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反手报仇 为时不晚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

    正是。

    幽光入水,不见其底。

    于星辉扶苏,森森然,冷漠萧杀。

    天意水光,生生不息,折而向上,烟云弥漫。

    陈岩拔身而出,头生弯角,生有细鳞,狰狞而有节的骨刺从上面排下来,根根如剑。

    锋锐,冷酷,恐惧。

    周身的魔神气息,非常纯正。

    他看向萧定九,似笑非笑,嘴角勾起奇异的弧度。

    这一击,不可阻挡,灭绝生机。

    纵然眼前人神通广大,资质惊人,受了这一下,也是伤了元气。

    要是耽误了,以后刀气流转,或许还会引起其他的麻烦,那就更好了。

    半年被追杀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

    “陈岩,”

    萧定九目光冰冷,声音中还是没有半点的感情波动,看不出任何的沮丧,他好像是在说一个平平常常,和自己无关的事儿似的,开口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手段。”

    “哈哈,”

    陈岩大笑,血光照在脸上,泛着一种奇异的色彩,道,“萧定九,一报还一报,这是利息。”

    “嗯?”

    天通王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面色阴沉。

    以他的法力,居然没有发现有人在此潜伏,这样的感觉可不好。

    对方鬼鬼祟祟,必然是心怀叵测。

    陈岩当然知道自己出场后会引起天通王的警惕,可是刚才袭击萧定九的机会千载难逢,经过取舍,他还是决定动手。

    至于天通王,付出大筹码拉拢即可。

    反正以后,自己总是要收回来的。

    想到这,陈岩神念一起,和天通王开始交流。

    过程很简单,无非是讲一讲自己和萧定九的恩怨,再许下条件进行联手。

    当然,说的话真真假假。

    “好。”

    天通王自然不会完全信任陈岩,不过合则两利,比起来自于令自己痛恨的无极星宫的萧定九,陈岩现在的一身妖魔之气让他更愿意暂时联手。

    轰隆,

    萧定九同样没闲着,他趁着这个机会,沟通宝图,大哉乾元化星图轻轻一摇,垂下千百的星光,悬在身后,重重叠叠。

    “动手。”

    天通王和陈岩达成协议后,开始动手。

    轰隆隆,

    天通王用手一指,沉沉的雷声炸响,携带一种杀戮之气,经久不息,声音越拔越高,刺人耳膜。

    陈岩则是纵身而起,来到萧定九身前,双臂一晃,似乎有千手千臂,每一个手中都捏出一个玄妙的法印。

    或是古拙,或是新奇,或是简单,或是复杂。

    或是沛然如海,或是沉寂如水。

    或是若飞龙在九天昂然而鸣,或是像仙鹤栖息松下悠闲剔翎。

    一正一奇,一阳一阴。

    悉数自足,不假外物。

    轰隆隆,

    陈岩这一动作,周围顿生感应。

    只见血光冲霄而起,凝成一条条的血龙,蜿蜒盘踞,鳞须清晰,同时从四面八方涌来,力量磅礴。

    气势之大,无与伦比。

    “这样的力量,”

    天通王目中满是惊诧之色,好像只有皇族中拥有精纯血脉的嫡系子弟才可以引动血海之力,难道这个家伙是皇族之人?

    萧定九见此,洁白的玉手如同莲花般盛开,千百的符文自指尖冒出,向上一冲,化为亘古星辰棋盘。

    天地为棋盘,时空做纵横线,星辰是棋子。

    咔嚓,

    一颗棋子走了一格,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时空颠覆,局势不同。

    轰隆隆,

    即使是施展出玄妙的神通,但有伤在身的萧定九迎接两人的攻击,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身子晃了晃,棋盘变得模糊。

    哗啦啦,

    时空砂砾在棋局中流淌,似慢实快,给人一种匆匆过去的无力感。

    “好机会。”

    陈岩身子暴涨,化为十丈,目含煞气,眼露凶光,双手往后一伸,咔嚓一声,取下一根长长的骨刺。

    轰隆,

    陈岩居高临下,掷出骨刺,比世界上最为锋锐的长矛还要迅疾,还要强力,还要可怕。

    哗啦啦,

    骨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飞行,表面泛着幽幽的古老篆文,冥冥之中,血海中深沉的力量与之呼应,宛若活物。

    天地翻覆,日月崩塌。

    灾难,杀戮,死亡,成为世间的主旋律。

    “我的主场啊。”

    陈岩都没有想到,自己在血海之中,无上修罗灭仙经能够发挥出这样的威能,整个血海的意志似乎近在咫尺,对自己非常亲近。

    打个这样的比喻,现在的局面,陈岩就如同是家中最被溺爱的小儿子,家中人自然对他呵护备至,无所不应,而萧定九则是闯入家中的恶人,得到的是浓浓的厌恶。

    萧定九现在已经感应到整个血海意志对自己满满的恶意,这样的恶意,无处不在,充塞天地,让人根本没法躲避。

    在这样的恶意下他只觉得自己的灵识被蒙蔽,判断被干扰,整个人懵懵懂懂,思维都慢了半拍。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受。

    “看打。”

    天通王修炼上千年,对时机的把握纯熟无比,他见此局面,身后血光迸现,倏尔一旋,如同孔雀开屏一样,向四面展开。

    轰隆隆,

    血光如实质,轻盈,美丽,却是携带着深深的杀机,聚散如意。

    快,很快。

    一闪而至,就到了萧定九的头顶。

    “定。”

    萧定九头一抬,目光笔直一线,如刀似剑,锋锐无比,将血光击碎。

    轰隆隆,

    可是就是这个时候,骨刺已经降临,刺入悬空的棋盘上。

    轰隆隆,

    骨刺刺入棋盘,毁灭的力量立刻爆发,接下来,先是一颗接一颗的星辰棋子爆炸,然后纵横线逐渐隐去,到最后,整个天地棋盘的地盘崩塌。

    轰隆隆,

    棋盘彻底崩溃,重新化为千百的星辰符文,落入萧定九的天门中。

    萧定九受此重创,面色连续变幻了几次,才压下体内暴动的法力。

    “麻烦了。”

    即使是以萧定九的从容,这一次,都感到了困难。

    在血海之中,他的一身星辰神通遭到非常大的压制,根本无法施展出全力。

    其次大哉乾元化星图出乎意料地被修罗大军攻破,被牵扯了力量,无法给自己太多的帮助。

    最后来讲,自己面对的两个对手,一个是积年的老怪物,积蓄惊人,一个是神秘诡异的陈岩,让人摸不清头脑。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吃大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