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零六章 大哉乾元化星图
    ps:还有月票红包没有领完,有月票的书友可以领一下。

    是日。

    空无纤云,清辉垂照。

    晶晶然水色弥漫,相错如锦绣。

    陈岩戴星冠,披日月法衣,大袖如翼,踏水而出,一个起落,到了阙口。

    展目看去,山若挽髻,谷横雪丘。

    烟云秀色发于山谷之中,和天地轻灵之气呼应,淡妆之下,交织奇诡。

    景象如画,鲜亮动人。

    陈岩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旷神怡。

    心灵也变得活泼泼的,没有了刚才的压抑。

    已出樊笼,果然海阔天空。

    陈岩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眼手臂上的星印,上面流光溢彩,群星璀璨,自然凝成玄妙星图,时刻变化。

    轰隆隆,

    就在星印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明光之时,眼前的天穹倏尔裂开,霞光千道,瑞彩万条,仙音飘渺,异香氤氲。

    下一刻,

    拳头大小的经文自里面跃出,初始之时,只有三五个,不到半个呼吸后,就洋洋洒洒,何止千百上万。

    晶莹,剔透,圆润,生光。

    落到地上,然后弹起,再次落下,再次弹起,叮当作响。

    不少的还从陈岩身边跳过,曳着光,发着热,有着声,似无形,似有形。

    乍一看,真的好像是天上的星辰纷纷坠入人间,美丽到极致。

    陈岩却没有感到美丽,他只觉得毛骨悚然。

    “可怕。”

    陈岩眯起眼,勉强压制住自己灵台中的负面情绪。

    轰隆隆,

    三个呼吸后,从天穹裂开处,垂下半卷的阵图,非金非玉非铜非铁非石非锦,层层叠叠,氤氲莫名的神采。

    阵图浮空,不计其数的星辰在里面生灭,大有无穷,小如介子,时刻变化,引动宇宙中最为神秘最为浩瀚的一股力量。

    伟大,浩瀚,然后带来的是深深的压抑。

    陈岩看着星图,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沉重感。

    “大哉乾元化星图。”

    陈岩认出此宝之来历,乃是无极星宫中鼎鼎大名的至宝,可怕的威势,恐怕还在自己刚才面对的金河之上。

    毕竟不管怎么讲,金河是力量投影,而大哉乾元化星图是真实降临,两者的差异,可想而知。

    陈岩明白此时面对的局面,又有些庆幸。

    幸亏自己冥冥之中感应到不对,果断出手,出了山关,不然的话,等无极星宫的人降临,真的要遭劫了。

    要知道,日月生神黄天宫的出口,双阙如门,森然而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要是自己不出来,非得让无极星宫堵门不可。

    再说了,无极星宫这样的超级势力,和宇文家族背后的势力都是玄门同道,肯定会有外人不知道的联系,如果达成协议,进行合作,陈岩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这可不是说笑的,即使是陈岩有通天能耐,陷入那样的局面下,也是十死无生。

    “幸好,”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法力运转,大星浮在身后,抬头看向自图画中走出的人影。

    当先一人,头戴星冠,身披北斗群仙法衣,面如冠玉,一双眸子炯然有神,似乎有诸天的星辰在里面运转,深不可测。

    他的两名同伴,是一男一女,都是身材修长,气质出众,男的俊朗,女的纤美,标准的金童玉女。

    三人一出现,沛然不可抵御的法力贯通四方,空谷回音。

    “声势不小。”

    陈岩目光掠过三位金丹宗师,最后还是定格在居中神秘的青年人身上,只觉得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真正的星辰降世,浑身上下满满的星辉自灵窍中升起,回落,循环,每一下,都妙不可言。

    很显然,对方对星辰之道的认知肯定是匪夷所思,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感应到陈岩的目光,居中的青年人神情平静,稽首行礼道,“在下无极星宫萧定九,见过陈道友。”

    “萧定九。”

    听到这个名字,陈岩目中精光大盛,这个名字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在无极星宫乃至于整个仙道玄门都是很有分量。

    他早知道和无极星宫结下深仇大恨,自然不会放松对无极星宫情报的收集。

    而在所有的情报之中,萧定九是从来都不会落下的危险人物。

    出生之时,诸星投怀,异象惊人。

    后来被无极星宫的掌教亲自收入门下,传授神通道术。

    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到现在,是无极星宫中很多的修炼记录缔造者。

    很多人都嘉许,认为萧定九会是以后无极星宫掌教的接班之人。

    这样的人物,没人敢小觑。

    陈岩面上不动声色,回了一礼,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不知道萧道友此来,有何贵干?”

    “无他,”

    萧定九大袖展动,如同浮云,温润如玉,道,“只是想请陈道友去我们无极星宫做客一段时间。”

    “做客?”

    陈岩洒然一笑,目光炯炯,道,“萧道友应该是说要囚禁陈某吧?”

    “宗门两位金丹宗师陨落,和陈道友有关。”

    萧定九说话不疾不徐,自有清音,道,“我们请道友前往无极星宫,主要是说个清楚明白,不会过于为难道友的。”

    陈岩才不会相信对方的鬼话,真要是自己去了无极星宫,无异于进了龙潭虎穴,到时候要捏要搓,可都身不由己了。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要怀疑玄门仙道的手段,他们传承万年,屹立不倒,该狠辣的时候从来不会留情。

    “绝无可能。”

    陈岩回答地斩钉截铁,他微微仰起头,目光如剑,一字一顿地道,“无极星宫威名远扬,不过我陈岩也不是任人鱼肉之辈,我们不用废话了,凭实力说话吧。”

    “可惜,”

    萧定九叹息一声,道,“这样的话,陈道友就不要怪我们下手狠辣了。”

    “哈哈,”

    陈岩大笑,气息昂扬向上,有撕裂天穹之锋锐,道,“早就想见识一下无极星宫的真正绝学了。”

    “王师弟,金师妹,你们两人给我观阵。”

    萧定九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吩咐身边的男女一句,

    “是。”

    两人答应一声,没有别的言语,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兄,他们从来都是有百分百的信心。

    “请。”

    “请。”

    萧定九和陈岩来到场中,遥遥相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