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龙凤呈祥今朝醉
    亭外,园中。

    清光照下来,左右交错,上下斜行,乍一看,如同精致的网,似真似幻。

    天一凉,枝头横过来,蜿蜒如龙伸,皲裂的树皮上,零散的三五霜花,静静开放。

    霜白的网,淡红的花,嫩绿的叶子。

    三种色彩氤氲,层层叠叠。

    五六只粉雕玉琢的晶莹小象,巴掌大小,在下面欢快地打着滚儿,发出呦呦的可爱叫声。

    陈岩拥着佳人,嗅着香气,赏着美景,心旷神怡。

    “老干新枝,韵味到了,但总不如郁郁芊芊的生机。”

    安红玉开口说话,吐字如寒珠,很是好听。

    “一夜风来,冬去春至。”

    陈岩用手一点,大星中的池井一震,荫繁的青木之气升腾,倏尔一折,化为一只摇头摆尾的青龙。

    哗啦啦,

    青龙飞到枝头上,长长的身子盘踞在树干上,张口一吐,一种难言的生机弥漫,东方青龙甲木之气,滋养生机,活力十足。

    哗啦啦,

    下一刻,树木抽枝发芽,褪去枯寂,取而代之的是旺盛的绿光,自上而下,垂到地面,叮当作响。

    安红玉美眸亮了亮,看着活灵活现的青龙,这样的手段,对于元气操控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用鬼斧神工来形容绝不为过。

    “这就是元气大法王?”

    安红玉看着青龙,实际上是木行灵气以玄妙规则凝炼而成,精巧到极点。

    “是啊,元气大法王。”

    陈岩声音幽幽的,却自有一股主宰的威严,道,“统御元气,化腐朽为神奇。”

    “是好手段。”

    安红玉眼睛亮亮的,她想了想,纤纤素手伸出,掐了个古怪的法诀,似乎是从玄月到满月,一个轮回。

    哗啦啦,

    霜白之气自她身后冒出,折而上冲,凝成一只冰凤,轻轻一跃,来到枝头,放声清鸣。

    冰凤不如青龙灵动,但声音中一种超脱世俗的冰冷,月光莹莹,楚楚动人。

    “哦,”

    陈岩剑眉挑了挑,这样的意念极为古老,极为玄妙,极为纯粹,很是不凡。

    看来,不光是自己成就元气大法王睥睨群雄,红玉在凝炼金丹之时,也得到自己的机缘,真正鲤鱼化龙,凤鸣九天。

    “有趣,很有趣。”

    陈岩点点头,念头一动,青龙自树干上懒洋洋地起身,龙爪抓住树梢,龙身节节拔高,一层层向上。

    不多时,龙头一弹,抵在冰凤的脖颈间,状态亲昵。

    轰隆,

    龙凤呈祥,自生玄妙。

    一种无形的玄妙力量在龙凤之间吞吐,升腾,交织,往复。

    安红玉俏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如晶莹玉上的一点胭脂,煞是好看。

    她娇躯微微颤抖,整个人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中,放飞一切,不知时光流逝。

    陈岩力量雄浑,在这种局面下,自然是占据主导地位,他控制着力量,丝丝缕缕地渗透,像是剥开一层又一层的遮掩,露出里面细腻柔软的本质。

    安红玉无限美好的身子颤抖地越发厉害,像是被风吹的凌乱的音符,若有实质般的香气弥漫,香而不腻。

    陈岩轻笑,青龙起舞,步步紧逼,磅礴如海般的法力和意念从四面八方涌来,裹得严严实实,风雨不透。

    “啊,”

    受此刺激,安红玉自口中吐出一声低低的吟唱,她仿佛彻底失去了自身的束缚,放开所有,龙凤交鸣。

    哗啦啦,

    两人在一起,参悟阴阳道理,轮回往返,都大有收获。

    毕竟两人现在身份不同,都是金丹宗师境界,领悟规则之力,神交念起,阴阳轮回,胜过肉身之快乐十倍百倍。

    风吹过,亭中光影摇曳。

    人影或是贴在一起,或是分开,翩翩鹤舞,美轮美奂。

    幸好宇文旭没在,不然的话,非得气炸了,要找两人玩命。

    毕竟,绿油油的帽子,谁都不喜欢。

    当然了,陈岩和安红玉两人没有任何的心理负罪感。

    轰隆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凤散去,不见了踪迹。

    只剩下园中的枝头老树,叶子嫩绿,地上却堆满了细密的霜花,厚厚的一层,有一抹鲜亮的殷红,细如线条。

    安红玉整理了一下刚才有些凌乱的衣裙,将自己垂下来的青丝束到后面,用铜环别着,然后蜷缩了下身子,微微抬头,眸子清凉如水,开口道,“宇文旭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他到一块了?”

    “宇文旭可是大不一样了。”

    陈岩沉吟少许,将近日他的推测说出来,道,“我觉得他以后会对我们很重要。”

    安红玉抱膝而坐,道,“你的意思是放长线钓大鱼,盯着宇文旭,抢夺他的机缘?”

    “不错。”

    陈岩回答得斩钉截铁,道,“你这次晋升,实际上是勉强了点,已经把以前的积累几乎用光了,要想再提升境界,必须要重新寻找大机缘。”

    顿了顿,陈岩扶着玉人柔软的腰肢,开口道,“我感应到,宇文旭这次的收获非同小可,而以他的根基,未尝能够承受的了,免不了给人做嫁衣。”

    “这样的话,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我们呢。”

    “你可真是狠辣无情。”

    安红玉轻轻一笑,美眸光转,说不出的灵动,道,“不光是抢人家的未婚妻,还要把他当肥猪养,要是让他知道真相,非得找你拼命。”

    “哈哈,你本来就是我的,怎么会是抢,”

    陈岩感应着身前的柔软,香气撩人,道,“要不是这个小子对我们还有用处,我刚才就一剑斩了他,省的他碍手碍脚的。”

    “心狠手辣,”

    安红玉微微侧了一下身,峰峦起伏,她嘴角一勾,笑容浅浅的,但是美的惊人。

    不得不说,自从晋升到金丹境界后,安红玉气质更为出众,一举一动,如同月宫中真正的仙子,高贵而又清冷,美丽又是灵动。

    两人你来我往,嬉闹了一会,笑语盈盈,都非常欢乐。

    毕竟这一次日月生神黄天宫一行,两人都是很有收获,都是鲤鱼跳龙门。

    这样的机遇,对于修道之人来讲,怎么庆祝都不为过。

    又一会,安红玉指着地上横七竖八尚未苏醒的俘虏们,道,“他们怎么处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