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零五章 各逞手段斗心机
    ps: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还有月票红包没领完,有月票的书友可以领一下。

    天杀生持剑杀到。

    纤细的剑身映照出他的面容,白眉如霜,萧杀冷酷。

    干净,利索,果断,毫不拖泥带水。

    吞噬生机,带来死亡。

    “天杀生。”

    天辰道人又惊又怒,对方的杀生剑术神出鬼没,不留痕迹,以他灵觉之敏锐,被牵制之后,都没有发现。

    等察觉之后,剑光已经斩杀到眼前,寒意刺骨。

    哗啦啦,

    好在这个时候,道器如意发出一声清亮的天音,滴溜溜一转,千百青花浮现,叠成莲状,挡在天辰道人眉心前。

    叮当,

    杀生剑斩在莲花上,发金石碰撞之声,继而从中间劈开。

    下一刻,

    玉如意发出哀鸣,受到重创,然后化为一道祥光,飞到天辰道人的袖中。

    “咄。”

    还没等天辰道人松一口气,耳边突然传来阵阵水声,须臾之后,幽幽深深的光华弥漫,最上面是细细密密的罡雷。

    日月,星辰,山河,大地,血光,佛意,杀戮,等等等等,各种元气交相碰撞,光怪陆离。

    雷霆出于水上,劫气横生。

    轰隆隆,

    这一次,天辰道人来不及躲闪,被裹入幽水中,雷霆把他的护体宝光炸裂,劫气如同钢针般往他身上扎。

    有形无形,无孔不入。

    难缠到极点。

    天辰道人受此重击,面色很不好看,他狠狠地瞪了陈岩和天杀生一眼,身子一摇,青光托身,一跃而起。

    眼看不敌,避其锋芒。

    回去之后,静静养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倒是果断。”

    陈岩点点头,要是他还不走,可不只是伤元气了,肯定会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嗯?”

    正在此时,陈岩蓦地一凉,感应到一股杀机,他想都不用想,无形剑随心斩出,没有任何的花哨,笔直一线,非常纯粹。

    叮当,

    无形剑和杀生剑撞击在一起,声音大起,不停拔高,然后到了顶峰回落,余音袅袅,徐徐缓缓,听在人的耳中,有萧杀之意。

    不到半个呼吸,两柄法剑就碰撞了千百次。

    一个是灭绝生机,无物不杀,一个是神出鬼没,千变万化。

    交手之后,互不相让。

    “早就知道你不是善茬。”

    陈岩转过身,看向天杀生,刚才他和天杀生合作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现在天辰道人一去,合作伙伴就是新的敌人了。

    毕竟,无论是天辰道人还是天杀生,都是一丘之貉。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要黑吃黑,吞噬自己的机缘。

    “天杀生。”

    陈岩眯起眼,这个家伙可是将红玉重伤,现在又拦路,新仇旧恨齐了,要是换个场合,非得让他好看。

    只是陈岩冥冥之中有感应,自己不应该在此地过多停留,不然的话,会有大的灾祸。

    而灾祸,会来自于手臂上开始灼热的星印。

    元气大法王,可不只是能够统御元气,而且还能够以一种匪夷所思的亲和感,于冥冥之中感应。

    毕竟,天地之间,元气无所不在,气机牵引之下,必生变化。

    陈岩有了决断,自袖中取出一个袖囊,法力一转,径直冲天杀生打去。

    天杀生眸子中冷芒一闪,平平一剑斩出,吞噬灵机。

    轰隆隆,

    只是还没等斩中,袖囊从中间裂开,从里面一下子飞出九百九十九道符箓,洋洋洒洒,互相碰撞。

    轰隆隆,

    在陈岩法力引动下,所有的符箓同时燃烧,恐怖的毁灭力量爆炸,扩展,衍生。

    “这,”

    天杀生这一次真的是吓了一跳,他算是见多识广,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攻击。

    首先,要收集这么多强大的符箓不容易,而一下子使用,更是大手笔。

    和这个比起来,什么一掷千金,都弱爆了。

    别的不讲,这九百九十九道符箓拿出来,能够换多少天材地宝?

    其次,同时引爆九百九十九道符箓,需要非常强大的法力,还有细微到极致的灵觉。

    要知道,每一道符箓不同,引动手法自然不一样。

    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天杀生当机立断,一拨手中的天杀剑,剑光裹身,迅疾遁走。

    轰隆隆,

    这个时候,金河和玉球还在交锋。

    真不知道夏安到底施展了何等的手段,随着时间的推移,玉球中投影下来的力量越来越强悍,从绝对下风,到现在稳守不败。

    虽然还是奈何不了金河,但明显比第一次斗法之时强了不少。

    “还有一股力量,”

    陈岩知道,金河是来自于宇文家族一方,而隐藏在虚空中的另一股力量迟迟没有发动,肯定是在坐山观虎斗。

    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捏软柿子。

    “再助你一臂之力。”

    陈岩想了想,再次取出一个袖囊,打入金河中。

    轰隆隆,

    袖囊炸开,里面是各种的法宝,熊熊燃烧,化为劫气。

    他做这个,一来是和夏安结个善缘,二来是看宇文家族不顺眼,反正他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收获惊人,横财在手,用起来也不心疼。

    “这个家伙,”

    宇文旭站在下面,看了看陈岩,又看了看他头上的大星,从诧异,到恍然,再到愤怒,咬牙切齿地道,“他是陈岩,修炼成元气大法王。”

    “嗯。”

    识海中的龙先生早就认出来了,还留下了布置,当然,他是不会和宇文旭说的。

    “好一个阴险小人。”

    宇文旭想到两人还曾在日月生神黄天宫中交谈愉快,对方还说自己是什么钧天界之人,想一想,真是无耻。

    “以后要和红玉说一声,提醒一下。”

    宇文旭蓦然想起,当时他机缘来临,忙着结丹,匆匆离开,自己的未婚妻可是和这个家伙待了不短的时间。

    红玉别以为这个家伙真是自己的朋友,让他骗了。

    对宇文旭的想法,龙先生只能道一声可怜。

    人家早就勾勾搭搭,不知道感情有多好,还需要你一个外人来插手?

    “以后饶不了他。”

    宇文旭咬着牙,不光是因为对方欺骗糊弄自己,而且刚才还伪装成宇文不歌,又把他耍了一把。

    陈岩这个时候可顾不得别人的想法,他做完之后,长笑一声,大星开路,已经到了阙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