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雷成青雪千重浪 剑如霹雳追人魂
    虚空中。

    水居下,雷在上。

    望之若金白交射,惊虹起舞,龙腾于天,森森立立,重重叠叠。

    乍一看,若汪洋席卷,铺开如画。

    轰隆隆,

    风起激荡,浪高三叠。

    水音,雷光,星辰,三力齐发,铺天盖地,弥漫空间。

    声势之大,气象之壮阔,非常罕见。

    天宫中的男子豁然起身,身上的白蟒袍猎猎生风,他看着这惊人的一击,即使是以他的自负,都不敢说能轻松挡下。

    安红玉俏生生立在大星上,余发垂腰,上面的铜环叮当作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

    “吞天噬地,归于无量。”

    何云玉颜如霜,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最高,清叱一声,玉瓶举过头顶,上面烟霞缭绕,玄音清越,瓶口和瓶底陡然幻化出两个古老的篆文。

    篆文玉质金章,熠熠生辉,前天后吞,蕴含无量玄妙。

    吞天之道,无穷无量。

    在强大的压力下,何云也是拼了命。

    轰隆隆,

    说时迟,那是快,雷光水光星光只是一冲,已经进入宝瓶,里面的各种毁灭力量顿时爆炸,将瓶中的空间炸的四分五裂。

    叮当,叮当,叮当,

    瓶身之上,显出画面,有雷云密布,有水漫天穹,还有万千星辰摇曳,三种力量碰撞,发出清音,一声声,催人命。

    何云只觉得手中的宝瓶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到最后,她几乎要拿不到了。

    “不好。”

    这个念头刚起,只听轰隆一声,宝瓶炸开,郁郁青青的光华自里面射出,直冲云霄。

    “啊,”

    宝瓶一破,精气溢出,和之心血相连的何云马上就受到影响,体内气机紊乱,法力断续。

    轰隆隆,

    趁着这个机会,六十四位星辰神将降临,同时手持利刃,演化为星辰杀阵,一道煞气冲天,形似大旗,上面渲染血线,代表着灾难和毁灭。

    何云躲闪不及,身子被击飞,幸亏她有护体宝光护身,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

    “可恨。”

    即使是这样,何云依然被打的狼狈不堪,颜面尽失。

    “斩。”

    陈岩居高临下,将景象尽收眼底,毫不犹豫,无形剑出手,自上方击落,笔直向前。

    轰隆,

    没有以往的变化,也没有任何的曲折,这一剑完全是引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无所不在的大日力量,金灿灿,明晃晃,宛若天威。

    这一刻,天上的大日光芒大盛,无量的流火金焰投下,将整个空间都化为金黄。

    天地之间,万物消失,只剩下这样不可阻挡的一剑,横空出世。

    所有的色彩都被抽离,剑光却璀璨如画。

    轰隆,

    何云骇然变色,在这一剑之下,整个人都被震慑,反应似乎都慢了半拍,没有完全躲过。

    咔嚓,

    剑光斩下,何云被一剑斩成两截。

    “死了?”

    安红玉见此,挑了挑黛眉,只是奇怪的是,场中没有任何的血迹,仿佛成两半的不是尸身,而是木头一样。

    “木头。”

    安红玉想到金丹宗师的各种保命手段,有了判断,继续往下看。

    果不其然,

    少顷,一点金芒自场中冒出,左右一分,化出一个人影,堕马髻,凤尾裙,玉颜雪白,纤腰盈盈,正是何云。

    只是这个时候的何云没有了刚才万事万物都在自己掌握的从容,整个人摇摇欲坠,说不出的虚弱。

    很显然,对方虽然逃得性命,但不是没有代价的。

    “替身之术?”

    陈岩没有意外,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保命的手段很多,一击杀不死才是正常,毕竟开始参悟规则之力了。

    “看你能躲过几下。”

    陈岩屈指一弹,无形剑倏尔一转,敛去刚才的金黄如大日,再次恢复到原本的复杂多变,千百的剑芒碰撞,自四面八方****。

    与此同时,陈岩念头一起,脚下的玄冥真水节节升高,浪翻浪卷,往来横移,封锁虚空,断去退路。

    前有剑光斩杀,后有玄冥真水阻挡,一前一后,天衣无缝。

    “起。”

    何云咬着银牙,祭出一粒宝珠,护住身子,只是她刚才挨了一剑,元气大伤,再面对无所不至的攻击,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

    越打,越是吃力。

    到最后,剑光缠绵如织网,杀机密布,让她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真是痛快。”

    安红玉站在大星上,看着堂堂的金丹宗师,纵横无敌的人物,在剑光之下,狼狈如丧家之犬,只觉得一股喜悦自心中升起,顺着经脉向上,到了自己的双颊,化为殷红。

    出气,非常出气。

    整个人精神焕发,从里到外透着精神。

    天宫中的男子可是不一样,他皱着眉头,用手点着王座上的扶手,啪啪啪的声音,显示出内心的犹豫。

    这样的局面,不是他满意的。

    轰隆隆,

    水光肆虐,剑气却是神出鬼没,每一次斩出,都是在有形无形之间,虚实变化里面,蕴含着深沉的杀机。

    杀机深重,汪洋澎湃,看似无形,却是致命。

    何云都能感应到剑光的锋锐,刺到眉宇间,让她心里发凉。

    “这样不行。”

    危急时刻,何云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她护身宝光一振,震开周围的剑光,冲着天宫,道,“道友,唇亡齿寒,不得不察啊。”

    “唇亡齿寒。”

    天宫中的男子很不喜欢这四个字,可是陈岩的强势却出乎他意料,他自己对上,都没有把握战而胜之。

    要知道,对方要是真的击杀掉何云后,肯定会和自己动手的。

    原因很简单,宝树这样的宝贝,没人会愿意放弃。

    自己不放弃,对方不放弃,就会有冲突。

    “还敢胡乱生事?”

    陈岩哼了一声,剑光更急,拢在袖中的八景金阳宝镜也在积蓄力量,准备杀招。

    他早料到这个局面,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加快力量,争取在另一个金丹宗师出手前解决掉。

    轰隆隆,

    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这个时候,天宫上的男子终于坐不住了,身子一起,一道通天彻地的力量降临。

    轰隆隆,

    力量自外到内,击破剑光,将何云救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