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八十章 屠杀四真若无物 忽然天外听剑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宝塔中。

    倏尔一点血芒浮现,晶晶莹莹,锐利如簪。

    天光照下,磨如圆壁,晕金射白,交罗生音。

    少顷后,万万千千,散作四方。

    经纬交错,纵横像溪,澎湃凶戾之音,由远而近,刺人眉宇。

    整个过程如同电光火石,从血芒浮现,化为血珠,到现在血河滚滚,将整个宝塔染上一层触目惊心的血色,不到半个呼吸。

    “这,”

    申中宽睁大眼睛,他嗅着弥漫的血腥味道,知道不好。

    “扶摇浮空锦绣图。”

    刘少聪等人这一刻感应到杀机临身,毫不犹豫,全身的法力激荡,激发了扶摇灵珠塔中最后一层防御禁制。

    下一刻,

    金白之光交射,纵横成线,灵机下坠,左右盘旋,渲染色彩。

    只是刹那,阵图升起,上面是小舟叶叶,风自岸来。

    舟头舟尾上,都有纤丽女仙,挽起红袖,素手摘翠菱,笑语声声。

    渔歌互答,潮起潮落,自是锦绣天成。

    叮当,叮当,叮当,

    阵图一起,仙音袅袅,上面的女仙似乎活过来一样,素手纤纤,拨动绿水,森森然的清光挥洒,照入血河中。

    刺啦,

    清光蕴含无量威能,净化邪恶凶戾之意,照入血河中,马上冒出白烟。

    十个呼吸后,血河少了一大片。

    可是还没等四人放下心,突然之间,虚空中响起古老而又玄妙的吟唱,似是真正的战歌,从无尽的时空而来,带着莽莽的苍凉和愤怒,战天伐地,至死不悔。

    战歌一起,血河立刻恢复,并且再上一层楼。

    “这,”

    四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岩眸子中化出日月,明察秋毫。

    宝塔中的珠中空间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纤毫毕现。

    血河潮起,戾气大盛。

    里面的人是真的危险了。

    想到这,陈岩当机立断,传音给李翊如,道,“李道友,你应该知道凶猴的来历?”

    “年代太过古老,我也只知道一爪半鳞。”

    李翊如神情凝重,道,“不过凶猴当年是威慑诸天的凶人,百战不死,无法磨灭,即使是被封印了这么久,力量削弱,恐怕我们也很难是对手。”

    陈岩则是想到从大头娃娃那里得到的知识,他看了看恢复平静的丹炉,上面牵着如龙如蛇的锁链,平静了一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脱身出来的应该只是凶猴的一缕意志,它的真身还在不知名的时空封印。”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见识。”

    李翊如微微有点惊讶,随即点头,道,“要是凶猴的真身出现,别说我们,就是真正全盛时候的天仙到此,也得落荒而逃。”

    “合作吧。”

    陈岩已经看到血河翻滚,凶猴的身形自水中缓缓浮现,狰狞可怕,率先开口,寻求合作。

    “没有问题。”

    李翊如答应地干脆利索,没有任何的犹豫。

    两人都是聪明人,交谈几句后,达成共识。

    只有精诚合作,联手对敌,才有活路。

    在两人达成共识之时,珠中空间已经翻了天,滔滔的血水,四下泛滥,浓郁刺鼻的血腥气,让人闻一闻,都不寒而栗。

    凶猴出现后,腹上的冷峻之光已经吞噬了大半,气息愈发凌厉。

    它手中的擎天大棍一杵,绝强的力量发出,正中锦绣宝图。

    刺啦,

    一声难听的裂帛声音里,上面的小舟翻覆,女仙落水,化为虚无。

    能够阻挡金丹宗师自爆的阵图,竟然挡不住擎天一棍。

    “拼了。”

    刘少聪四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目中的坚决。

    狭路相逢,有进无退。

    背水一战,有死无回!

    申中宽长啸一声,最先出手,气机化为烈焰火龙,髯须如钢针,张牙舞爪。

    这一击,声势浩大。

    凶猴咧嘴一笑,头颅倏尔变大,一口就将火龙吞下,咬得咯咯响,手中的擎天大棍打出,宛若突破了空间的屏障。

    “啊,”

    申中宽大惊,大棍的寒光映入他的眉心,冷意杀人。

    噗通,

    大棍落下,如同秋风扫落叶,申中宽惨叫一声,身子飞起,护体宝光粉碎。

    噗通,

    大棍力大势沉,而且迅疾如雷,在半空中轻轻一拨,如尖喙啄下,像怒龙撕咬,追上被打飞的申中宽,再补了一棍。

    手起棍落,干净利索。

    申中宽这样的金丹宗师,陨落当场。

    “真是凶悍。”

    李翊如看得眼皮子乱跳,刚才凶猴的力量并不大,远没有超出金丹修士的范围,但其中的运用太过巧妙,用浑然天成,鬼斧神工来形容,都远远不及。

    陈岩对申中宽的死无动于衷,他将法目运转到极限,日月之光下,似乎凶猴的每个动作都变得缓慢。

    对方不愧是当初震慑诸天的凶人,杀伐手段已经登峰造极,返璞归真,看似简简单单的挥棍,压,砸,扫,却是蕴含天地至理。

    特别是对方境界太高,一举一动,视空间如无物,更让人警惕。

    缩地成寸的手段,信手拿来。

    “该怎么应付?”

    陈岩皱着眉头,念头转动。

    这可谓是他正面遇到的最为强大的敌人,即使只是一念化身,依然有不可阻挡的威能。

    这样的局面下,肯定会危机重重。

    但同样的,危机之中会有机缘。

    如果能够顺利躲过,还可以窥得一丝玄妙,对以后晋升元神境界大有裨益。

    且说凶猴,一棍打死申中宽后,用手一抓,力量化生,将其死后的精血凝成一枚血丹,一口吞下。

    凶猴吃得津津有味,它好不容易逃出的这具化身元气大伤,金丹宗师的精血对其来讲是很好的滋养。

    “杀。”

    其他三人见到申中宽横扫当场,有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他们齐齐怒吼,扑了过去。

    没有退路,生死相搏。

    三人身上爆发出惨烈之气,前所未有的强势。

    轰隆隆,

    各种神通和法宝打出,毁灭的力量,铺天盖地。

    凶猴则是手拎大棍,天门上浮现出万猿杀天图的虚影,它看上去穷凶极恶,狰狞可怕,但面对斗法之时,眸子中却是出奇的冷静。

    凶猴纵身长啸,声裂天穹。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