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奋起凶威蛇吞象 血图悬空摄人心(第三更!)

第四百六十六章 奋起凶威蛇吞象 血图悬空摄人心(第三更!)

    今天第三更,求下订阅!

    八角天宫里。

    青松翠竹,绿荷覆水。

    春鸟与秋蝉,鸣声断相续。

    玉树绕台匝,青藤上石阶。

    平和,幽静,典雅,精致,平平和和,森郁宁静。

    倏尔之间,一声惊天大响,继而水光肆虐,上面覆盖有雷霆,有日芒,有月华,有星辰,有剑光,有杀戮,等等等等。

    轰隆隆,

    水光翻卷,连环爆炸,不可抵挡的毁灭之力弥漫,将宫中原本的美景全部撕裂,半点不剩。

    轰隆隆,

    先是雷音轰响,越拔越高,余音上转,清越之中有杀机,携带天威,令人战栗。

    然后剑光骤起,森森然,若霜山横空,肆无忌惮,碰之则斩。

    再是血河降临,杀戮,混乱,灾难,死亡,无穷无尽。

    最后是日月星三光齐出,光芒所指,统统化为灰烬。

    这一次的攻击,彻底将八角天宫打的支离破碎,各种不受控制的能量乱窜,交相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真的是火舌乱吐,烟气熏人,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咔嚓,咔嚓,咔嚓,

    大星继续向前,伸出的九根似龙角,像大枪,若长戟般的尖刺,深深地扎入天宫中,疯狂地吞噬天宫中的精气。

    九大池井上面冒出水花,汩汩有声。

    八角天宫受此重创,原本的防御法阵体系彻底崩盘,用一句门户洞开来形容绝不过分。

    这样的局面下,万魔灾星就没了顾忌,没了阻挡,大口吞噬其精气,要将之完全融合到体内。

    “哈哈,好一件法宝。”

    陈岩大笑,八角天宫海量一样的精气进入大星,然后沉淀在九大池井中,他马上就感应到其缠缠绵绵的本质,甚至还有不少的禁制法阵的玄妙。

    “痛快。”

    大星若牛饮一样,吞噬之力越来越强,还保持和大星合二为一的陈岩,自然是同样有很大的收获,刚才损失的元气恢复了大多半。

    “该死!”

    陈岩痛快了,可是葛天容却快要发疯了。

    她看着周围肆虐的雷光,剑光,血光,俏脸含煞,杏目圆睁,这下子,整个八角天宫算是彻底毁了。

    刘宪最为心疼,要知道,这八角天宫可是他们昊日宫的镇宗至宝的一件,现在毁了,打击可想而知。

    申中宽冷着脸,神念散开,俯视着下面支离破碎的天宫,很快有了判断,道,“八角天宫保不住了,我们出去。”

    说完,他大袖一展,提起一道遁光,轻轻一折,就到了半空中。

    “哎。”

    刘宪和葛天容对视一眼,跺了跺脚,只能跟了出去。

    “怎么办?”

    刘宪来到申中宽身边,目光扫过下方正在逐渐变小,气机逐渐减弱的天宫,心疼的难受,前有旧恨,又添新仇,他是不肯罢休的!

    “不能让他好受。”

    申中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脸色难看,几乎冷的能够刮下一层寒霜来,他继续道,“他想吞下八角宫,也不怕崩坏了牙口。现在这大星不能动,就是个活靶子,我们下手。”

    “好。”

    刘宪答应一声,手一挥,一个拳头大小的土黄珠子打出,然后迎风裂开,化为万万千千,吸收周围的土行元气,剧烈膨胀。

    不到三个呼吸,层层叠叠的山峦浮现,都是呈现土黄色,厚重的气息降临,径直压了下去。

    “杀。”

    既然对方无处可躲,葛天容也下了狠手,她法力运转,节节拔高,只等到了顶峰,才娇叱一声,黑白刀光化为千丈,撕裂天穹。

    至于申中宽,身为掌教,法力更是如渊如海,一动之间,虚空响应,漫天赤金焰火落下,熔炼一切,刚猛霸道。

    “来势汹汹啊。”

    陈岩看了一眼,不急不慢,念头一动,八景金阳宝镜腾空而起,滴溜溜一转,镜光高悬,反射攻击。

    “革天之道,星辰创世。”

    六十四具革天傀儡也在安红玉控制之下,跃然而出,结成革天换日大阵,创世之后,再换天颜。

    两道防线,拦下了不少的攻击,可是三位金丹宗师含怒出手,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仍然有不少的余力落下来,恐怖的毁灭之力宣泄着他们的怒火。

    重山,刀阵,烈焰,三重攻击,一重比一重猛烈。

    看样子,不把陈岩连同大星毁灭,誓不罢休。

    “来得好。”

    陈岩微微仰起头,眸子中映照出凶狠的攻击,现在大星吞噬八角天宫无法动弹,可不代表着没有抵抗之力。

    “起。”

    陈岩念头一动,大星表面,血芒跃空,密密麻麻,须臾之后,勾连交错,凝成一幅画卷,从上到下垂到地面。

    仔细看去,画卷长有百丈,宽有百尺,正中央是无尽的血河,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去,波涛浪涌,却是诡异的死寂无声。

    轰隆,

    当攻击碰到画卷之时,突然之间,血河浪起,从里面探出一只只惨白的手臂,嶙峋骨头,疯狂一样,吞噬灵机。

    一时之间,鬼音呼啸,魔光冲天,似乎灾难降临,恶世开始。

    噼里啪啦,

    画卷这一下子出现,真的抵挡了绝大部分的攻击。

    其他少许,落在大星本体上,不痛不痒,不仅是没给大星带来伤害,反而是趁机被陈岩祭出池井,将之吞噬,化为能量,补充大星。

    “嗯?”

    申中宽一挑眉毛,刚才画卷出现的刹那,他感应到一股凶戾的杀机袭来,冰冰冷冷,灭绝一切。

    这样的意念,或许是力量不足,但其中的纯粹,却是让人胆战心惊。

    最起码,他本人是没有见多过这样的凶戾之气,似乎来自于太古,难以抵挡,直入灵台,要将人灭绝。

    “什么鬼东西?”

    申中宽眸子深深,这是他碰到的第一个难缠的对手,莫测高深。

    实际上,他不知道,刚才画卷是当日陈岩凝练大星之时,灌输的血海之主的意念,那种古老的存在,震慑诸天,即使是只有一丝一缕,依然是非常惊人。

    修为越是精深,越能感到后面的可怕,不见其底。

    “继续攻击。”

    申中宽压下心悸,大手一挥,继续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