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天星截云起 飞刀转死生
    ps:第二更求订阅!

    萧定九敛容而立,无悲无喜。

    他的身后,郁郁星光升腾,倏尔展开,化为星域,连绵千里。

    波光和云影时隐时现,紫青摇曳。

    古老而又缓慢的时空砂砾,从星辰上坠落,一颗接一颗。

    掉下来,在地上,聚拢随心,如同棱角不同的小舟。

    小舟装着平静、死寂和衰老,悄然无息,随波飘去。

    天通王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血海之中,星辉晶莹,覆盖在水光之上,似乎是随手可以触及的细腻光润。

    完美,无暇,明灭变化。

    这样的威势,匪夷所思,超乎想象。

    陈岩眯起眼,目瞳中一片清明。

    眼前的局面很简单,萧定九等人在血海中四面皆敌,只能速战速决。

    不然的话,凶多吉少。

    轰隆,

    萧定九突然踏前一步,他大袖飘飘,如同双翼垂空,身后的星域中投入了一颗石子,晕开水纹涟漪。

    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银光闪烁,清辉破碎。

    时空在其中变化,似真实幻,来到虚无,星辰之音响成一片。

    萧定九蓦地发出一声长啸,整个人飘然出尘,立于星空之下,双手一推,法力叠起,然后往外一送。

    轰隆隆,

    法力连着星光,呈现出一种美丽到极致的弧度,自左向右,厚薄相宜。

    “好。”

    纵然是天通王这样修炼数千年之久的修罗,见此气象,也忍不住叹服。

    只是在血海中,就是这样玄妙。

    要是到了上面世界,又是何等的波澜壮阔,万星璀璨。

    他深吸一口气,身后的血光弥漫,层层往上,凝聚血塔之相。

    可是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只见连连绵绵的星光往下一断,凭空出现许多的断层。

    千变万化,各有不同。

    栉比鳞次的星辰光辉分隔着天与地,时间和空间。

    这一下,突如其来,天马行空。

    有一种难言的玄妙,只属于星空的浩瀚神秘。

    “这是?”

    天通王刚刚凝聚的天血宝塔,在无限的星光中寸寸断裂,化为虚无。

    星辰之光,无处不在,充塞天地。

    任何遮蔽都无法阻挡光的普照。

    天通王面色一变,身子急退,身上都不可避免地染上了星光。

    如影随形。

    再快也比不上光的速度。

    “师兄。”

    “星光永辉。”

    宝图中,金玉珠和王志林身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星光,法力节节攀升。

    他们同时抬起头,眼神中满是不容置疑,然后就是狂喜。

    身为无极星宫弟子,又是精修星辰之道,他们两人才明白这一击的真正玄妙和难度。

    超乎任何人想象,本身已经和星辰规则共鸣,是星辰在人间的化身。

    胜券在握。

    就在此时,一声杀伐之音响起。

    突兀,生硬,不合理。

    硬生生地插入,简单粗暴的破坏。

    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人站在山岗,听着湖中渔舟唱晚的吴侬软语,然后插入一阵磨刀声。

    就好像清雅淡丽的山水画中,美轮美奂,然后迎面就是泼过来乱七八糟的涂料。

    焚琴煮鹤,都不足以形容这种难受的感觉。

    陈岩长身而起,身子拔高,整个人以往的戾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温润,平静,自然。

    高高在上,成竹在胸。

    任凭时光轮转,岁月变迁,都是至高无上。

    不再外露狰狞,而是深沉的内敛。

    萧定九展现出不可思议的绝世天资,对星辰之道的感悟超凡脱俗。

    同样是天之骄子,陈岩也没有落后,来到血海后,他的无上修罗灭仙经突飞猛进,冥冥之中和血海中的无上意志呼应,自身脱胎换骨。

    刚才的变化就是这样,是实质的进步。

    哗啦啦,

    陈岩屈指如环,金音清脆,身上的气息古朴深远,是整个血海的起源。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血海不知名的空间中,一个沉睡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杀戮法宝醒来,然后一道意志降临,加持在陈岩的身上。

    “杀。”

    陈岩招出葫芦,白光自葫芦口横起,眉眼清晰,生有薄翅。

    哗啦,

    刀气一起,诛仙灭神。

    所过之处,星光被吞噬一空,凌厉到极点的杀机贯通天地,不可阻挡。

    噗嗤,

    一声轻响,群星陨落。

    下一刻,

    萧定九从白光中央纵身而起,头上发髻只剩下一半,前所未有的狼狈。

    “哈哈,萧定九,算你倒霉。”

    陈岩没想到自己在血海中全力运转灭仙经会有这样的收获,他眸子前所未有的明亮,锁定萧定九,大步向前。

    从萧定九施展星辰神通,星落血海,不可匹敌,到陈岩横空杀出,刀破万星,整个过程非常之快。

    等众人反应过来,萧定九神通被破,伤上加伤。

    “师兄。”

    “师兄!”

    金玉珠和王志林见此大急,同时身上的气机大盛,传出一种玉石俱焚的壮烈。

    两人的目的很明确,即使是他们身死,也不能让萧定九受伤。

    仙道宗门,很多时候非常冷酷,冷酷地让人心寒,但很多时候,又是非常坚持,坚持到令人感动。

    关系到门中的传承,以及以后的发展,两人心甘情愿地牺牲。

    “陈岩,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

    萧定九用手一按,阻挡了两人的冲动行为,他看了陈岩一眼,作出了一个出乎常人想象的举动。

    “给我裂!”

    话音一落,原本悬在半空中的宝图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然后万万千千的星辰浮现出来,劫气横生,天地腐朽。

    轰隆隆,

    爆炸声此起彼伏,宝图之中,进入里面的修罗大军,在这样的爆炸声里,大片大片地死亡,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力。

    不知道多少的修罗大军死去,血流成河,连宝图都蒙上一层血色,看上去非常吓人。

    “啊,”

    天通王首先疯狂了,宝图之中的修罗大军可是他的班底,这一下子全部湮灭,他成了光杆司令,孤家寡人。

    血海之中,从上到下,很像世俗中曾经存在的分封制。

    没了手下,一个人,势力大减。

    即使是以他境界修为,也守不住基业,最好的结果就是去投靠皇室,寄人篱下了。

    这样的局面,他如何不恨?

    “无极星宫,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天通王咬牙切齿,目中冒火。

    “哼,”

    萧定九做完这个,念头一起,宝图继续膨胀,猛地冲陈岩和天通王笼罩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