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风雨欲来
    山上。

    云气清婉,金风袅袅。

    泉声咽霜石,芭蕉垂绿荫。

    两人并肩而立,衣袂带风,翩然出尘,金童玉女一般。

    安红玉微微仰起头,玉颜精致。

    她的美眸中映照出天穹上的气象变化,雷霆阵阵,黑洞连绵。

    “真是玄妙。”

    陈岩却是在感应日月生神黄天宫生出对自己的排斥之力,缠缠绵绵,柔柔和和,却是不容拒绝。

    这样的力量,就是小世界的本源力量。

    即使是元神真人,恐怕都是无法抵抗,连挣扎都困难。

    安红玉用手扶了扶自己光洁的玉额,美眸如水,看向半空中逐渐扩大的漩涡,道,“等出去之后,你要保重。”

    “放心。”

    陈岩从容不迫,气机恢宏,谈笑风生地道,“要是在以前,我或许没有太大的把握,可是现在就今非昔比了。”

    “别忙着说大话。”

    安红玉嘴角的笑意一闪而逝,脆声道,“到时候真要是被人捉住,说不得还得让我设法救你。”

    “哈哈,且看你夫君手段就是。”

    陈岩大笑一声,身子一摇,一层流光自上而下,垂到脚面,然后轻轻一转,已经改头换面,装扮成一个平常的宇文家族子弟。

    这个弟子名为宇文不歌,是少数几个在门前惊变之时运气不错成功进入黄天宫之辈,可惜不巧遇到了陈岩,让他随手斩杀。

    陈岩的法身本就是千变万化,现在参悟出元气大法王,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惟妙惟肖,若是一般人见到,还真有可能会被他蒙混过关。

    至于他为何改头换面,而且还假装为宇文家子弟,而不是他进入日月生神黄天宫时候借用的身份云枫?

    原因很简单,当日进入黄天宫之时,发生惊变。

    有外来势力的宗师强横插手,硬生生在宇文庆德和安如山面前杀戮了不少两家的子弟,并还送自己子弟进入了黄天宫。

    这样的举动,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说不得,他们在日月生神黄天宫的日子,外面会打成一锅粥,这可都是强横的势力下场,都不是善茬。

    而日月生神黄天宫的关闭,肯定会一个爆点。

    各方势力盯着,无影可遁。

    要是再用陈岩或者云枫的身份,就是给自己和红玉找麻烦了。

    “准备。”

    安红玉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漩涡停止膨胀,继而跃出万千的流光霞彩,深吸一口气,道,“只有半刻钟的时间,要是出不去,就要被困在此地当土著了。”

    “嗯。”

    陈岩敛容凝神,静待下一刻。

    且说外面。

    明月当户,松影入窗。

    清清凉凉的山色展开,如同水墨画卷,美轮美奂。

    要是普通的文人士子,见此景象,说不定还能赋诗一首,抒发心情,可是场中的各大势力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

    连日来的斗法,彼此的勾心斗角,即使是金丹宗师都吃不消,大呼头疼。

    他们都在休养生息,等待黄天宫重新开启时候的爆发。

    这个时候,一座飞宫漂浮。

    上圆下方,内辟九层。

    四角垂下雕龙,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正中央是青阳宝阁,里面的潋滟水光,片波不起,两人端坐在云榻上,饮着酒。

    宇文庆德放下酒盅,看着外面的天色。

    不知何时,天光敛去。

    沉沉的闷雷炸响,振聋发聩。

    乍一听,似乎万千铜锣金钟齐鸣,蕴含一种莫名的天威。

    不可阻挡,不可抵御,不可违背。

    “要重新开启了。”

    宇文庆德长眉广额,神情沉凝,连日的斗法,让他眉宇间多了一分萧杀,他用手拨着跳动的灯焰,声音平静。

    安如山坐在对面,稳稳当当,道,“最近的斗法看似激烈,实际上是有默契的,我们没有出全力,余北海和孔向嵘两人也是克制。”

    顿了顿,他一摆拂尘,继续道,“可是等黄天宫开启,可是要动真格的了。”

    “哼,”

    宇文庆德目露寒光,场中凝出一层冰霜,一字一顿地道,“当日两人杀戮了我们这么多优秀子弟,这次定然让他们血债血偿。”

    当日黄天宫开启,余北海和孔向荣突然杀到,差点将宇文家和安家子弟屠杀殆尽。

    这样的深仇大恨,不能不报。

    “嗯。”

    安如山点点头,不再说话,在他心中,报仇是次要的,首先要确保自家女儿的安全。

    “希望红玉能够平安。”

    安如山垂下眼睑,继续法力。

    轰隆,

    轰隆隆,

    轰隆隆雷,

    雷声越来越大,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肆虐,将虚空染成一片霜白。

    冷酷,压抑,威严。

    似乎有真正的传说中的神灵俯视人间,监察万物。

    余北海大步走出天宫,抬头看天,眸子中映照出如霜雪般的雷霆,道,“黄天宫快要重新开启了。”

    “接下来就是一场硬仗。”

    孔向嵘扶着剑身,目光锐利。

    “只要他们几个能够得到机缘,以后有机会凝练金丹,我们的付出就没有白费。”

    余北海大袖招展,昂着头,龙行虎步。

    他们这样的举动,一来是打击宇文家和安家,不能让他们独食而肥;二来则是最近年轻一辈的弟子很是出了几个天才,有机会进入日月生神黄天宫的话,对他们将来的发展大有裨益。

    损人利己,一箭双雕。

    要是能够达到目的,付出在所不惜。

    “要当心意外的变局。”

    孔向嵘想到当日虹桥上的变化,还有那一代煊赫庞大的气机,居然有两个不下于他们的人物藏身其中。

    “当然不会忘了。”

    余北海大袖飘动,走在前面,道,“不过这一次可不只是我们两人在场,对方有再大的能耐,也翻不起风浪。”

    孔向嵘点点头,不再说话,开始静心凝神,调解状态。

    轰隆隆,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突然之间,天幕一裂,阙口若谷,五彩光华自里面跃出,凝似虹桥,从天垂到地面,细细密密的篆文在上面流转。

    虹桥继续延伸,穿过雷霆,稳稳当当。

    少顷,虹桥上出现了光点,小若米粒,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