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剑中说有三分势 不疾不徐计上头
    少顷。

    自东南方腾起一道画轴,夭矫如惊虹,横跨而来。

    周围氤氲清光,若羊脂白玉,纯白一片。

    天光一照,似白雪皑皑,泛着冷芒,有日,有月,有山,有水。

    清音环绕,叮当有声。

    画轴往下一落,徐徐展开,自里面走出一个女子,白衣白裙,黑发垂腰,丹凤眼,柳叶眉,红唇薄薄的,有一种刻薄之相。

    她盯着陈岩,美眸森然,杀机弥漫。

    哗啦啦,

    几乎在同时,黑水滚滚,叠浪滔滔,百丈天河从天而降,里面千星摇曳,照入水中,五彩斑斓。

    轰隆,

    刘宪出现在场中,大袖一展,收起天河水。

    三位金丹宗师,呈品字形。

    澎湃的气机直冲云霄,结成异象,让四方风起云涌。

    明神宗,天月道,昊日宫,三大势力,三位大人物,齐齐出动,声势惊人。

    “三位金丹宗师。”

    安红玉俏脸变色,玉手抓住宝树,声音中有少许艰难,道,“这可麻烦了。”

    “没事。”

    陈岩眸子平静,目光自三人身上掠过,不疾不徐,开口道,“你先回大星中,让我来应付他们。”

    “嗯。”

    安红玉知道自己也帮不上多少忙,没有多说,立刻提起裙裾,往里面走。

    “三个人。”

    陈岩待安红玉离开后,负着手,左看右看,道,“有点意思。”

    “少在这里装模作样。”

    白衣女子葛天容柳眉一竖,用手一引,一道光华自身后飞起,倏尔一分,化为阴阳刀气,一黑一白,锋锐逼人。

    叮当,

    黑白两道刀光乍起,如出水蛟龙,摇头摆尾,径直杀了过来。

    狠辣,非常狠辣。

    刀光不快,但其中的狠辣之意,前所未有。

    “咄。”

    陈岩神情不变,念头一动,无形剑自天门中跃出,轻轻一抖,同样化出两道剑光,迎了上去。

    剑光一起,大日映在剑身。

    明明煌煌,堂堂正正。

    两种力量,一种是阴毒狠辣,剑走偏锋,一种是璀璨光明,大日在身,可谓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

    轰隆隆,

    刀光碰上剑气,炸开涟漪,音爆之声,连绵不绝。

    葛天容手一招,收回阴阳刀气,美眸中寒意一闪而逝,通过刚才的交手,她就知道,对面的这个家伙真的有嚣张的本钱。

    难怪可以斩杀同境界的修士,别的不讲,光是雄浑的法力,就是极为少见。

    最起码,在她认识的人中,没人能够和对方相比。

    陈岩也是眯起眼,这是他第一次面对日月生神黄天宫中的土著金丹宗师。

    从刚才的交手来看,对方的神通道术别具一格,又占据本土之力,对规则的运用超过外人,并不好对付。

    要是拿北自己斩杀的那个何云来比较的话,或许还要比她强上少许。

    不得不讲,日月生神黄天宫中的地利,不容忽视。

    想到这,陈岩一扶头上星冠,细细密密的篆文自体内浮出,倏尔上顶勾勒,下尾相连,左右一绕,化为锦绣仙衣,日月在望,山河萦前。

    轰隆,

    陈岩掐了个道诀,体内的灵窍一荡,顿时吐出丝丝缕缕的精气,和仙衣融合,不分内外。

    “有五岳真形图护身,倒是可以试一试。”

    陈岩祭出宝图后,口中发出一声清啸,掌中无形剑陡然间斩出,凌空击下,若飞龙在天,其血玄黄。

    轰隆隆,

    剑光在半空中爆开,一化为三,分击三人。

    或是凝若霜雪,森然刺骨。

    或是曲绕在心,诡异神秘。

    或是有形无形,神出鬼没。

    三剑对三人,各有不同,神乎其技。

    “好大的胆子。”

    “猖獗。”

    “找死。”

    陈岩这一动作,却是引得在场三位金丹宗师大怒。

    一人面对他们三人,居然敢主动挑衅攻击,简直是视三人如无物,其中的嚣张和高傲,毫不掩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杀。”

    白衣女子葛天容性子最是冷厉,她玉手一摇,阴阳刀气自身后再次转出,一黑一白,首尾相继,如同太极鱼。

    叮当,

    阳刀飞出,拦下剑光,而阴刀则划出诡异的弧线,泛着冷芒,直指陈岩。

    “咄。”

    刘宪同时出手,天门上云气如潮,凝为真水,最中央托起一枚宝珠,金灿灿,圆润润,绽放无量祥光。

    叮当,

    宝珠一转,一种无形的力量发出,定住斩杀而来的剑光,然后再是一转,剑光光华由暗淡到璀璨,居然反射了回去。

    至于申中宽,则是三人中修为最为精深之人,他根本不动用法宝,而是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

    轰隆,

    尚未临身的剑光陡然间爆炸,化为尘埃。

    “来而不往非礼也。”

    申中宽上前一步,大袖飘飘,风起云涌,背后龙影惊天,呼啸四方,道,“接我一招!”

    轰隆隆,

    千龙长啸,声裂苍天。

    正是荒龙杀阵,锐不可当。

    “咄。”

    陈岩裹起一道剑光,纵身而起,先是灵活地躲过阳刀袭击,然后再次避开反弹来的剑气,最后落入荒龙大阵中。

    叮当,叮当,叮当,

    这一次躲闪不及,虽然避开了绝大部分的力量,但余力不减,仍然打在他的身上。

    哗啦,

    攻击一落,五岳真形图所化的仙衣顿时起了反应,层层叠叠的青光升腾,演化日月山河,包罗万象。

    五岳真形图果然了得,陈岩只是感到身上一震,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然后就冲出了荒龙大阵,安然无恙。

    “哈哈。”

    陈岩驭剑飞行,似缓实疾,给人一种非常从容的样子,开口道,“三位金丹宗师?不过如此,真是让人失望。”

    三人脸色铁青,就是最为深沉的申中宽都眯起眼,眸子中射出寒芒。

    陈岩放完嘲讽后,身子一跃,重新回到大星中。

    刚才的局面看似轻松,实际上是千钧一发,要是一个不及,陨落提不上,但一个重伤是少不了的。

    当然,陈岩也不是故意视众人为无物,随意挑衅,刚才他这一手,就是要试一试三人的斤两,好为接下来的动作做准备。

    “现在看来,要想一想办法了。”

    陈岩屈指一弹,何云的锦绣浮在身前,上面的荷花印记,非常清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