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扶摇浮空锦绣图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穹上。【愛↑去△小↓說△網w  qu 】

    金光跃出,夭矫如龙,然后引臂垂璎,和血云相磨。

    所发之音,铮铮切切,冷意杀人。

    下一刻,

    金光落地,化为一只丈许凶猴。

    同样是獠牙外露,目射金光。

    身披战天杀神铠,腰围万龙裙,手持神棍,脚踏血云。

    比起丹炉中被封印的存在,这个凶猴像个缩小版。

    可是它骨子里中的凶戾肆虐,却是分毫不差。

    在场的每个人被它扫过,都是心中发毛,不寒而栗。

    凶猴扫过全场,目光最后在那一团尚在挣扎的冷峻之光上。

    它雷公脸似的猴面上,满是狰狞。

    任何人都能感应到它的怒意,如惊涛骇浪一样,冲击四方。

    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股妖风,带着浓浓的腥气,有嗜血的味道。

    陈岩心中一紧,暗自戒备。

    李翊如则是神情变幻,似乎还没从对方能够脱困而出的局面中清醒过来。

    至于首当其冲的土著四人,即使是有扶摇灵珠塔相隔,依然是觉得不自在。

    哗啦,

    凶猴踏出一步,空间似乎在他脚下折叠,只是一闪,就到了宝塔前,手中的神棒一戳,禁制法阵纷纷裂开。

    做完这个,凶猴猛地一吸,冷峻之光倏尔收缩,化为心脏大小,让它一把抓住。

    “不好。”

    四人大惊,根本没有看清楚刚才的变化。

    “叱。”

    凶猴口中吐出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它拿起心脏大小的冷峻之光,按在自己的小腹上,皮毛蠕动,正在吞噬。

    “给我拿来!”

    刘少聪刚才镇压这冷峻之光的时候,就感应到其蕴含难言的力量和玄妙,自己久久未突破的关卡都有松动的迹象。

    有这样的感受,即使是他明白眼前的凶猴可怕,依然是毫不犹豫地出手。

    机缘在前,心坚如铁。

    杀天,伐地,斗法,死而不悔!

    其他三个人同样是这样的念头,或是祭出法宝,或是打出神通,非常坚决。

    “快出手。”

    李翊如传音陈岩,声音凝重,道,“不要让他恢复力量,不然的话,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嗯。”

    陈岩点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念头一起,无形剑自天门中跃出,轻轻一凝,剑身上浮现出日月对照的纹理,阐述日月之道。

    轰隆,

    剑光暴涨,似缓实疾,引动四下的日月潮汐,滚滚而去。

    李翊如最是知道凶猴的可怕,玄元宝气长河一运,自天穹上垂下,自里面飞出各种刀光剑影,密密麻麻。【愛↑去△小↓說△網w  qu 】

    场中的四名金丹宗师,加上陈岩和李翊如两个超过一般金丹宗师的人物,共计六个人,这时候是精诚合作,不把凶猴打死不罢休。

    攻击降临。

    赤焰流火,剑光冷意,寒月如钩,宝气长河。

    各不相同,分外凌厉。

    “叱。”

    凶猴眼见诸般攻击,身子一摇,身上金灿灿的毛发根根竖起,自上面冒出血煞,一层接着一层,很是厚重。

    血煞转动,如同磨盘一样,所有的攻击到了近前,都被定住。

    像是入了泥潭,无法寸进。

    凶猴抬了抬眼皮,继续吞噬冷峻之光,每一个呼吸,它身上传来的气息越是恐怖。

    “上玄为元,左尊右卑,玄元纵横术。”

    李翊如施展出压箱底的神通,他的背后无数流光幻彩,勾勒交织,凝成一种深刻的道理,蕴含纵横之术,贯通诸天万界。

    刺啦,

    气机凝练,骤然成型,似乎是一根长长的利矛,自九天落下,直刺而去。

    “去。”

    陈岩同样意识到凶猴的难缠,大袖一挥,两张轻飘飘的符箓升起,然后灵光一闪,如画龙点睛,褪去普通的外表,显露出里面惊天动地的威能。

    轰隆隆,

    两张符箓实际上是以金丹宗师的金丹为根基炼制而成,这一下子催动,发挥的力量,要比金丹自爆还要吓人。

    一时之间,虚空崩塌,地火雷霆,纷纷涌来,充塞毁灭的力量。

    而直接面对凶猴的四名土著修士,更是竭尽全力,一件件法宝,一枚枚符箓,一道道神通,好像不要钱般地往外打出。

    这一刻,简直如同下了一场宝物雨。

    很明显,这一次六人都是尽了全力,攻击的威能比上一次提升了不止十倍。

    咔嚓,咔嚓,咔嚓,

    来势汹汹,即使是凶猴的血煞都抵挡不住,开始节节崩塌,然后无穷无尽的毁灭力量潮水一样涌来,将之彻底湮灭。

    凶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空间风暴,呼啸翻腾,肆虐无度。

    “陨落?”

    扶摇灵珠塔上的四位金丹宗师,运足灵目,全力看去,也没发现凶猴的踪迹,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唯一可惜的是,那玄妙的冷峻光团好像也在攻击中彻底毁灭了。

    于是,他们将目光投向陈岩和李翊如。

    外患已解决,接下来,就是有仇报仇,有宝夺宝。

    刚才的合作尽心尽力,那么即将的斗法,他们同样会全力以赴。

    利益面前,翻脸不认人。

    陈岩却是对四人的目光视而不见,他只是紧紧盯着虚无混洞,眸子化为日月,高高在上,万物无法隐匿,洞彻一切。

    日月两窍圆满之后,他的双瞳开始有诸多神奇玄妙之处,望气而生玄机。

    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应,凶猴不可能就这么消失。

    至于李翊如,是场中最了解凶猴来历之人,更是凝神戒备,半点不敢放松。

    “我们过去。”

    珠中世界里,刘少聪一挥手,四人驾驭法器,绕过刚才攻击引动的空间风暴,冲陈岩而来。

    轰隆隆,

    刚一临近,塔顶宝珠就转出一道明光,光中有棱,锋芒刺人,如薄薄的剑刃,切割过来。

    “这四个家伙。”

    陈岩依旧是盯着凶猴消失的地方,对于宝塔的攻击,只是架起遁光,躲避不还手,在他的眼里,还是凶猴的威胁最大。

    轰隆隆,

    陈岩躲开宝塔的第二道攻击,正在此时,他突然眸子一动,瞳孔深处,掠过一点深不可测的金芒,缠绕血光。

    “等一等。”

    陈岩大惊,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幻觉,而是凶猴未死!

    “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你逃不了的。”

    申中宽哼了一声,他当然不相信,在这样的攻击下,凶猴还能不死。

    说起来,对于他们这样的土著修士来讲,功法不少,天材地宝更是丰富,可长期困于一隅,称王作尊,时间久了,未免刚愎自用,过于相信自己。

    比起谨慎小心,是远不如外来人的。

    “你们是自己找死。”

    陈岩哼了一声,他能看到金芒的跳动。

    “本座等着。”

    申中宽一摆拂尘,从容不迫。

    话音一落,一点血芒凭空出现在宝塔里。

    ps:昨天吃的不合适,肠胃不舒服,很早就睡了,今天只有两更。(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