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人发横财 离开在即(国庆节快乐!)
    园子里。

    花树横斜,浮空酝香。

    这枝头上的花儿,一堆堆,一层层,一簇簇,一团团,如同锦绣画卷,色彩明艳。

    天光照下,花蕊上荡漾着星星点点的碎金,风一吹,上下摇摆,溢彩流光。

    两人牵着手,踩在地上飘落的花瓣上,发出如同积雪般沙沙的声音。

    “人真是不少。”

    安红玉看向树下横七竖八的人影,黛眉蹙了蹙,然后舒展开,道,“这次日月生神黄天宫开启不同以往,我阅读过家族中先辈留下的笔记,从来没有一次能够有这样的人进入。”

    “卧虎藏龙。”

    陈岩给了一个评价,眸子深深。

    “该怎么处理?”

    安红玉提着裙裾,玉足浸染花香,再次提起刚才的问题。

    “没有深仇大恨,可饶他们一命。”

    陈岩虽然心性冷漠,但也不是喜欢胡乱杀人之辈,他略一沉吟,有了决断,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教训?”

    红玉细眉弯弯,如春光中薄薄的柳叶,笑语盈盈,她猜到了陈岩的打算。

    “当然是让他们血本无归。”

    果不其然,陈岩踏前一步,五指伸开,凝若轮法,千百元气自其中射出,化为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风云,皆在其中。

    轰隆隆,

    法印一落,立生感应,嗡嗡嗡的声音不绝。

    哗啦啦,

    下一刻,

    宝光连绵,玄音声声,一件接一件的宝贝受到接引,自地上跃出,落入陈岩背后的神光中。

    “真不少。”

    红衣美眸光动,他们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得到不少的奇遇,法宝,丹药,符箓,天材地宝,等等等等,简直每个人都是一座移动的小宝库。

    这下子,全都便宜了陈岩。

    可谓是人有横财,马吃夜草,顿时膨胀起来。

    陈岩也是看的目光闪烁,心情非常愉悦。

    半个时辰后,陈岩将所有的宝贝掠夺一空,他的背后神光连绵,似乎化为了一道亘古存在的宝河,潺潺娟娟的水光中,不计其数的宝物在沉浮,吞吐,酝酿。

    一时之间,陈岩整个人被宝光晕照,赤彩流霞,紫气氤氲。

    叮当,叮当,叮当,

    宝音碰撞,每一下都有金玉之声,听在耳中,给人一种富贵满堂的华贵雍容。

    “咄。”

    陈岩低下头,扫了一眼众人,法力一转,风云大起,裹住他们,远远地送了出去。

    “想必他们会有一个深刻的记忆。”

    安红玉轻笑一声,用手捋了捋散落的鬓角青丝。

    “哈哈,”

    陈岩大笑,念头一起,背后光晕转动,轻轻一振,就有洋洋洒洒的冷光跃出,玉质月华,泛起丝丝缕缕的寒意。

    哗啦啦,

    冷光宝河落入安红玉手中,里面都是跟月华之力有关的宝物,气机纯正。

    “借花献美人。”

    陈岩高冠法衣,大袖飘飘,道,“恭贺红玉凝结金丹,大道在望。”

    “拿别人的东西当贺礼,没有诚意。”

    安红玉翻了翻白眼,手中却是不停,将所有的宝贝收入囊中。

    她虽然成功晋升,但多年的积蓄几乎挥霍一空。

    现在这一笔横财,足以让她节省十年之功。

    越往上走,资源越是重要。

    “这可是我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才打下来的战利品,”

    陈岩上前一步,衣袂带风,道,“你居然还不领情,真是让人伤心。”

    “你就自己伤心吧。”

    红衣娇躯一转,像一只轻盈的云雀,恰到好处地躲开陈岩的追逐,只留下一片香风,道,“离日月生神黄天宫关闭没多长时间了,我要静一静,好好修炼。”

    “真快。”

    陈岩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横行无忌,如鱼得水,得到惊人的好处,一时之间,还真不想离开。

    “只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啊。”

    陈岩很快就将各种负面情绪彻底斩杀,然后大袖一摆,在青石上坐下,开始冥想幽水,深沉不见底色。

    轰隆隆,

    念头一起,法身熠熠生辉,周天灵窍吞吐,每一个中都端坐神灵,吟唱神咒,阐述道理。

    人若天地,气象万千。

    陈岩从宇文旭手上得到不少的玄妙法诀,正好用来参悟元气大法身之玄妙,争取能够彻底融合五劫升天门。

    到时候以他法身之强大,恐怕横扫天下而少有对手。

    且说山外。

    白沙细细,粒粒圆润,泛着玉质的光彩。

    风吹过,有一种凉意。

    不知道何时,聂云龙打了个激灵,从昏迷中苏醒。

    他睁开眼,看着天青色的晴空,往日记忆蜂拥而来。

    发现宝物出世,碰到大敌,众人联手,失败被俘虏。

    一幅幅,一卷卷,历历在目,非常清晰。

    “俘虏,”

    聂云龙连忙坐起,看了看左右。

    木青石碧,溪水潺潺。

    没有了斗法时候的惊心动魄,反而给人一种平静祥和的感觉。

    真的是安然无恙?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声凄厉的叫喊响起,如同来自于九幽,有刻骨铭心的恨意。

    “可恨。”

    “我的云月连心手环。”

    “我好不容易得到的金晶幻羽宝珠。”

    “没了,都没了。”

    “啊,啊,啊,我要杀了他!”

    声音中蕴含的悲痛,真的是让人闻者心酸,见者落泪。

    聂云龙一听,头皮就是一麻。

    他立刻起了神念,上下打量,然后面色铁青地要待人而噬。

    干净,非常干净。

    干净地让人怒火冲天。

    所有的法宝,丹药,经书,药芝,天材地宝,等等等等,半点不剩,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法衣遮身。

    这一下子,不光是让他进入日月生神黄天宫后辛苦寻找的机缘白白便宜了别人,就是连他以前积累的宝物,也是没留下一件。

    真真是,辛辛苦苦修炼百年,一朝回到白身前。

    “啊,啊,啊。”

    聂云龙仰天长啸,咬牙切齿,道,“以后不要再让我碰到你,不然的话,我们势不两立。”

    钟山和秀美的少女对坐,同样是眼皮子乱跳,愤怒到极点。

    轰隆隆,

    这个时候,天穹上突然惊雷乍起,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乱飞,裂开一个又一个的黑洞。

    一种来自于世界的排斥之力,油然而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