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浮空寺上次日新 花开两枝非同门
    ps:大家中秋快乐!

    天穹上。

    日月交辉,流光溢彩。

    重重叠叠的明焰在地上盛开,颜色如故。

    这是刚才日月发威后留下的痕迹,最上面则是晕开小小的涟漪,方逝方生,方生方逝。

    生灭不定,似幻是真。

    陈岩不知道手持花篮的女仙的来历,但明白对方的修为应该是元神或者以上,这可谓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绝世人物。

    可是即使是这样的绝世人物,在触动日月生神黄天宫的禁制后,依然是被天上的日月化为灰烬。

    想一想,就觉得恐怖。

    至于其他人,更是被震撼地说不出话来,场中安静都落针可闻。

    陈岩很快从这种震惊中清醒过来,看到对面懵懵懂懂的何云,长啸一声,手中的无形剑斩出。

    轰隆,

    万千剑光凝练,如同星河倒悬,来到人间,结结实实地打在何云身上。

    “啊,”

    何云猝不及防下,惨叫一声,整个身子轰然一声裂开,化为清气流散。

    “咄。”

    陈岩法剑不停,连续爆出耀眼的光华,又是万千的剑芒射出,准确地点在每一道清气之上,硬生生将之斩杀当场。

    不到半个呼吸,何云消失在天地间。

    啪,

    陈岩大袖一挥,将漂浮的袖囊收起,转过身,目光看向东山王,幽邃深沉。

    “这个,”

    东山王止住步子,背脊上一股冷意向上冲,这个变化实在是太糟糕了。

    “剩下你了。”

    陈岩提剑向前,刚才虽然斩杀了何云,但中间可是受了不小的惊吓,正好拿这个家伙出一口气。

    “战就战!”

    东山王本来就是强硬的性子,断喝一声,精气冲天,倏尔演化为画卷,表里山河,壮志凌云,有背负青天之厚重。

    “咄。”

    陈岩一看,念头一动,同样掐了个道诀,身后浮现出百丈画面,青天在上,白水临下,水鸟栖息于石间,动静相映。

    轰隆隆,

    两种力量碰撞,寂静无声,归于虚无。

    “咦,”

    东山王真的奇怪了,他身子一摇,倏尔化出上百只手臂,上上下下,各捏拳印,或快如霹雳,或形似闪电,或侵略如火,或霸道刚猛。

    轰隆隆,

    只是眨眼之间,就是上千拳打出,虚空崩塌,黑洞隐现。

    “咄。”

    陈岩脚下一扯,法力盘旋,同样幻化出上百只手掌,按照当日从真阳神钟记忆中得到的发出,拳意贯通,如诗如画。

    轰隆,

    两人再次碰撞,力量大同小异,本质相同。

    “你到底是谁?”

    东山王停下脚步,古铜色的肌肤露在外面,虬筋盘踞,凸起如包,他上下打量着陈岩,目中满是惊讶疑惑,道,“你怎么会我们浮空寺的功诀?”

    “浮空寺?”

    陈岩目光动了动,看来真阳神钟和这个势力有不小的关系,以后回去可以问一问。

    “我们浮空寺的神通道术是不可能泄露的。”

    东山王声音低沉,对方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根本和自己背后的宗门没有联系,按道理说是不可能了解浮空寺的神通道术的,更不要提能施展的像模像样。

    “难道是和那件事有关?”

    东山王蓦然想到宗门典籍中记载的一段隐晦的历史,当年宗门发生过大乱,有重宝逃出,下落不明。

    “要是这样的话,”

    东山王念头转动,这可是意外的收获。

    “嗯?”

    陈岩故意使出真阳神钟中记载的法门,就是一个试探,因此他一直看着对面人的神情,现在一见,心里咯噔一声,看来事情的发展不妙啊。

    这一下子,可能和对方扯不上什么同门之谊,反而引起了不必要的祸端。

    真阳神钟那个家伙,来路不正。

    “杀。”

    想到这,陈岩断了和对方联手的心思,念头一起,无形剑铮然而鸣,森森然剑光突兀出现,大日浮于其上,浩浩荡荡。

    “哈哈,以后再见。”

    东山王却没了斗法的心思,身子一摇,陡然间化为一缕青烟,飘忽不定,聚散无形,只是一个闪烁,就消失在眼前。

    哗啦,

    青烟飘渺,似乎不存在于现在,而是来自于未来。

    “未来离合灵青烟?”

    陈岩识得这门神通,剑眉一轩,就要继续攻击。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煊赫澎湃的灵机由远而近,煌煌若日月亲临,虚空中玄音大作,天花坠落,到地面之上,叮当作响。

    轰隆隆,

    澎湃若江海般的压力,直指陈岩,让他觉得好像心口压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

    “是土著修士。”

    陈岩感应到气机,想了想,还是放弃追击,大袖一展,来到大星中。

    “有人来了?”

    安红玉修为稍逊一筹,可是来人气机浩瀚张扬,不加掩饰,她也能感应到。

    “是啊。”

    陈岩笑了笑,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热闹啊。”

    轰隆,

    少顷,一道赤焰金火从天而降,层层叠叠的明光向四面八方散开,凝若莲花,一个人影立在上面,头戴金冠,身披法衣。

    看上去只有十七八,面容俊美,气质阴柔,只是眸子却深不见底,有一种阅尽万物的沧桑和平静。

    “掌教。”

    宝印中的三人见到,连忙自里面转出,拜见行礼。

    “起来吧。”

    申中宽手按玉如意,声音平静,吩咐道,“你们三人大功一件,回去之后,宗门自有赏赐。现在退后,小心观战。”

    “是。”

    三人答应一声,立刻往后,他们刚才也见识了金丹宗师的大战,少有波及,恐怕会粉身碎骨。

    “嗯。”

    申中宽说完之后,目光投向半空中的大星,眸子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逝,道,“在下申中宽,见过这位道友。”

    “本座名陈岩。”

    陈岩稳稳当当而立,衣袂带风,道,“申道友千里迢迢而来,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陈岩而来。”

    申中宽目光中有锋锐之色,道,“阁下这样的外来之人,连番破城,杀烧掠夺,导致民不聊生,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哈哈。”

    陈岩大笑,道,“大言不惭,就凭你自己?”

    轰隆,

    话音一落,两道声音不分先后响起,道,“再加上我们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