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星织阴阳造化权 日月生辉宝树悬(第三更)
    ps:今天第三更,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陈岩振袖起身,展目看去。

    大星中,层崖流涧,松石奇古。

    有日,有月,有星,有花,有雷霆。

    可看,可观,可坐,可风,可欣赏。

    时而还有仙鹤清唳,白猿出没。

    以往的戾气杀戮凝而隐藏,引而不发,一种平平和和,缠缠绵绵的意境弥漫。

    不偏不倚,不疾不徐,自是正道。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景象尽收眼底,心中有数。

    以往的大星,锋芒毕露,一出则腥风血雨,灾难降临,威风固然是威风,但太过暴戾,不是长久之道。

    经过这次重塑池井,凝练九窍,才是阴阳合一,向上的成长性完全打开。

    轰隆隆,

    陈岩念头一起,九个池井生出吞噬之力,将外面的元气纳入其中,无论是多么狂暴激烈,经过转化之后,都是精纯绵和。

    “九宫连心,诸元之爆。”

    陈岩再次打出法诀,九个池井如同心脏般搏动,上面分别凝出水光,星光,日光,雷光,剑光,木光,魔光,血光,佛光,等等等等,只是有的光明,有的暗淡。

    大小不一,毫光不同,显得不太协调。

    “以我的境界,暂时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陈岩感应着大星反馈回来的力量,原本虚弱的法身得此助力,很快就恢复到全盛时候,隐隐还有精进的味道。

    炼制法宝,本身就是一种修行,是对自己所有的道术神通,乃至于对于规则,对于天人大道的感悟,进行系统的梳理和洗礼。

    特别是炼制像万魔灾星这种级别的法器,千头万绪,非常复杂,一旦成功,得到的好处也是非常之多。

    “万魔灾星,万魔灾星。”

    陈岩念叨了两句,这件法器已经发生了蜕变,再叫这个名字已经不太合适,顿了顿,道,“等以后我将九窍圆满之后再起名字吧。”

    哗啦,

    这个时候,虚空之中,陡然间绽放出无量的光明,上千轮新月徐徐升起,悬于其上,或大或小,清清冷冷。

    新月之中,光彩流转,有仙子,有桂树,有玉兔,到最后,倏尔隐去。

    少顷,异象散去。

    安红玉踱步出来,眸子晶莹如雪,身后宝树浮沉,枝枝丫丫,挂着似有形似无形的月牙,一直垂到地面,不断生灭。

    看得出来,她炼化宝树后,有了不小的进步。

    “这是怎么了?”

    安红玉一出现,就看到胖娃娃坐在陈岩脚边,哇哇大哭,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委屈极了。

    由于哭得太久,小东西已经开始不断打嗝,一边打嗝一边哭,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哇啦啦。”

    小东西嚎啕大哭,连生人都不怕了。

    “没事。”

    陈岩摆摆手,将自己重新炼制万魔灾星之事讲了一遍,道,“取了小东西几滴精血,以从你那得到的心印地灵密册,再加上现在不缺精气,很快它就能恢复。”

    “嗯。”

    安红玉点点头,胖娃娃是天生灵药,实际上它的精血并不是一般的精血,而是精气神化物,当然非常珍贵,也不好恢复。

    不过现在大星中的资源得天独厚,又有密册辅助,应该没有问题。

    “哇哇哇,”

    胖娃娃继续哭,小腿还不断地乱蹬。

    啪,

    陈岩看了一眼,屈指一弹,一道柔和的力量发出,正好打在胖娃娃光滑的脑门上,不轻不重,力量恰好。

    噗通,

    胖娃娃翻了个白眼,仰天跌倒,不一会,就沉沉睡去,打起小呼噜。

    轰隆,

    陈岩手一引,千百重的精气化为伞盖,浮在胖娃娃小身子上,徐徐转动,进行滋养,然后转过身,对安红玉道,“你怎么样?”

    “有不少的收获。”

    安红玉细眉一蹙,显得有点懊恼,答道,“可惜还是见不到门径,只是让我自己的冰凤广寒气上了一层楼。”

    陈岩仔细打量了一眼宝树,感应着上面的气息,等了一会,笑道,“我刚才炼制大星,参悟出一点阴阳之道,或许对你有帮助。”

    轰隆,

    话音一落,他上前一步,体内灵窍一动,接引大日之力降临。

    哗啦啦,

    稀稀疏疏的光线,自天穹垂落,穿过大星的禁制,一层接一层,缠绕到宝树上面,平添一层金灿灿的色彩。

    哗啦啦,

    金光越来越多,只是片刻间,就化为一轮轮的大日,金灿灿,明晃晃,亮晶晶。

    轰隆,

    宝树立刻生出反应,千轮明月再次浮现,若有若无,和大日相对。

    日月交辉,阴阳相合。

    只是刹那,这种日月光辉已经弥漫整个大星,一呼一吸,金白****。

    “啊。”

    安红玉情不自禁地受到宝树的牵引,体内的真气倏尔涌出,化为冰凤,鸿前麟后,燕颔鸡喙,蛇颈鱼尾,鹳颡鸳腮,龙纹龟背,晶白一片。

    冰凤跳上宝树,仰头清鸣。

    声音高亢,越拔越高。

    陈岩眯起眼,看着冰凤栖在宝树上的异相,身子一摇,大日托举,金灿灿的明光之中,一个庞然大物升起。

    不是三足金乌,而是大鲲虚影。

    轰隆,

    大鲲游到宝树上,摇头摆尾,吞食火焰,金灿灿的光华萦绕周身。

    冰凤看到大鲲,眸子中显出很拟人化的神情,它轻轻一抖翅膀,来到大鲲近前,翩翩然起舞。

    是的,就是翩翩起舞。

    舞姿优雅,高贵,美丽。

    而大鲲则是在优哉游哉,听吞食日光和火焰。

    轰隆,

    两种力量纠缠,日月交辉,********,天地之间,天花乱坠,异象连连。

    “果然没有错。”

    陈岩感应着自宝树中反馈过来的月华之力,眼中蒙上了一层晶莹的冷光,半月,弯月,圆月,等等等等,各种画面流转。

    “是冷月之道理。”

    陈岩不敢怠慢,立刻盘膝而坐,天门上水光连绵,升起一缕满月,然后化为弦月,再化为满月,周而复始,层层递进。

    轰隆,

    陈岩法力一起,惊天动地,左眼化为大日,右眼凝成冷月,一阴一阳,彼此交联,一种玄之又玄的青气衍生,充塞大星。

    这一刻,陈岩和安红玉通过宝树,神念相交,日月齐辉,马上引动了虚空中浩瀚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