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门中世界宇宙远 何时驾鹤日月眠
    不知何时。

    澄清的冷光照下来,新枝老枝上。

    上面开满小花,含苞的,盛开的,半开的。

    和嶙峋的石骨交映,错落有致,姹紫嫣红。

    陈岩端坐不动,天门上云光重重叠叠,托起五劫升天门,门户是澎湃的雷海,一枚种子在其中沉浮,闪耀着佛光。

    轰隆隆,

    千千百百的雷霆闪电,或是弧形,或是球状,还有雷神之影,轰击在种子上,浩大的梵音佛唱响起,或有意识,或无意识,层层叠叠,将之映照成金灿灿的一片。

    轰隆隆,

    雷霆闪电不断,金色的佛光同样越来越盛,到最后,化为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咔嚓,

    似乎是天穹破裂一般,只听一声脆响,又一个神秘的空间被彻底打开,源源不断的佛光自上而下垂落,不暴力,不激昂,非常温和。

    佛光徐徐,化为雷霆,流畅自然,似乎是滋润时光的匆匆,愉悦轻灵之中,看透生命的真谛。

    清风明月,鸟啼花落。

    缘来缘去,不增不减。

    是为佛陀,是为涅槃,是为舍利子。

    这样的变化一生出,整个五劫升天门同时一震,门户之上化出奇异的梵文,虽然力量没有提升,但本质在恢复。

    是的,是在恢复。

    五劫升天门虽然伴随陈岩穿越而来,但他两世都不知道其来历,唯一能够确定是此法宝受损严重,远远不是全盛时期。

    “世界坐标,”

    陈岩看着门户中飘荡的种子,最深处的坐标愈发清晰,若有若思,或许自己找到了恢复五劫升天门的另一个途径。

    “慢慢来。”

    陈岩展袖收起五劫升天门,站起身。

    抬眼看去,山中岚气出于深谷,和纤云相接。

    天光一映,有一种五彩缤纷的绚丽色彩。

    远处的崖,近处的树,身边的鸟儿。

    真的是斜风细细,瑶草离离,好一个山中景象。

    “这是哪里?”

    陈岩收回目光,刚要取出堪舆图,突然之间,腰间一声清音响起。

    “嗯?”

    陈岩低下头,发现清音来自于一个罗盘,中央指针呈现墨鱼状,身大头尖,笨拙可笑。

    此时罗盘上的指针转动,划出轨迹。

    “是红玉在附近。”

    陈岩先是一喜,可是等看清楚罗盘上传来的零散消息,神色马上阴沉了下来,哼了声,道,“好大的胆子。”

    轰隆,

    话音一落,陈岩进入万魔灾星,然后一道惊天的星气冲霄,往东北方向而去。

    新山地界。

    层水叠光,星月入内。

    重重莲花盛开,晶莹剔透,云光一照,有一种玉质的光彩,上下飞动,叮当作响。

    安红玉站在中央,裙裾飘飘,她纤纤玉手抖动,无量的月光升腾,凝成广寒之气,然后化为百丈冰封,展翅振翼,清音嘹亮。

    哗啦啦,

    冰凤高贵优雅,眸子银白,每一次振翼,都带动层层的冰霜,冻结四周。

    轰隆,

    轰隆隆,

    正在此时,数道精光冲霄,纯粹凝练,打在冰凤之上,强烈的气机碰撞,幻化出绚丽的烟花,五颜六色,不断生灭。

    “交出宝物,饶你不死。”

    正东方,横有一艘飞宫,金玉铸造,雕龙画凤,强悍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显示出主人不可违逆的意志和力量。

    “怀璧其罪,你不要自误。”

    正南面是一架云榻,帘拢挑起,挂在冰冷冷的玉钩上,四角上点缀着宝灯,莹莹的光亮落下,映照出女子姣好的面容。

    除了两人之外,周围还有其他几个组合,都是借助强大的法宝,众人合力,发挥出的力量未必是弱。

    众人蜂拥而来,虎视眈眈,都不安好心。

    “真是麻烦。”

    安红玉玉足踏水,容颜清冷,肌肤上泛着淡淡的光晕,像月宫中的仙子一样,明显修为又有提升。

    叮当,

    安红玉屈指一弹,半弧形的光华中,一颗宝树散开枝叶,像是梧桐,通体霜白如雪,交横有月印条纹。

    叮叮当当,

    每时每刻,宝树上都涌出一股清亮的气机,进入她的体内,然后再传回宝树。

    一个大循环,就有大变化。

    这是大机缘,可是同样引来了大灾难。

    “该怎么办?”

    安红玉看着外面的人影,她知道,自己借助此地而激发的禁制法阵,支撑不了多久,要是一旦被攻破,以自己的力量,恐怕连逃脱都逃脱不了。

    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

    “不能放弃。”

    安红玉咬了咬银牙,她有一种预感,机缘巧合下得到的宝树,关系到她以后凝结金丹的关键,死都不能放弃。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安红玉深吸一口气,用手一点,真气贯通,激发地气,大阵的力量升腾,半空中的冰凤虚影再次膨胀,抵挡各路的攻击。

    哗啦,

    冰凤脚下显出宝树的虚影,像是梧桐,枝叶霜白。

    凤栖梧桐,鸣声九天。

    这一刻,原本的禁制法阵威能大涨,由摇摇欲坠变得坚固起来。

    “负隅顽抗,不知死活。”

    东首飞宫上冷峻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一只擎天大手飞出,五根手指伸开,如同五座山峰一般,猛地拍下。

    “去。”

    南方云榻上的女子也不甘落后,玉手一抖,自指尖升起一点白光,猛地拉长,却是一根细细的蚕丝。

    哗啦,

    蚕丝展开,晶莹剔透,却泛着幽蓝的光华。

    甫一出现,就有一种令人难受的感觉弥漫,显示出其惊人的毒性。

    乍一看,谁也不会想到,看上去精巧美丽的蚕丝,实际上是曾经在上万种毒液中浸泡,然后再经过十年以上的淬炼才成形。

    蚕丝一动,不知道收割过多少冤魂。

    轰隆,

    轰隆隆,

    几乎在两位金丹宗师动手的同时,其他几个虎视眈眈的势力也各自催动座下的法器,或是宝印,或是砚台,或是扁星,遥遥攻击。

    众人都是聪明人,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打破禁制法阵,至于以后宝物的归属,到时候自然是再一番争夺。

    现在他们可以算得上同心同德,劲往一块使,没有内斗。

    轰隆隆,

    六七道力量击中冰凤,让其发出一声哀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