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金猴奋起千钧棒 千变万化逃生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第三更,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丹炉。【愛↑去△小↓說△網w  qu 】

    天发杀音,铮铮然而鸣。

    自炉盖**出一道血气,扶摇而上,横有三千丈,径直冲霄。

    郁郁弥漫,雷霆交织,气象万千。

    倏尔血气化云,云织画卷,徐徐展开。

    千峰万嶂,俱在其中。

    或横或直,或坐或立,或凸或洼,或深若黛罗,或疏若窗棂。

    千千万万的神猿在山间跳跃,咆哮,怒吼,每一头都是狰狞暴戾,毁灭杀戮,无所不为。

    哗啦啦,

    图卷一出,诸天染血,依稀当年腥风血雨。

    “确实是万猿杀天图。”

    李翊如没了侥幸之心,这个鼎鼎大名的法宝,他以前见过力量投影。

    轰隆,

    画卷继续延伸,血云连绵,戾气惊人。

    呜呜呜,

    鬼哭狼嚎之音,有一种天地齐哭的压抑。

    “里面是什么东西?”

    陈岩早退回大星,心里发毛。

    他发现,周围的空间中弥漫着毁灭杀戮的力量,源源不断,居然让万魔灾星一时都冲不出去。

    这样的局面,非常罕见。

    轰隆,

    正在此时,丹炉鼎盖突然高高飞起,先是两只生满金灿灿毛发的猿臂探出,然后一声撕裂天穹的吼声里,跃出一名凶猴。

    此凶猴高有万丈,獠牙外露,目射金光,身披战天杀神铠,腰围万龙裙,手持神棍,脚踏血云。

    甫一出现,就有一种横扫万古的肆无忌惮,杀机之恐怖,令人胆寒。

    叮当,叮当,叮当,

    杀机如实质,凛然压来。

    撞击在大星上,发出叮当的声音,自然成曲,却是如酷寒般冰冻人心。

    陈岩骇然变色,这种骨子里的暴戾,当日他见到的何云身上降临的女仙都无法与之相比,或许只有古老的血海之主能压其一头。

    轰隆,

    扶摇灵珠塔最是倒霉,离凶猴最近,气机如刀似剑,将这件法器打地左右摇摆,却摆脱不了。

    “镇压。”

    四个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他们心有灵犀,连忙运转法力,打入宝塔中枢禁制里。

    少顷,一道宛若七彩虹霞的明光自宝珠中升起,左右一旋,垂了下去,钉在地上,丝丝缕缕,却是极为坚韧。

    明光一出,风平浪静。

    陈岩却是没工夫关注扶摇灵珠塔上四人的动作,他紧紧盯着血云,还有上面那一位獠牙外露,手持大棒,金盔金甲的凶猴。

    吼,

    凶猴一出现,就发出一声惊天咆哮,它双目凶光四射,毁灭天穹,天地震动。

    吼,吼,吼,

    凶猴奋起神棍,打向丹炉上空的九条如龙蛇般的锁链。

    轰隆隆,

    这一碰撞,天崩地裂一样,整个日月生神黄天宫中都生出风暴,天灾*降临。

    “太可怕了。”

    陈岩待在大星中,看得眼皮子乱跳。

    他现在才发现,丹炉似乎是在另一个空间中,层层叠叠,断层连绵,可即使这样,都能影响到现在他们所在的空间,用可怕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真的是,凶猴奋起千钧棒,怒砸锁链脱牢笼。

    可是在这个时候,九根锁链齐齐一震,表面的斑驳褪去,显现出最本质的核心,居然是密密麻麻的篆文,黑白交织,从上到下,不见尽头。

    篆文流转,凝成一篇古朴的经文,字字无量,讲述天地至理。

    如黄钟大吕,深厚清亮,蕴含规则伟力。

    黑白,日月,阴阳,太极。

    光华流转,看似轻飘飘的,但是每一个转动,刷下的黑白神光,却让凶焰滔天的凶猴步步后退,纵然怒吼都没有办法。

    举重若轻,不带任何的烟火气。

    “能够将凶猴压制。”

    李翊如真的是心服口服,赞叹连连,道,“那一位才真的是诸天礼赞。”

    他虽然来历不凡,这么多年来也在诸天世界闯下不小的名声,但和这种真正的大能相比,用萤火和日月来讲,毫不过分。

    那样的人物,早就超脱五行,不在三界,亘古不灭,神通无量。

    甚至有的人讲,真身可能已经去了其他的宇宙时空,如今存在的只是化身。

    李翊如摇摇头,将杂乱的念头斩掉,以他的修为,考虑这个,是自找苦吃。

    吼,吼,吼,

    凶猴发出震天的怒吼,神棒疯狂舞动,可是即使是这样,都是被平静如水的黑白神光逼得后退,马上就要重新退入丹炉里。

    吼,吼,吼,

    凶猴见此,戾气更盛,身子一摇,上面的猴毛根根掉落,落地一滚,居然化为千千万万个凶猴,一模一样,煞气冲霄。

    不计其数的凶猴乱窜,血云膨胀。

    “这是?”

    陈岩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这样的手段,怎么让他想到前世的某个神话小说,都是猴子啊。

    难道并不是只是想象,而是有某种牵扯?

    或者有其他的秘密?

    陈岩若有所思,一动不动。

    场中。

    黑白神光继续刷下,任凭凶猴千变万化,分身万千,可是神光就是无动于衷,任凭天崩地裂,圣心独运。

    一转,一刷,简单到极点,同样也是厉害到极点。

    吼,

    凶猴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越是逼迫,它越是愤怒,似乎是想到了当初的遭遇,原本金灿灿的双瞳完全化为血色,看上去非常可怕。

    吼,吼,吼,

    眼看凶猴就要被逼入丹炉中,重新被封印之时,突然之间,它再次大叫,身子剧烈膨胀,然后轰隆一声炸开,精血洒落。

    血染天穹,凝固时空。

    刹那之间,无数的空间都荡漾着血光,重重叠叠,弥漫无尽。

    “这是?”

    陈岩用手扶着窗棂,往外看,满是震撼。

    这样的自爆,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他真的不敢想象,要不是丹炉在不同的时空中,他们这些人恐怕会瞬间死亡。

    即使是这样,余力波及,贯通诸般空间,传递过来,依然让大星不停摇摆。

    “要疯了。”

    李翊如身子晃了晃,连忙祭出一件法宝,护住灵光,这样的变化,同样出乎其意料。

    咔嚓,

    以自爆的手段,暂时脱出了黑白神光的镇压,下一刻,一道金光跃空而出,晕开血色,只是一跳,来到日月神宫第九重空间。

    哗啦,

    金光落下,看上去离丹炉很近,实际上中间是重重叠叠的空间断层,距离极远。(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