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零一章 天杀生
    大弓。

    细腻似玉,蟠曲如龙。

    天光照下,弓身上金芒明灭不定。

    金芒万千,上下左右流转,好像龙鳞抖动,蕴含天地至理。

    乍一看,似乎这不是大弓,而是龙潜于渊,一呼一吸,有不可测度的威势。

    即使没有接近,陈岩依然能够感应到其锋锐,难以匹敌。

    “了不得。”

    陈岩暗自赞叹,别的不讲,论起杀伤力,自己手中还真没有法宝能够与之媲美。

    夏安的这次出手,可谓是石破天惊。

    宇文庆德和安如山面面相觑,余北海与孔向嵘神情凝重。

    至于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

    场中瞬间安静。

    没有任何声音。

    只有山风吹过,从枝头上落下三五个泛黄的树叶,打着转儿,飘飘坠地。

    “这样也好。”

    陈岩看了看左右,收敛气机,整个人没有半点的存在感。

    有这个夏安引人注目,也是好事。

    哗啦,

    正在此时,虹桥再次摇曳,空间收起,自里面走出四人。

    最前面是一个少女,红绡抹额,髻插木簪,小袖青衣,腰束绿带,容颜清冷,丽质天生。

    红衣少女衣裙飘飘,桂香环绕。

    至于其他三人,同样是丰神俊朗,只是在红衣少女面前,显得黯然失色。

    “红玉,”

    安如山见到少女出现,大喜过望,连忙传音,道,“来这里。”

    “嗯。”

    安红玉点头答应一声,眸光不经意般掠过陈岩,然后敛裙提腰,玉足一点,架起遁光,往天宫而去。

    “是安如山的女儿安红玉。”

    余北海认出少女的身份,心里又惊又怒,道,“宇文旭晋升金丹境界了,这个安红玉也晋升了?”

    “两名金丹宗师?”

    孔向嵘脸色阴沉,手一招,冷森森的剑光横空斩下,倏尔拉长,如同扇形一样,笼罩周围。

    “杀。”

    余北海同时出手,漫天剑芒如细雨,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两位金丹宗师同时出手,刚猛激烈,不留后手。

    原因很简单,他们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猖獗。”

    安如山哼了一声,用手一指,一个小小的法印祭出,迎风而涨,眨眼间就化为山岳大小,难以想象的磁场重力降临。

    哗啦啦,

    山岳压顶,磁场扩展,不少的剑光受到牵引,偏离了方向,无法伤到安红玉。

    “咄。”

    面对剩下的攻击,安红玉不慌不忙,自袖中取出一个圆盘,往下一抛。

    轰隆,

    圆盘一出,就生出宛若实质般的月华力量,令剩下的剑光都陷入其中,难以动弹。

    咔嚓,

    做完这个,圆盘应声而裂。

    它威能不小,却是一个一次性的消耗品。

    不过这也足够了,趁着这个机会,安红玉遁光再起,已经接近天宫的位置。

    余北海和孔向嵘没有阻击成功,可是没有任何沮丧的神情。

    他们抬起头,盯着对面。

    “嗯?”

    就在安红玉提裙要踏入天宫之时,突然之间,她感应到一种杀机突兀出现,令自己的身子似乎坠入九幽冰窟,几乎没了知觉。

    “不好。”

    安红玉刚有这个念头,面前就骤然失去所有的光亮,陷入幽深的黑暗。

    黑暗,不见底色。

    伸手不见五指。

    冰冷,无法动弹,思维停滞。

    纵然是再挣扎,都无法挣脱。

    “这是?”

    陈岩豁然抬头,发现不知何时,虚空裂开,斩出一道剑光,不激烈,不高昂,不刚猛,却是诡异森然,吞噬所有的生机。

    剑光在前,有死无生。

    这一刻,整个天地似乎都被这剑光中杀机笼罩。

    陈岩眯起眼,在这里他都能感应到这恐怖的杀机,而直接面对的红玉的感受可想而知,可恨的是他没有办法阻止。

    “天杀生。”

    安如山双目射出金光,长有丈许,照出袭击之人的身影。

    这是一个少年。

    白眉,白眼,白衣,枯瘦如柴。

    他手中的法剑同样是如霜雪般纯白,形似闪电,上面是细密的篆文,乍一看,如同半睁半闭的眸子,森森然吓人。

    白衣少年持剑刺杀,面容坚毅,整个人似乎和剑光化为一体,连空间都无法阻挡,杀仙杀佛杀魔杀鬼,天下无不可杀之人。

    这一刹那,对方好像不再是人,而是真正的天道在上,收割生命。

    天杀生,人如其名。

    “可恨。”

    安如山咬牙切齿,没想到会这么无耻,这个天杀生可不是普通的金丹宗师,一身的天杀无生剑术,凶名赫赫,已经是稳稳的金丹二重的大人物。

    大人物,总是有自己的默契,要在后面出场的。

    现在对方见自己一方连出了两名金丹宗师,是彻底急眼,不要脸面了。

    说时迟,那是快。

    电光火石之间,剑光已经斩到安红玉的后背上。

    咔嚓,

    接下来,一道清脆的裂音,剑光之下,无数的霜芒清辉爆开,洋洋洒洒,像是漫天的翎羽,翩翩飞舞。

    “咦,”

    天杀生收起手中的无生剑,即使是惊讶,声音依旧是冷漠没有半点的感情。

    哗啦,

    下一个呼吸,安红玉的倩影凭空出现在天宫上,只是发髻凌乱,玉颜苍白,摇摇欲坠,她扶着铜柱,美眸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刚才的一击,要不是她动用了宝树的力量,恐怕现在已经横死当场。

    即使如今逃得一命,也是元气大伤。

    对方的剑术,真的是太过恐怖,无法阻挡。

    压下心里的诸般思绪,安红玉和自己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忙忙进入天宫里面,开始闭关养伤。

    安如山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就是滔滔不绝的怒火涌上心头。

    这个天杀生,自己和他不死不休!

    “天杀生,”

    陈岩同样认出这个凶名赫赫的人物,他抬起头,看了几眼,将之相貌记下,今日这一剑,改日自当百倍奉还。

    天杀生没有一击建功,枯瘦的面容上依然没有任何沮丧的表情,他明白自己剑道的威能,这个刚凝练金丹的少女纵然逃出生天,恐怕很长时间都得闭关养伤。

    哗啦,

    天杀生一拨剑光,要回转本阵。

    正在此时,天穹的空间再次裂开,一柄玉如意飞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