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零二章 苍天如意术 劫数又重来(第三更求下支持)
    玉如意。

    三花定慧,福寿连绵。

    甫一出现,轻轻一摇,就有漫天的青花坠落。

    细细密密,洋洋洒洒,晶莹剔透。

    有一种天青的光泽,不是人间之物,而是上天的权柄。

    叮当,叮当,叮当,

    祥和,平静,自然,安宁。

    满满的明光中,不光是一下子将刚才满场的萧杀之气一扫而空,而且妙音化符,声凝如链,锁住天杀生的气机。

    很显然,天杀生的动作引起了宇文家族和安家背后势力的不满,有同级别的大人物出手了。

    天杀生抬头看着玉如意,依然是一副死人脸。

    他没有任何的言语,手中的杀生剑斩出,整个人裹住剑光,迎了上去。

    干脆,狠辣,迅疾。

    每一下,非常简单,返璞归真,却是杀伤力惊人。

    福德玉如意,索命杀生剑。

    两个气息格格不入的大人物一出手就是非同凡响,各不相让,斗在一处。

    “苍天如意术?”

    陈岩眸光闪烁,此法宝看似柔和,实际上却是要诸天之物随我心意,如驱手臂,最为霸道不过。

    “有趣。”

    陈岩看在眼中,一个执天之刑,杀人无算,一个化身苍天,运转如意,殊途同归啊。

    “接下来呢?”

    陈岩收回目光,思考着接下来的动作,两大势力现在可是将外面堵得风雨不透,要安安稳稳脱身,不算容易。

    “不歌,”

    这个时候,宇文旭突然开口了,他招呼了陈岩一句,直接吩咐,道,“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嗯?”

    陈岩转过身,才发现,原来宇文旭和三人正在交手,左右支拙。

    “看来对面之人下大力气送人进日月生神黄天宫,不是没有收获啊。”

    陈岩看到三人为首的一个青年人,广额宽眉,臂长过膝,生有异相,已经是稳稳的金丹境界,手中持有金灿灿的真言法咒天心法幢,法力激荡。

    其他两人虽然不是金丹宗师,但手中都有法宝,遥遥攻击,配合默契。

    “我来也。”

    陈岩判断局面,身子一摇,打出一道神光,加入战团。

    五人斗成一团,法宝道术乱飞,宝光冲霄。

    陈岩表现地不温不火,就是打酱油,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到夏安身上,今天他才是真正的破局之人。

    果不其然,夏安很快就有了动作。

    叮当,

    夏安用手一指,银盘滴溜溜一转,托住身子,他大袖飘飘,面容寒霜,径直冲山口方向行去。

    “留下。”

    宇文庆德可是不干了,大手一挥,背后层层火光转动,化出千百火箭,拖烟曳光,发出低沉的杀音。

    千百火箭齐射,流光漫天,封锁去路。

    夏安眉头一挑,屈指一弹,发出玄月惊雷,轰隆一声炸开,将所有的火光驱散,然后他身后再次浮现出蛟龙弓,散发古老的气息。

    咔嚓,

    箭上弦,如满月。

    霹雳惊声,追魂索命。

    宇文庆德第一次面对这可怕的一弓一箭,才明白宇文旭当时的铺天盖地的杀机,气机锁定,无处可逃,湮灭生机。

    在他的眼中,长箭充塞天地,如同上古传说中的神灵掷出的天罚之矛,让人不寒而栗。

    “遁。”

    宇文庆德顾不得其他,脚下用力,踩出火光,居然是要避其锋芒。

    哗啦,

    霜白长箭凭空一折,化为无形,然后再是一折,就出现在宇文庆德身前,刺骨的杀气将他眉宇间映照出惨白。

    有形无形,穿梭空间。

    这才是一弓一箭的真正杀招。

    咔嚓,

    宇文庆德躲闪不及,护体宝光应声而裂,箭穿而过,尖上一点血珠,触目惊心。

    哗啦啦,

    凡是目光注意到的,无不是大惊。

    这个夏安太过强势,一击就让老牌的金丹宗师宇文庆德受伤。

    “厉害。”

    陈岩眸光一动,就连他都没想到一弓一箭还有这样的变化,虚实变化,穿梭空间,居然比自己的无形剑还要更上一层楼。

    只是这样的手段,已经接近金丹三重的威能。

    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

    夏安击退宇文庆德后,头也不回,手一招,霜箭重新挂到蛟龙弓弓弦上。

    他脚踏法器,继续向前。

    风淡云轻中,自有一股冷漠孤傲。

    天地万物,都不看在眼里。

    “没有这么简单。”

    陈岩紧紧盯着,他可是感应到那一股深沉到极点的气机尚未动作,宇文庆德吃了大亏,对方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轰隆,

    念头刚起,恢宏不可测度的力量传递下来,洞穿空间。

    哗啦啦,

    天阙裂开,浩浩荡荡的宝河从里面涌出,蜿蜒上千里,金水泛波,焰火横行。

    哗啦啦,

    下一刻,

    自宝河之中,冲上金焰,化为熊熊燃烧的大日,光彩夺目。

    大日之中,生有三足神乌,展翅长鸣。

    真的是,大日照金水,乌鸣声震天。

    轰隆,

    宝河挡路,威势无双。

    周围的空间都变得曲折破碎,天地灵机被抽离一空。

    陈岩看得心神一震,这种级别的镇宗之宝,经过无数年的积累,整个宗门上下的祭炼,拥有超乎想象的伟力。

    不要说自己手中的法宝,即使是现在落云谷里的金阳神钟都无法与之抗衡。

    法宝经历的岁月悠长,积累要比修士还重要。

    “哈哈,”

    余北海见宝河降临,不惊反喜,对身边的孔向嵘,道,“看来对方是真急了,居然让此宝隔空传递力量,这一下子,就得用去上百年的积累。”

    “嗯,不急不行。”

    孔向嵘笑了笑,道,“谁也没有想到,夏安会半路杀出,而且这么厉害,宇文庆德这个家伙都吃了大亏。”

    “不过夏安也危险了。”

    “和我们无关,我们静观其变就是。”

    “对。”

    “嗯?”

    陈岩也是准备坐山观虎斗,可是正在此时,他突然感到手臂上一阵灼热,原本的星痕不知何时熠熠生辉,流彩光转,

    莫名地,陈岩有一种危机感,他的知觉告诉他,要尽快离开此地,不然的话,恐怕会有大祸临头。

    “真是,”

    陈岩相信自己的灵觉,开始考虑接下来自己的举动。

    轰隆隆,

    金河垂下,大日升腾,已经打向夏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