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一十二章 请君入瓮
    宝图往下。

    水光渐渐,深不见底,而地势奇诡,飞岩如削。

    嶙峋石骨,万万千千,横竖左右,攒簇森然。

    有弯弯曲曲的珊瑚树生在期间,大有半亩,形似人面,看上去非常可怖。

    风一吹,枝叶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有鬼哭狼嚎之音。

    金玉珠寒着俏脸,伸出纤纤玉手,拨动寻星天光仪,指针转动,很是缓慢,而且左右摇摆。

    “真是,”

    金玉珠着急上火,最近陈岩的气息愈发晦涩,要捕捉是越来越困难。

    叮当,

    正在此时,寻星天光仪陡然间发出一声清音,然后上面细细密密的篆文飞快流转,如同群星般向四面八方飞去,最后归于平静。

    金玉珠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美目睁大,用难以相信的声音惊叫道,“陈岩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什么?”

    王志林都吓了一跳,他们好不容易进入血海,一路艰难,要是没了目标,那可是太好笑。

    “我再看一看。”

    金玉珠深吸一口气,用手一指,自指尖跃出一个璀璨的文字,然后滴溜溜一转,落入寻星天光仪里。

    叮当,叮当,叮当,

    寻星天光仪晕开水纹般涟漪的星辉,绵绵不绝地像外扩散,似幻是真,像是扫描锚一样,不停地传递回四下的气机。

    可是正中央的指针似乎没了灵性一样,从头到尾,纹丝不动。

    金玉珠玉颜上蒙上了一层寒霜,很不好看,她抬起头,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萧师兄,寻星天光仪已经捕捉不到陈岩的气机了。”

    萧定九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清亮如水的星光自他天门中升起,倏尔散开,化为千百,垂落入窍,再盘旋凝神,生光耀辉。

    乍一看,星光流衣,众神汇聚。

    而他就是统御星辰的众星之主,无量光,无量寿。

    听到金玉珠的话,萧定九睁开眼,眸子深处有星云漩涡,深邃,古老,神秘,似乎将天地间所有的明光吞噬。

    “师兄?”

    金玉珠一看,差点心神失守。

    萧定九手一挥,打出一道清光,稳住金玉珠的身子,然后缓缓敛去眸中的异相,开口道,“刚有所悟,一时没有收敛住气机,倒是惊扰师妹了。”

    “师兄严重了。”

    金玉珠稳了稳心神,才开口问计道,“我们该怎么办?”

    萧定九没有说话,他坐在云榻上,四平八稳,目光微眯,星辰在其中运转,凝练出洞彻神光,破除虚妄,还原真实。

    好一会,萧定九收回目光,玉音清清,道,“确实是无法感应。”

    “怎么会这样?”

    金玉珠非常纳闷,即使是血海中,星辰之力微不可见,可是以寻星天光仪的威能,对方不可能完全隐瞒。

    萧定九拇指和食指捏了个古怪的法印,揣摩气机,道,“以陈岩的力量,暂时是无法驱除星印的,他能够消失不见,应该是彻底融入血海中,气机混元如一,大隐于市,我们才会感应不到。”

    “怎么可能?”

    金玉珠讶然出声,要知道,这里可是血海,污秽邪恶,而他们玄门仙道之人,在其中清光升腾,格格不入。

    打个比方,他们就如同白光坠入墨水中,黑白分明,想遮掩都无法遮掩。

    陈岩分明是正宗的仙道之人,一身气机宏大纯正,没有任何的邪意,他是怎么融入血海气机中的?

    萧定九看着外面连绵不到尽头的血光,扶了扶星冠,道,“我阅览门中卷宗之时,曾经留意过陈岩在尚未凝练出法身之前,用魔神之姿态横行金台府城,见其形象,和修罗皇族的魔功有三分相似。”

    顿了顿,萧定九的声音再次响起,道,“现在看来,陈岩得到的传承不一般啊。”

    王志林点点头,表示自己也知道卷宗上的有关记载,道,“我以为陈岩只是得到了皮毛,只能够糊一糊金丹以下的修士,如今见他完美地融入血海气机中,圆润自足,才知道大错特错。”

    金玉珠则是拿出堪舆图,用手摩挲着上面的纹理,道,“刚才血海的入口,在堪舆图上没有任何标注。”

    “没有任何的标注?”

    王志林听完,就是一惊。

    像无极星宫这样的超级势力,对整个世界的了解是普通修士根本难以想象的,而对于血海这样的险地,都会明明确确地标注。

    没有任何的标注,代表着,他们刚才是从一个连无极星宫都不知道的血海入口进入的。

    这样的话,陈岩是怎么知道的?

    他到底是无意间得知,而是有别的莫可名状的缘由?

    王志林越想越多,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萧定九却是比两人想得更深刻。

    实际上,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境界,智珠圆润,完美无瑕,陈岩在凝练法身之前的魔神之相不会有任何的疏忽。

    自己早就应该防微杜渐,安排好接下来的应对。

    可是非常巧合的,在进入血海后,自己就进入一种莫名的顿悟境界,顺利地突破了神通的瓶颈,但同样是让自己现在才有时间想到卷宗的记载。

    这真的是巧合?还是玄之又玄的气运转移?

    萧定九自己都看不准,气运之说,虚无缥缈,又真实不虚,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把握。

    可是不管怎么讲,这一次,他稍微落到了下风。

    “陈岩,”

    萧定九眸子深深,真是不可小觑啊。

    三百里外。

    陈岩重新化为魔神之相,弯角狰狞,身覆细鳞,正站在一处不见其底的洞**上。

    他的目光森森,血光如镜,正好映照出宝图。

    在他的所见中,宝图熠熠生辉,清光升腾,和周围的血光血气简直是水火不容。

    “嘿嘿,”

    陈岩化身魔神后,笑声变得愈发冷漠,有一种深沉的杀机,他以无上修罗灭仙经催动力量,在血海中如鱼得水,气机圆润,将宝图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还可以让三人无法发现。

    主场之利,可从来不是说说就是的。

    关键时候,就能够显示出威能。

    “不要急,等会就让你们好看。”

    陈岩嘴角勾了勾,笑容冷酷,他可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被追杀了这么久,早就在酝酿反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