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觊觎宝图引双魔
    ps:求订阅!

    陈岩闻声抬头。

    就看到,天穹崩裂。

    碎片万千,纷纷扬扬。

    乍一看,如芙蓉青髻,片片扑入眉宇。

    少顷,一只玉手自缺口中探出。

    晶莹剔透,完美无瑕,细细的手纹泛着难言的色彩。

    玉手似缓实疾,徐徐而行。

    似乎听到欸乃一声,天光水波,风日悠悠,尽在这一摇橹的清音里。

    这一刹那,陈岩好像看到的不是玉手,而是精致的画卷,有声有色,很有诗意。

    “来的真不慢。”

    陈岩剑眉竖起,很显然,大哉化星图这么大的动静,不可避免地引来了血海中其他人物的瞩目。

    轰隆隆,

    这还没结束,正东面宝光层层落下,形似阶梯,一级一级地嵌入虚空,腾光映辉。

    阶梯延伸,长有千丈。

    然后一甩,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超过玉手,伸向浮空的宝图。

    “又是一人。”

    陈岩目中映照出宝梯的倒影,光彩琉璃,见之不俗。

    “哼,”

    玉音清清,从天外传来,晶莹完美的手掌轻轻一拨,精芒暴涨,撞击在宝梯上。

    轰隆隆,

    两人气机相撞,针锋相对。

    “你们两个。”

    陈岩仰起头,身后层层叠叠的血光升起,托起葫芦,如莲花般盛开。

    “斩。”

    陈岩用手一指,葫芦滴溜溜一转,自葫芦口上飞出一道白光,瞬间而至。

    哗啦啦,

    刀气一起,硬生生将玉手和宝梯斩成两截,切口平滑,如霜雪,细腻到极点。

    下一刻,

    以切口为原点,向上攀升,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断绝。

    灭仙,诛神,噬佛,葬魔。

    杀戮之道,吞噬生机,破灭一切。

    “哈哈。”

    陈岩感应到血海不知名时空投下的意志,信心满满。

    轰隆隆,

    陈岩天外飞仙的一刀,令出手的两位大人物惊讶的同时,又非常愤怒。

    “什么人?”

    “好大的胆子!”

    时候不大,两人一前一后,宏大的真身开始降临。

    哗啦啦,

    霜光玉河不知从何处蜿蜒而来,如同风中吹起的匹练,像是倾泻在山外的月光,浩浩荡荡,晶莹明媚。

    一个少女踏着长河而来,脚下是璀璨的水花,她身披枫叶火红的宫裙,纤腰细细,容颜秀丽,看上去像情窦初开,细细看去,又如同时光不老。

    少女抵达之后,玉足一抬,霜气玉河宛若有灵性一样,前端似龙头般抬起头,她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看着陈岩。

    轰隆隆,

    少女刚降临,正东方向,宝光重重叠叠,从上到下,悬梯般垂了过来,一个高冠法衣,丰神俊朗的青年人踏着阶梯,缓步下来。

    青年人每走一步,他身后走过的阶梯会自然消失,然后归于虚无黑暗。

    咚咚咚,

    似乎踏着死亡的步伐,引动莫名的力量。

    “装神弄鬼。”

    陈岩负手而立,看向两人。

    他在面对萧定九惊天一击的时候,完成自我突破,无上修罗灭仙经更上一步,返璞归真,内敛深沉。

    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感应到血海不知时空中神秘至宝的意志,杀戮而生,天赋其权。

    有此底气,他可半点不怵来人。

    “你是什么人?”

    少女身子一轻,半坐在水光隆起的玉龙头颅上,肤色胜雪,神情慵懒,声音不大不小,但有一种勾人的妩媚,可是再仔细听,却是只剩下清纯如一。

    “是什么人?”

    金冠青年人几乎在同时发声,吐字如玉钟,余音袅袅,断而不绝,和少女的声音合到一块。

    不是一唱一和,但却是天作之合。

    音符如天花飘落,无形的波动传出。

    不是攻击,胜似攻击!

    陈岩却是看得好笑,他本身就是对声音一道有非常之深的造诣,而且很有天赋,两人的动作,在他眼中,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铿锵,

    陈岩身子不动,眼皮不抬,念头一起,葫芦上白光轻旋,发出一声拔刀声,铮的一下,异常刺耳。

    沙哑,难听,古怪。

    可是就是这样的拔刀声,却拥有一种非凡的力量,令两人营造的声音攻势,一扫而空。

    一男一女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容。

    这样的手段,不一般啊。

    哗啦,

    陈岩身子一摇,凝步上升,踏虚而行,来到宝图之前,看向两人。

    两人男的丰神俊朗,仪表非凡,女的容颜精致,身段风流。

    看上去,赏心悦目,文采神仙。

    而他则是弯角狰狞,身覆细鳞,煞气凝云,怎么看怎么像穷凶极恶的妖魔,十足十大反派。

    当然,陈岩的话语也很符合他的气质,霸道地道,“你们两人速速离去,还可安然无事,不然的话,今天就要成为我刀下亡魂。”

    直接,霸道,视两人如路人甲。

    金冠青年人看上去生的温润如玉,实质上本质还是血海中妖魔的脾气,阴戾狠辣,他听完之后,嘿嘿一笑,道,“我森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言不惭之人。”

    少女美目流转,似笑非笑。

    他们看上去年轻,实际上都是在血海中修炼上千年之辈,杀人如麻,人见人畏惧,自从成道以来,还真没见过陈岩这样的人。

    张口闭口杀人,真以为他们人畜无害?

    “就凭你这一句话。”

    森罗上前一步,声音转冷,道,“你就必死无疑。”

    话音一落,他断喝一声,法力升腾,就要出手。

    轰隆隆,

    可是还没等森罗出手,只听一声尖啸,他抬起头,映入自己眼帘的就是狰狞的骨刺,根根竖起,如同刀剑。

    轰隆隆,

    陈岩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来到近前,没有任何的动作,合身冲上,骨刺咔嚓咔嚓生长,泛着幽深的寒光。

    骨刺落下,魔音四起。

    携带着古老的死亡挽歌,自不知名时空中响起,字字杀人。

    “不好。”

    森罗面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没有想到,对面的动作如此迅疾,如此诡异,如此匪夷所思。

    恶风扑面。

    他虽然不知道面前的骨刺是何物,但他的灵觉告诉自己,要是自己真要是被刺中,恐怕要成为一个大号的刺猬。

    来不及多想,他念头一运,护体宝光自然生出,重重叠叠,上面是图录文字,叮当碰撞,时刻变幻。

    陈岩面无表情,继续上前。

    咔嚓,

    护体宝光碰上骨刺,应声而碎,陈岩身子一起,一个暴戾至极的腿鞭,重重地抽在森罗身上,将他打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