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零七章 身如星辰恒久远 福来一剑问乾坤
    ps:第二更,求下订阅。

    正是。

    月对丘壑,烟起深谷。

    郁郁青竹静立,亭亭雪松挺拔。

    时而黄莺鸣于林外,均节天成。

    静而生动,慢如小年。

    陈岩和萧定九遥遥相对,行过道礼。

    一个金容玉姿,锋芒锐利,一个从容不迫,气质沉凝。

    都是翩翩美少年,一时瑜亮。

    金允珠纵然对陈岩很没好感,见此风华,还是忍不住赞叹,道,“好一个陈岩,盛名之下无虚士。”

    王志林点点头,目光炯炯。

    即使在无极星宫之中,能够和自己的师兄萧定九分庭抗争而不落下风之辈,也是凤毛麟角,对方很不简单。

    陈岩静心凝神,灵识圆润,在他的眼中,对面的萧定九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冉冉星辰,悬天运转,光芒璀璨。

    大星升腾,经文垂天,遮蔽日月,不见山河,一切宇宙时空,亘古存在。

    磅礴,大气,浩瀚,古老。

    而在萧定九的灵光映照下,陈岩同样敛去平实,显现内中的超凡脱俗。

    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风雨,血海杀戮,佛意磁光,等等等等,各不相同。

    千变万化,念随心生。

    变化,包容,深沉,起源。

    两种截然不同,但同样蕴含精纯道理的意志一冲,冥冥之中响了一声惊雷,两人同时一震,又是一惊。

    陈岩肃容而立,手一伸,无形剑清亮如水,映着天上的寒光,声音如同寒泉中吐出的水珠,字字晶莹,有着冷意,开口道,“萧道友,在下先手。”

    “请。”

    萧定九人若星辰,不动于衷。

    哗啦,

    陈岩深吸一口气,踏前一步,衣袖带风,云气跟随,无形剑平平斩出,笔直一线,却是凝而不散,杀机瞬间就到了萧定九眉心。

    返璞归真,化腐朽为神奇。

    更为巧妙的是,他展现出的气息是统御诸天元气,千变万化,但这一招使出,却是截然不同,简单到极点。

    兵者,诡道也。

    只是一剑,就展现的淋漓尽致。

    金玉珠站在远处,都感应到扑面而来的锐气,还有一种百战百胜后沉淀的自信,令人心惊。

    陈岩自出道以来,从来不是一帆风顺。

    小到勾心斗角,大到飞剑斩人头,一步步,凭自己杀上来,走得很急,但走得很稳。

    到现在,法身已成,统御元气,对未来之路坚定,没有彷徨,没有犹豫,没有后悔。

    种种磨砺和机缘,让陈岩成为真正的修道之人。

    不得不讲,陈岩这一剑,真的很可怕。

    金玉珠和王志林两人暗自揣测,他们要是对上,恐怕根本躲不过,会直接伤在剑下。

    萧定九却是面不改色,仰起头,看着这一剑的芳华。

    星辰。

    悬于中天。

    经时空洗礼,见人世沧桑,亘古存在,不动不伤。

    萧定九就如同星辰一样,从不摇曳,用手一指,似慢实快,点中刺过来的剑尖。

    叮当,

    锋锐的剑,晶莹如玉的手指,两者碰撞,居然发出黄钟大吕般的沉沉的声音。

    以两人为中心,周围的虚空惊雷爆炸,元气肆虐,如同风暴。

    声势之大,简直好似两个庞然大物的直接碰撞。

    轰隆隆,

    声势惊人,气象万千。

    金玉珠和王志林对视一眼,骇然变色,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

    “哈哈,”

    陈岩一击无功,没有任何的沮丧,反而哈哈大笑,笑声初始之时,并不很大,但几个呼吸后,就似奔雷,越来越高,越来越大,轰动四方。

    笑声一路拔高,层层向上,很有一种壮志凌云之感。

    天地元气受到笑声接引,从四面八方汇聚,往下一落,化为元气神兵。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武器,一个不少。

    五行为本,日月星在上,诸天元气,千变万化。

    刹那间,整个天地似乎要化为杀伐战场,气机横空三千丈,凝若实质。

    萧定九眸子微微睁大,看着四周天地元气的变动,对方的声势节节拔高,要是积蓄到巅峰,一击之下,肯定是石破天惊。

    要是其他人,肯定会果断出手,进行打断。

    可是萧定九就是萧定九,不是其他人,他就是静静看着,等着陈岩积蓄力量,达到顶峰。

    超乎任何人的自信,还有超乎任何人想象的实力。

    这就是萧定九,无极星宫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没有任何的言语,陈岩就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继续大笑,体内的五劫升天门以一种难言的频率抖动,和他的灵窍共振。

    对方有意,自己有心。

    那就斗个痛快吧!

    陈岩热血沸腾,灵台却是出奇地平静,在这种玄妙的境界,五劫升天门吐出元气,经过灵窍,转化为更为恢宏的法力。

    轰隆隆,

    陈岩踏前一步,地动山摇,在气势积蓄到顶点之后,斩出一剑。

    一剑斩出。

    所有的声势一扫而空,刚才还气象万千的声势半点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平平静静,稳稳当当。

    没有华丽,没有诡异,没有浩瀚。

    弯弯曲曲的剑光中,居然有一种少有的笨拙。

    神藏于内,而不显在外。

    重其神,不在意其形。

    无天无地,无阴无阳;无日无月,无晶无光;无东无西,无青无黄;无南无北,无柔无刚;无覆无载,无坏无藏;无贤无圣,无忠无良;无去无来,无生无亡;无前无后,无圆无方。

    陈岩一剑斩出,隐约触摸到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境界,混沌未开,有容乃大。

    “这,”

    金玉珠和王志林首先震惊了,这一刻,天地之间,似乎被抽取了所有的光明,所有的生机,所有的色彩,所有的声音,整个世界变成简单的黑白投影,上下旋转。

    这一剑,

    登峰造极。

    闻所未闻。

    天下无对。

    这是超乎想象的一剑,这是厚积薄发的一剑,这是气运加身的一剑,这同样是升华的一剑。

    金玉珠和王志林都是无极星宫的新晋金丹宗师,天资英发,悟性很高,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能够深刻感应到这一剑的可怕。

    第一次,两个人为他们战无不胜的师兄感到担忧,担忧萧定九接不了这一剑。

    这个时候,萧定九抬起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