静安详,时而绚丽复杂,时而沉淀质朴。

    明公子敢发誓,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剑法,简直是将变化推演到极致,比最为复杂的人心还要善变。

    变化的剑光,好似是一根根的蚕丝,晶莹剔透,从四面八方聚拢,勾勒出图案,向中间挤压。

    时间越久,罗网越密、

    到最后,恐怕就没了脱身的机会。

    “走。”

    明公子当机立断,身子一摇,自天门上升起淡淡的金光,包裹住身子。

    轰隆,

    一种莫名的力量从天而降,细细密密的梵文沉浮,凝结成金灿灿的佛陀之相,明公子借此威势,撞开剑光,要逃之夭夭。

    轰隆隆,

    可是等明公子刚走出不远,虚空一开,自里面跃出一面宝镜,通天彻地的神光打出,笔直一线。

    力量不小,拿捏的机会更是恰到好处。

    道器,就是这么不简单。

    已经生出智慧的法宝,不在于力量多么惊人,也不在于有多少玄妙,它最为强大的是可以思考,有自己的想法,能够自发配合。

    就像刚才的一击,即使是换个金丹宗师来,也不一定能够和陈岩配合的这么默契。

    哗啦,

    陈岩早和八景金阳宝镜有沟通,做好准备,眼见明公子被逼了回来,马上手中的无形剑一抖,再起变化。

    剑光霜白,趁着晶晶然的日光,在扭曲高低的空间中展开。

    森森的杀机,冷冷的剑意,金和白两种色彩。

    华彩浮动,灵性跳跃。

    这一剑,迅疾如雷霆,但剑意却是如同午后茶香中缓缓翻开的枯黄书页,缓慢到极致。

    似慢实快,似快实慢?

    这种诡异的对比变化,让人看一眼,都能难过的要吐血。

    前有道器阻挡,后有剑光追命,明公子终于变了颜色,感受到危机。

    “起。”

    明公子念头一转,目露决绝之意,他用手一点,头上的发髻散开,一道金光冲顶,显出佛陀之相,脚踏莲花,身若琉璃,面容模糊不清,眉宇之间绽放出无量毫光,发大千之音。

    轰隆隆,

    金色的气浪冲开,细密的梵文如海洋一样,汪洋成片,不可阻挡。

    “咄。”

    八景金阳宝镜见此,滴溜溜一转,镜面一跃,躲过佛光,它的器灵机灵的很,眼看声势惊人,不去硬抗。

    哗啦,

    明公子身子一摇,整个人似乎和佛陀之相合二为一,力量无穷,超越彼岸,捉拿日月,再造乾坤。

    他一击击退八景金阳宝镜之后,捏了个古怪的法印,金身之上,似乎有千手出现,每一个都打出致命的神通。

    千手力量折叠,攻击向后面的陈岩。

    陈岩眸子平静,看着天地间充塞的佛光梵音,一声清啸,五行五色五方灵焰出现,稳稳当当的挡在身前。

    刺啦,

    五色五行五方灵焰无物不焚,即使是佛光神庙,金刚不坏,依然是烧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

    只是这样的局面下,依然佛光余力不减,冲他打了过去。

    乍一看,余力如同盛开的莲花瓣,金灿灿的,呈六角。

    虽是美丽,但非常致命。

    陈岩自然是看在眼中,身子一长,法衣猎猎生风,手中的无形剑轻轻斩出。

    剑光斩出,接引天上晶明的日光,摇曳着它绚彩晶莹的色彩,然后猛然向四面****,是大日之中深处的暴戾和燃烧。

    轰隆隆,

    剑光由慢到快,到最后,整个空间中都是澎湃的爆炸声,耀眼的光芒迸发,让人睁不开眼,让人耳朵发蒙,让人感到灼烧。

    一剑之下,不仅是击溃了佛光余力,而且奋起反击,以剑光勾动大日之力,攻击五感。

    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实际上运用了大日的高温,光明,还有寿元尽头的爆炸,要不是陈岩感悟大日道理,真的是没法动用。

    陈岩这次主动对明公子动手,一来是他对其他世界的修士感到好奇,另一个就是要看一看自己现在的真实实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