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零四章 大星升北斗 踏足入金河
    ps;第二更,请大家来起点支持一下正版。另外,还有不少月票红包没有领取,有月票的书友,可以点击有效月票红包,往上翻一下,不少呢。

    天穹上。

    虚无混洞,日月翻覆。

    河海涌决,人沦山没,金玉化消,无声无息。

    劫气纵横三千里,浩浩荡荡,弥天极地。

    大毁灭,大灾难,大崩塌。

    三大法宝硬碰的余威,难以用言语描述。

    简直就是末世气象,天地重新化为混沌,非常可怕。

    夏安大袖如翼,踩在圆盘上,面无表情。

    “唔。”

    陈岩却是不一样,他抬起头,目光如电,看向虚空。

    虚空上,裂缝延伸,自上而下。

    看上去只有半尺,笔直一线。

    满满的清光自里面溢出,宛若实质。

    在玉球和大星的前后夹击之下,纵横无敌的金河也无法再完全封锁空间,不可避免的出现缝隙。

    “好。”

    陈岩用手一招,大星落到脚下,他稳稳地站在上面,身上的锋锐之气毫不掩饰,道,“谁都不能阻挡我!”

    轰隆,

    话音一落,陈岩驾驭大星,整个人似乎和大星合二为一,倏尔拉长,宛若一根长长的星矢,刚烈向前,冲向缝隙。

    星矢长有千丈,两头尖尖。

    每一个呼吸,冲刺的遁光就爆烈一分。

    而带起的空间叠浪,如同伸展开的两翼一样,垂到地面。

    轰隆,

    大星冲入缝隙,沛然的力量,彻底撕裂周围的金河禁锢,已经能够看到外面的天光照下来,星辰摇曳的光辉,浮在水光上。

    出去之后,就是海阔天空。

    自由,近在咫尺。

    “大胆。”

    这个时候,金河一震,上面烈日炎炎,三足金乌驻在里面,双翼垂天,口吐人言,非常古老,非常沉重。

    轰隆,

    话音一落,立刻生出感应。

    原本平静的空间晕开涟漪,如同莲花,上面弯弯曲曲的断层,支离破碎,不知道通向何等的地方。

    “冲。”

    陈岩眯起眼,眸光中闪烁着危险的色彩,要是以前,他或许会困惑,或许会犹豫,但见识过日月生神黄天宫中夺天地造化的手段,这样的手法开始变得熟悉。

    原本就冲击速度惊人的箭矢在陈岩的控制下,再上一个层次,一冲而过,任何的断层都无法阻挡。

    咔嚓,

    镜光碎裂的声音传来,前面万千的清辉向四面八方散去,如同鹤羽般徐徐舞动,有形无形,自成图案。

    眼前的明光弥漫,亮晶晶的,几乎要溢到眸子里。

    这一下,冲开了金河的堵截。

    哗啦,

    可是还没完,一柄三花玉如意悄无声息地出现,宏大磅礴的气机罩住大星,玄音清越,拦住去路。

    如意横空,随我心意。

    有一种上苍的意志,没有人能够违抗。

    苍天如意术。

    “哈哈,”

    陈岩不慌不忙,不疾不徐,见玉如意出现,念头一转,无形剑骤然自顶门中跃出,轻轻一折,化出万万千千的剑光,斩了出去。

    剑光万千,或是诡异,或是霸道,或是灵动,或是古拙,或是自然,或是刻意,各不相同,自有玄妙。

    难以捉摸,难以把握。

    轰隆隆,

    剑光狠狠地劈在玉如意上,力量爆发,将场中苍天如意,拨动万物的气场斩断。

    “咦,”

    讶然声传来,只见玉如意一转,垂下青花,落地化人,凝成一个中年道人,头梳双抓髻,斜插木簪子,身披松月照雪法衣,脚下登云履,仙姿道骨,气质出尘。

    他的眸子,看似蕴含最深处的感情,实际上深处却是冰冷没有任何的波动,如同真正的苍天一样,纵然天崩地裂,灾难频发,生灵涂炭,都是冷漠以对。

    情到深处情转薄,就是这个道理。

    陈岩却是越来越感应到星痕的灼热,根本不和对方寒暄,断喝一声,道,“让开。”

    天辰道人手握玉如意,纹丝不动。

    经过这段时间,天辰道人已经知道局面,这一次日月生神黄天宫中机缘爆发,非同一般,可谓是千年未曾一见。

    能够从里面出来的,无不是收获惊人,横财暴富。

    移动宝库在眼前,他们怎么会放过?

    更何况,不论是宇文家还是安家以及背后的势力都是将日月生神黄天宫视为自家的后花园的,陈岩这样的人自然被认为是虎口夺食,更有理由进行打击。

    反正对仙道玄门来讲,只要他们师出有名,从来不吝啬于强力手段。

    陈岩见对方不退,知道今天难以善了,哼了一声,法力一转,元气大法王的力量使出来,冲着对面的天辰道人就是一指。

    统御元气,天下称雄。

    任何的变化,都在心中。

    天辰道人只觉得自己体内元转如意的法力一荡,似乎是不受控制一样,忍不住露出惊容,这样的局面前所未有。

    “五行灵气,聚而化形。”

    趁着这个机会,陈岩用手一弹,星星点点的光芒自指尖跃出,向上一冲,化为五彩灵焰,光泽流转,生生不息。

    火焰缓缓飞行,不亮,不光,不炙热,看上去不起眼。

    只有偶尔闪烁过的五彩光华,显得特异。

    天辰道人却是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不敢怠慢,双手掐道诀,打出一道道的法力,凝成八卦图,挡在身前。

    没有任何的声息,五彩灵焰只是一转,就穿透了八卦图,将之精气纳入其中,然后继续逼近。

    “好厉害的火焰,”

    天辰道人尽管觉得火焰不一般,但也没想到居然如此之霸道,自己的神通连抵挡半刻都不行,如同纸糊的一样。

    “定。”

    好在天辰道人自有手段,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打垮,他目光一凝,自天门中飞出一道符箓,长有三尺,金玉其中,上面是古朴晦涩的蝌蚪文字,如龙如蛇。

    符箓一出,当空燃烧,定住四方。

    陈岩看到,没有意外,笑了笑,再次掐了个法诀。

    他的元气大法王之身,最是善于统御诸般元气,刚才的交手,让他对天辰道人的苍天如意之力有了不少了解。

    这一下发动,再次让天辰道人法力一晦。

    正在此时,一道森森然的剑意撕裂虚空,倏尔斩出。

    冷漠,无情,毫无生机。

    天道在上,惩罚异类。

    所有的气机被剑光吞噬,化为触目惊心的黑洞。

    天杀生,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