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前有核舟记 今朝叠虹桥
    ps:今天第三更,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天穹上。

    虹桥横空垂下,似蛟龙夭矫,外晕五彩琉璃之光,缠绕玄音。

    其上光点明灭,不下十个,小若米粒,个个圆润。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光点是一个个的人影。

    神态各神,各具情态。

    有长袖飘飘,俊逸出尘,有红衣鲜亮,玉足点水,有背负双手,凭栏看风,有昂扬向前,意态飞扬。

    相距纤毫,却都视而不见。

    于方寸之中,空间折叠,匪夷所思,超乎想象。

    安如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此景象,依然是震撼不已,这样的手段,恐怕连门中记载的元神真人都可望不可及。

    宇文庆德也是少见地面有沉醉之色,背后烟空生光。

    哗啦啦,

    虹桥继续延伸,垂到地面,上面的光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不到十个呼吸,就化为正常人高下。

    从平面到立体,似乎画中的人走出来一样。

    就是这样,虹桥上的众人依旧是对面不想见,一人一个空间,分割折叠。

    叮当,

    这个时候,一声清音,率先走虹桥上走出的是一个金冠青年人,矫首昂视,目光清亮,顾盼之间,神采飞扬。

    他手持香炉,从容镇定。

    “是震飞。”

    余北海见此,心中大喜,道,“气机圆润,龙虎环抱,好家伙,他已经找到自己以后凝丹的路子。”

    “不错。”

    孔向嵘抚剑大笑,看来他们的付出没有白费。

    “好小子。”

    宇文庆德却是看得怒火直冒,他法力一转,背后的光晕升起,一点火芒爆出,瞬间凝成千百利箭,烟气滚滚,灼烧四方。

    火箭横空,追魂夺命。

    这一击已经是全力,不留手。

    什么以大欺小,什么胜之不武,统统抛在脑后,现在就是要斩草除根,斩杀对方的人。

    “无耻。”

    余北海大喝一声,他知道对方会动手,但没想到这一动手就是全力,惊天动地,焰火肆虐。

    “斩。”

    余北海来不及多想,早就祭炼圆润自如的剑丸自顶门中跃出,倏尔一旋,剑气崩裂,霜白的光华,一时之间,连天上的圆月都遮掩过去。

    轰隆,

    两种力量碰撞,火箭和剑光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宇文庆德率先发动攻势,占据了先机,即使是有余北海的抵挡,依然有大片的火光落了下来,冲着最先走出虹桥的震飞打去。

    火光四射,烈焰化箭。

    金丹宗师全力一击何等之恐怖,就是余力,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挡的。

    “来得好。”

    震飞却是岿然不惧,踏前一步,用手一指,香炉飞出,滴溜溜一转,炉盖大开,生出吞噬之力。

    轰隆隆,

    香炉生出吞噬之力,将所有的火箭纳入其中,然后炉盖盖上,日月虚影浮现,进行封印。

    整个动作干净利索,还非常稳健。

    “好。”

    余北海为自己门下弟子叫了一声好,能够这样举重若轻地化解金丹宗师的攻势,很是难得。

    “咄。”

    震飞吐出一口真气,打入香炉中,激发里面的禁制法阵,他身子摇了摇,还是站的很稳。

    “呼,”

    做完这个,震飞面上露出笑容,剑眉上挑,有点得意。

    金丹宗师又如何?

    还不是伤不了自己?

    等以后,自己一定会成功凝丹晋升,将对方踩于脚下。

    “可恨。”

    宇文庆德见此,怒火冲冠,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都敢将自己不放在眼里了?

    居然还敢对自己挑衅,罪不可赦!

    还没等大怒的宇文庆德再次动手,只见虹桥一震,又从里面走出一个青年人,头戴高冠,身披法衣,上面绣着金乌腾空火焰图,黑日炎炎,诸邪退避。

    这个青年人踏出虹桥后,空间的叠加感消散,一眼就看到离自己不远的震飞。

    “看打。”

    他剑眉一竖,大袖展开,火焰自里面飞出,凝成一只三足金乌,呱呱大叫,锐利的爪子狠狠抓下去。

    迅疾,刚猛,激烈,防不胜防。

    携带火焰威势,无物不焚。

    “日月香炉。”

    震飞大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后突然会有金丹宗师出现,而且一出现就对自己动手。

    没有办法,他只能祭出香炉。

    这是他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得到的异宝,攻防一体,很是了不得。

    “哼,”

    正在此时,一道冷哼声如惊雷般在震飞耳边炸响,令他下意识的动作一慢,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防御缝隙。

    下一刻,

    狰狞的三足神乌的爪子撕裂了日月香炉的宝光,在震飞的眼中扩大,扩大,再扩大,到最后,遮天蔽日,涵盖四方。

    “不好。”

    震飞念头刚起,神爪已经落下。

    “啊,”

    他一声惨叫,身上沾染上金乌神焰,即使是身上的宝光都抵挡不住。

    只是眨眼间,刚才还神采飞扬的震飞,就在火光中,化为灰烬,半点不剩。

    整个过程,从金丹宗师出现,到震飞被烧死,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局,令观战的双方目瞪口呆。

    “这?”

    余北海见到自己的爱徒身死道消,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他天门上的剑丸铮然耳鸣,发出杀伐之音。

    “旭儿,”

    宇文庆德却是又惊又喜,他看着虹桥下散发着庞大气息的青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宇文旭?”

    安如山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对于自己女儿找的这个未婚夫,他以前也看不在眼里,要不是因为修炼出金乌神火焰,根本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没想到,入了日月生神黄天宫一趟,出来居然凝丹成功,晋升了宗师。

    作为金丹宗师,他本身可是知道结丹的艰难,非大毅力,大智慧,大积累,大福源,而不能成就。

    以前的宇文旭,资质只能说是比较优秀,但要说能够结丹,是根本不可能的。

    “看来这个小子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得到了天大的机缘啊。”

    安如山念头转动,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红玉怎么样了。

    “哈哈,”

    宇文庆德所有的怒火一扫而空,哈哈大笑,高兴到极点,宇文家族能够再出一个金丹宗师,比什么都强。

    事情还没完。

    虹桥继续震荡,又有人陆续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