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法中自有岁月长
    山中。

    日光自天穹上垂下,落在地上。

    花影浮动,香气氤氲。

    继而千百剑光纵横,倏尔向左,倏尔向右,上上下下,吹拂风动。

    有光摇香气的恬适,有玉音百转的锐利,有断续泉声的平静,还有各种光影缭乱的明艳闪烁。

    乍一看,似乎不是杀人的剑,而是醉人的笔。

    轻轻一挥,笔尖沾满的浓墨化开,融到纸上,就有锦绣图卷,徐徐打开。

    美到惊心动魄!

    可是在明公子眼中,这就是最为恶毒的杀机,层层缠绕,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个可恨的家伙。”

    明公子心中咒骂,这个家伙追击自己已经千里之外,还是不肯放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有夺妻之恨呢。

    “怎么办?”

    明公子连番摆脱,可是都没有办法,想到杀手锏,又不愿意动用。

    无他,代价太大。

    一旦动用,即使是他身份不简单,回去之后,恐怕也会受到责罚。

    啊,啊,啊。

    明公子真的想疯,恨不得打自己一下,自己无缘无故生什么好奇心,真是自己找上门受虐啊。

    陈岩纵声长啸,姿态激昂。

    手中的无形剑接引日光,千变万化。

    星星点点的日芒落在漫天的剑海中,在明艳中摇曳,有风的轻灵,有火的暴戾,有烟云的变幻。

    剑光和日光交织,生出玄妙的变化。

    天地之间,时空之内,俱是森森然的杀机,在积蓄,在积累,等待爆发。

    陈岩很久都没有这么畅快淋漓,没有这么轻松写意。

    心到,剑到,力量到。

    日光,剑光,无量光。

    在斗法之中,感悟的大日道理完全融入无形剑之中,挥洒之间,风格迥异。

    陈岩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境界层次已经上了一层楼。

    哗啦啦,

    剑光抖动,越来越细密,蛛网般散开,逐渐收紧。

    “不好。”

    明公子的心情却是越来越不好,他眸子转为金黄,里面万千的梵文流转,如同黄金漩涡,能够看到杀机的变化。

    这样下去,他就如同一只飞蛾,到最后就会被束缚在中间,无处可逃。

    “这笔账,早晚要还。”

    明公子哼了一声,有了决断,口中诵读神咒,天门上的佛陀之相由模糊到清晰,脚踏千叶莲花,肉髻之上,过去,未来,现在,三道法咒。

    轰隆隆,

    佛陀显出真身后,猛烈燃烧,透明的火焰汹涌澎湃,焚烧周围一切。

    涅槃之火,不可阻挡。

    所有的剑光,禁制,杀阵,统统湮灭。

    在施展这一神通后,明公子身子一纵而起,如同一颗大星,只是一闪,就是踪迹不见。

    凭空消失,不见踪迹。

    陈岩用手一抓,发现这个明公子的气机变得断断续续,以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追踪。

    “撕裂虚空?”

    陈岩目光一凝,这可是元神真人的手段,对方绝对不可能达到。

    “这是?”

    陈岩左右一打量,就发现虚空中有一颗金灿灿的种子,交相缠绕花纹,最中央似乎是大佛端坐莲台,熠熠生辉。

    哗啦啦,

    种子一颤,似乎要破空飞走。

    “留下吧。”

    陈岩大袖一展,法力如海,凝成晶莹玉手,自上而下擒拿。

    咔嚓,

    种子捏在手中,陡然间爆发出璀璨的佛光,流彩溢辉,进行挣扎。

    很明显,明公子心存侥幸,想收回这件法宝。

    “痴心妄想。”

    陈岩哼了一声,心念转动,无形剑暴起,森冷冷的剑光斩出,一瞬之间,就有千百次,击中种子。

    咔嚓,咔嚓,咔嚓,

    爆竹般的碎裂声传来,不是种子本身,而是里面明公子祭炼的印记。

    要是明公子在眼前,或许还有抵挡之力,但他遥遥逃走,种子就是被宰割了。

    不到十个呼吸,所有的印记都让无形剑驱除,种子停止异动,安安静静地待在陈岩手中。

    “这样的种子,”

    陈岩用法力一探,发现种子内部是层层叠叠的空间,郁郁金光萌发,还有不知名的宝树,枝叶如盖,点缀琉璃,宝石,玛瑙等等等等。

    “咦,”

    当陈岩念头来到最深处之时,耀眼的金光爆发,他整个人顺着不知名的宝树,从根系出发,上了树干,来到枝叶。

    磅礴浩大,琉璃光明。

    没有饥饿,没有痛苦,没有混乱,自然安详,圆满彼岸。

    每个人都聆听佛法,诵读咒语,铸造金色的佛国。

    这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令人沉迷,令人向往。

    “嘿,”

    陈岩却是一惊,自然运转神通,心静若幽水,不起波澜,任凭佛光再是美丽,都是无动于衷。

    下一刻,

    佛国如镜面般层层破碎,然后消失不见。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剑眉挑了挑,要夺取别人的宝物真是不容易,随时都有陷阱。

    要不是自己玄功正宗,念头坚定,换个别的金丹宗师,恐怕也会被刚才的异象吸引,从而神魂幻灭。

    金灿灿的佛国,有时候也会是地狱场。

    “不过,”

    陈岩看着自己手中已经敛去光芒的种子,最核心一点金芒在时刻跳跃,似有似无,冥冥之中,后面是浩瀚的世界。

    “好像是一个世界的坐标?”

    陈岩现在积累越来越深厚,对整个世界乃至宇宙有了新的认识,这个金芒很可能是明公子所在世界的坐标。

    所谓坐标,也是极点,乃是世界在宇宙中的时空位置。

    它就像无穷无尽的虚空宇宙中的灯塔,当航船足够坚固,能够乘风破浪的时候,灯塔指明方向,顺顺利利进入海港。

    对于修士来讲,要想横渡虚空,进入宇宙元海,抵达别的世界,首先自身的修为要晋升到元神境界,精气神合一,圆满无暇,才可以抵达虚空中的时空风暴。

    其次,要有一件惊天动地的法宝护身,就如同能够披荆斩浪的大船一般,给自己提供庇护。

    最后就是要有世界坐标了,不然的话,即使你法力通天,在不见尽头的宇宙中遨游,总有一天也会法力耗尽,沦为尘埃。

    “算是个收获。”

    陈岩想到自称明公子的青年人施展出的佛门神通,目光闪了闪,将种子收入到五劫升天门中。

    轰隆,

    种子一入门户,没想到引起了莫名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