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章 蛟龙弓 霜月箭
    不知何时。

    清影横斜,霜光晕彩。

    稀稀疏疏的光线折叠下来,层层向上,凝若圆盘,晶莹剔透之中,别有纹理。

    一个少年站在上面,头戴花冠,身披月白法衣,挽着袖花。

    乍一看,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

    刚才的宇文旭大发神威,一招击杀震飞,威风八面,人人侧目。

    可是现在这个俊美到阴柔的少年一出现,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平平静静站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仙姿卓约,遗世独立。

    万众瞩目,就是这样吧?

    “嗯?”

    余北海上下打量着美丽若女子般的少年,目光一凝,认出来人,道,“是夏安。”

    “原来是他。”

    孔向嵘恍然,当日最后进入日月生神黄天宫的气机宏大深沉,是实打实的金丹境界,要是此人的话,就不会意外了。

    “有好戏看了。”

    余北海沉着脸,对刚才震飞的死不能释怀,他看向对面,目中闪过幸灾乐祸,道,“宇文家见到夏安,看他们怎么办!”

    孔向嵘点点头,两者之间可是有深仇大恨的。

    “夏安。”

    宇文庆德同样认出来人,眉宇间杀机森然,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今天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站起身,束音成线,交代了宇文旭几句。

    哗啦,

    宇文旭得到指示,蓦然转身,身后的三足金乌气势大涨,垂翼遮日,遥遥锁定夏安的气息。

    敌意,肆无忌惮。

    不用掩饰。

    夏安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冷冽若霜月般的目光横了过来。

    陈岩同时踏出虹桥,只觉得眼前一个模糊,好似从层叠破碎的镜光中转了出来,眼前豁然开朗。

    青青的山影,嶙蕴的石光,还有扑面而来的冷意。

    月明,星稀,鸟鸣。

    非常真实,非常鲜活。

    陈岩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从虚幻中踏入真实,眼前的世界变得生动活泼起来,而经历过的日月生神黄天宫的记忆则开始模糊。

    一个真实,一个模糊。

    一个越来越深刻,一个是越来越暗淡。

    梦幻现实,如露如电。

    陈岩发现,不一会,他对日月生神黄天宫的记忆就已经像风吹过的疏影,变得凌乱,模糊不清。

    “真是神通无量。”

    陈岩不由得对日月生神黄天宫的缔造者感到由衷的敬畏,这样的手段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咄。”

    陈岩捏了个道诀,天心独运,将刚才的感悟沉在灵台,以后再琢磨,然后眸光一展,将场中的局面尽收眼底。

    山开两阙。

    左右对峙,各有飞宫。

    或是朱门玉户,雕龙画凤,或是白金横纵,萧杀如剑。

    泠泠然超乎云端之上,沛然气机迸发,互不相让。

    “好家伙。”

    陈岩略一感应,就发现每座飞宫之中最少都有三名金丹宗师坐镇,煌煌精气冲霄,和天上的圆月齐辉。

    “不对。”

    陈岩现在比刚入黄天宫之时,境界修为有了不小的提升,他气机交感,于冥冥之中窥见一丝真实,两股隐晦却深沉到极点的力量引而不发,却已经罩定四面八方。

    恢宏,伟大,无量,不见其深。

    这样的力量,即使是以陈岩现在的境界修为,都大为忌惮。

    “这个,”

    陈岩垂下眼睑,挡住眸中的异色,这下子他是真看清楚了,看来双方最近日子的厮杀之激烈还要超乎自己的想象,连门中的大杀器都出动了。

    镇宗之宝,虚空投射力量,不可测度。

    “嘿,”

    陈岩念头转动,决定静观其变。

    轰隆,

    这个时候,宇文旭出手了。

    宇文旭当然知道夏安的大名,可是他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有惊人奇遇,又刚刚凝丹成功,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信心十足。

    正因为如此,宇文旭毫不犹豫运转神通,背后一朵朵拳头大小的赤金火焰升起,倏尔一聚,凝成一只高有十丈的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一出,焚天灭地,不可阻挡。

    狂飙的温度,令人发狂。

    “哈哈,”

    宇文旭对自己这一手非常满意,金乌沟通天地之间的火焰规则,力量源源不断,虽然他是新晋的金丹宗师,但杀伤力惊人。

    “嗯。”

    安如山将宇文旭的举动看在眼里,暗自点了点头,心中想到,这个小子果然有大机缘,这一手使出来,连自己都无法小觑。

    可是接下来的变化,就让安如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金乌降临,俊美阴柔的夏安面无表情,不躲不闪,只是眉头一挑。

    他的身后就浮现出一张蛟龙大弓,缠绕花纹,古朴幽深,上面有霜白如雪的长箭,似幻是真。

    如龙大弓,似月神箭。

    真实和虚妄,有形与无形。

    咔嚓,

    弓箭上弦,发出一声玄音,似从天外来,又如同响彻在每个人心中。

    轰隆,

    箭射出,蕴含一种洞彻万物的气息。

    下一刻,

    三足金乌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被一箭透心,噗通一声,跌在地上,轰隆一下,化为漫天的光焰,四下飞散。

    “啊,”

    神通一破,心神相连的宇文旭发出一声惨叫,他后退几步,面上一阵苍白。

    “定。”

    龙先生坐镇灵台,见眼前浮现出耀眼的霜白之光,要将天地化为冰霜世界,寒月高悬,笑了笑,用手一指。

    言出法随,风平浪静。

    霜白之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寒气退避。

    “呼,”

    这个时候,宇文旭才吐出一口浊气,稳住身形,面上浮现出惊惧之色。

    他本来成就金丹,意气风发,可是每想到,刚一动手,差点就送命。

    要不是龙先生镇压灵台,这一次不死也得重伤。

    “告诉过你,不要得意忘形。”

    龙先生的声音传出,他看着外面的景象,道,“这个小家伙,远远比你想的可怕。”

    “知道了。”

    宇文旭有点垂头丧气,这剧本很不对啊。

    “夏安,”

    宇文庆德霍然起身,目光咄咄,刚才这一下子,太过惊人,即使是他面对,都难言结果。

    “难道传言是真的?”

    宇文庆德想到从广月寒门高层流传出的只言片语,沉默下来。

    “刚才的力量,”

    陈岩则将目光悄悄移到夏安背上的蛟龙大弓上,这法宝非同寻常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