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笑面勾心斗角 冷暖各有人知
    大星中。

    绿水丹池,朱井泛彩。

    红蕊细枝蜿蜒曲折过来,临于水上,照在波间,不见半点的涟漪,给人一种平静的自然。

    这个时候,天光自外面横浸过来,细细的白沙,圆滚滚的卵石,三五只的仙鹤,在柔柔的光影中交错,像是一幅静态的花卷。

    而从枝头上雀跃过来的蝉鸣,只是浅浅几声,就给画卷平添了三分的灵动。

    水中八角小亭缓缓漂浮,中间是三足香鼎,冒着淡雅的香气。

    两人相对而坐,品着清茶。

    宇文旭收回目光,他过去虽然限于修为有限,见识不多,但自从遇到神秘的龙先生后,得到不知道多少年的知识,眼界大为提高。

    在他的眼中,大星若有灵性一样,九窍激荡,宛似活物,乍一看,不像是法器,而是真正的生灵。

    器有灵,天生精,地孕气,自称洞天雏形。

    这样的飞行法器,绝对非常珍贵。

    纵然宇文旭本身有天大的机缘,但看在眼中,依然是羡慕不已。

    要是他手中能够有这样的一件宝贝,完全可以用秘术祭练,让自己的战斗力大增。

    在宇文旭打量大星的时候,陈岩也在用法目关注着宇文旭。

    陈岩惊讶地发现,对面是金灿灿的焰火,三足金乌振翼长鸣,遮天蔽日,无法想象。

    自己一时之间,居然看不透这个家伙的根底。

    “有趣。”

    陈岩垂下眼睑,挡住眸子中的异色。

    本来他还以为日月生神黄天宫后,宇文旭对他和安红玉来讲,就是个路人甲了,现在看来,以后还会有因果勾连。

    接下来,两人就品着茶,看着花,聊着天,看上去像是多年的老朋友,实际上却是各有心思。

    好一会,宇文旭放下手中的雕花镂玉的茶盅,慢吞吞地道,“陈道友,不知道你手中的宝珠可否割爱?”

    “真是够直接的。”

    陈岩一听这话,对宇文旭示好自己的目的有了猜测,他故意沉吟少许,面上露出难色,道,“我和宇文道友一见如故,按道理讲,是应该把宝珠送给道友的,不过嘛……”

    这一停顿,太过明显。

    宇文旭在心里鄙视一声,这样赤果果的讨价还价,真是技术水平够低的,让人很不齿。

    哪里像金丹宗师,简直是世俗中的小贩啊。

    不过他心系宝珠,只能将这一分不屑放到心里,面上却是春风徐徐,道,“在下当然也知道宝珠之珍贵,自然不会让陈兄吃亏的。”

    “哦。”

    陈岩没有说别的,但目光涌动,看上去很有兴趣。

    宇文旭又在心里骂了一句无耻,却不得不开价。

    “嗯。”

    陈岩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大为惊讶,这个家伙到底是得了什么奇遇,居然出手如此之大方。

    想了想,陈岩决定再试探一下,没有说是否答应,而是转移话题,面上露出为难之色,道,“我有一个好朋友,现在正好卡在筑基六重圆满境界,宝珠对她很重要的。”

    “无耻,真是无耻之尤!”

    宇文旭在心里破口大骂,分明是要坐地起价,扯什么朋友的幌子,你一个修道之人,什么时候朋友的分量这么重了?

    可是心里再是不满,宇文旭也不得不压下怒火,和陈岩谈判。

    无他,宝珠可遇不可求,对他凝结金丹非常重要。

    离开日月生神黄天宫的日子越来越近,要是能够在离开之前,成就金丹宗师,回到家族中,必然是风光无限。

    不提这个虚名,他还能得到家族的全力支持,短时间内不会为修炼资源发愁。

    要知道,修士越往上走,需要的资源越吓人,这也是为什么高境界修士通常出身于大势力中,而出头的散修则是凤毛麟角。

    陈岩以往为何行事手段看上去简单粗暴,有时候还会明枪暗夺?

    不就是他没有大势力支持,完全是白手起家,纵然知道这样的方式会结仇别家,留下隐患,也不得不如此。

    很多时候,一个人自身掌握的资源,决定着这个人的行事风格,同样也影响着他以后能够走多远。

    古往今来,都是这个道理。

    各人有个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路子,没有谁是真正的愣头青,只是很多时候迫不得已罢了。

    宇文旭咬了咬牙,只能继续提高自己的筹码,考虑到以后的收获,现在的付出是很有必要的。

    陈岩看出对方势在必得的心思,自然是心有底气,大胆要价。

    两人口舌争锋,你来我往。

    好大一会,宇文旭终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陈岩的要求。

    “陈兄,这是你要的东西。”

    宇文旭忍着肉痛,自袖中取出一个锦囊,扔了过去,道,“我提到到各种知识都已经录在里面的玉符中。”

    “嗯。”

    陈岩接过来一看,首先发现的是里面浮动的玉符,还有不少的天材地宝,难得一见,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才开口说话,道,“宇文旭诚意满满,我也只能对不起我那位朋友了。”

    叹息声中,陈岩屈指一弹,得到没多久的宝珠就送了出去。

    “好。”

    宇文旭一拿到宝珠,马上就觉得一种冥冥之中存在的神秘力量通过珠子传到自己的指尖,然后顺着生长扩散,逐渐到了全身。

    这一刹那,宇文旭只觉得体内不少未知的隐秘空间漏开缝隙,以前根本没有察觉的异气杂气仿佛被吸引一样,冒出来,被宝珠彻底吞噬。

    只是不到半个呼吸,宇文旭身子一轻,从内到外轻松自在,整个人像是刚出生的婴儿,琉璃晶透,纤尘不染。

    这就是宝珠之威能,没有攻击力,没有防御力,但用来镇压异气,调和力量,确实有造化之功能。

    “好,很好,非常好!”

    宇文旭有此收货,刚才做出交易的心疼马上抛之脑后,他回想着龙先生交代的祭练宝珠的手段,打出法诀,层层包裹。

    “果然是有备而来。”

    陈岩偷眼观看,发现在宇文旭的手中,宝珠的威能明显提升,心中就是一动。

    “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了。”

    陈岩笑了笑,不去管绣囊中的天材地宝,神念一冲,印入到玉符上。

    轰隆,

    一股磅礴的记忆复苏,进入灵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