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亭外藤叶藏冷光 一切无声胜有声
    三人进入大星,在小亭中坐下。

    陈岩提起水壶,给每个人续上水。

    这个时候,藤叶从八角亭上面垂下来,开满细密的小花。

    清清亮亮的明光弥漫,透过似椭圆形的锯齿绿叶,一半成了浓荫,一半被照透,如同精心打磨过的美玉,斑驳成纹理,郁郁青青。

    青光正好落入茶盅里,在汩汩的水花上盛开,和茶香一冲,似是起了一层轻纱,似有似无。

    只看这卖相,就让人口中生津。

    宇文旭品了一口,赞了一声好,然后开口道,“金丹一关,一步登天,红玉你从容度过,等回到家族,定然会扶摇直上。”

    安红玉点点头,不说话,身上气质清冷。

    陈岩坐在一边,看着眼前的局面,目中隐有笑意。

    宇文旭对安红玉出现在此地,并成功凝结金丹,很是好奇,不停地旁敲侧击。

    而安红玉则是稳坐钓鱼台,将自己的清冷发挥到极致,时而回答,时而螓首不说话。

    这样隐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和往昔一样,没有任何的纰漏。

    宇文旭问了一圈,也没有问出别的内容,也没有起疑心,只是道,“这次日月生神黄天宫开启,真的和往常不一样,不光是人数多了不少,而且进来不少金丹宗师,我们宇文家子弟折损了好几个。”

    顿了顿,他抬头看向安红玉,深情地道,“红玉,我一直很担心你,现在看到你安然无恙,还成就宗师,真是太高兴了。”

    安红玉还是不说话,只是用浅浅如水的眸光,不可察觉地瞥了陈岩一眼。

    “哈哈,”

    陈岩明白,似无意般起身,正好挡住宇文旭咄咄的目光,提起水壶,给他斟满茶盅,道,“宇文兄不要光忙着说话,茶水都凉了。”

    “这,”

    宇文旭好不容易积蓄的深情被一下子打断,弄得他上不上,下不下的,他看着陈岩笑容诚恳的俊脸,还不好发作,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陈兄,我自己来就行了。”

    “宇文兄和安姑娘来我大星中,都是尊贵的客人,不能怠慢了。”

    陈岩真的是给人春风般的和煦,热情好客的样子,即使是好心办坏事,都让人不忍心责备。

    安红玉见到陈岩的表演,忍住心里的笑意,她用纤细的玉手摸索着茶盅上凸起的藤叶花纹,正好见到大星中横七竖八的修士,换了个话题,道,“这是?”

    “他们啊,”

    陈岩放下水壶,准备说话。

    “他们啊,都是陈兄的手下败将,俘虏啊。”

    宇文旭却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抢着开口道,“他们都是被陈兄打倒的,一个都没跑掉。”

    安红玉一听,绝美的玉颜上露出惊讶之色,长长的睫毛抖动,声音如同寒泉中跳动的冰晶玉珠,清冷而又好听,道,“陈兄真是神通盖世,小女子非常佩服。”

    “安姑娘客气了,在下只是侥幸而已。”

    陈岩笑了笑,丰神俊秀。

    宇文旭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本能地有点不舒服。

    龙先生在宇文旭的识海中,神念如晶,看着三人,若有所思。

    他活的够久,又在暗处,自然是明察秋毫,看出少许的跟脚。

    陈岩和安红玉轻微的互动,同样没有逃出他的火眼金睛。

    想到宇文旭的念念不忘,再看陈岩和安红玉的郎才女貌,龙先生嘴角露出笑意,真是有趣。

    当然,龙先生是没有揭穿的兴趣的。

    他只是利用宇文旭脱身并借他的手来恢复力量,本身对宇文旭并无好感,相反的,由于陈岩修炼出元气大法王,他更感兴趣。

    “那就推一把吧。”

    龙先生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捏了个玄妙的道诀,似圆非圆,似扁非扁,蕴含天地至理,造化生灭之功。

    嗡嗡,

    法诀已成,勾动莫名的气机,宇文旭却是一惊。

    无他,这一刻,他居然感应到凝丹的机缘。

    修行到了现在关键一步,自有冥冥天机玄而生感,可谓是天时人和之巅峰,气运所钟,错过之后,以后再想凝丹,可就困难的多了。

    想到这,宇文旭顾不得去生什么莫名的嫉妒之气,他匆匆和安红玉和陈岩打了个招呼,然后起了一道火焰遁光,出了大星,腾空而起,几个起落之后,不见了踪影。

    很显然,宇文旭是要找一灵机丰沛之地,尝试冲击金丹境界了。

    宇文旭一走,亭中静了下来。

    冷光清辉自亭角灌进,一寸寸,一分分,继而拉长,声声细细,照在阶梯前。

    满地的青苔在冷光中变得碧绿晶亮,像是雨后洗过的晴空。

    有一种拂过俏脸的温暖和光明。

    陈岩转过身,看着对面的红衣少女。

    云鬓雪肤,美眸晶莹,如细玉般的肌肤,和鲜亮的红裙交映,于清冷疏离之中,多了三分妩媚和暖色。

    少女正微微仰着头,美丽不可方物。

    陈岩没有说话,起身走到对面,在云榻上坐下。

    他伸出左臂,划过红裙上镂空的细叶花纹,感应着那份温软细腻,缓缓地到了另一边,放到腰间。

    手臂用力一束,登时暖玉温香在怀,淡淡的桂香在鼻尖缠绕,丝丝缕缕,沁人心腑。

    安红玉偏了偏头,光洁的额头上一点梅花妆,下面是剪水双眸,幽深如冷月,深处却有细细的灵动。

    两人对视一会,同时一笑,默契在心。

    没有任何的言语,却胜过千言万语。

    分享彼此的喜悦;

    陈岩成就罕见的元气大法王,并开始融合五劫升天门,前路彻底打开,以后前途无量。

    安红玉则是消化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的机缘,从而一举踏过天关,成就金丹宗师,从而成为同龄之中最顶尖的存在。

    这样在修行路上的蜕变,妙不可言,有自己的挣扎,有自己的努力,有自己的茫然,有自己的选择。

    彼此交流,放开心扉,其中两人的分享,无限美好,胜过世间任何的山盟海誓,还有任何男女身体的鱼水之欢。

    从此之后,两人才算是真正的志同道合,扶持共进,不惧风雨,不惧坎坷,不惧前路。

    道侣,什么是道侣?

    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

    两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然后,两人依偎在亭前,牵着手,看着亭外的景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