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杀上门去 飞刀斩首
    园中。

    石骨突兀森郁,上下林立。

    乍一看,蜿蜒低垂,如龙饮水。

    碧波自衔口中泄出,时而宽,时而窄,时而缓,时而急,声音变化,玄妙自生。

    叮当,叮当,叮当,

    声声入耳,非常清脆。

    实际上,这本来就是以无量法力凝练神咒于其中,刻录而成的禁制法阵。

    平时用来平心静气,镇压心魔不起,很有效果。

    可今天,天通王听到声音,莫名的烦躁,还有点不安。

    “不对。”

    天通王皱起眉头,他可不相信是巧合,肯定是有意外发生。

    “来人。”

    天通王想了想,展袖起身,吩咐下人看守魔宫,他要出去一趟。

    “是,大人。”

    下人是个风度翩翩的妖魔,看上去十八九岁,精致的面容,长长的兔子耳朵,华丽复杂的长袍,即使是行礼,都温润如玉。

    咔嚓,

    可是下一刻,此妖魔面上露出惊骇之色,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然后仰天栽倒。

    噗通,

    尸身砸在地上,在精雕细刻的青石上,盛开出殷红的血花,朵朵密密,而又触目惊心。

    呜呜呜,

    急促短暂的魔音响起,一下又一下,有一种死亡的味道。

    “嗯?”

    天通王转过身,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转角中走出,弯角狰狞,身有细鳞,背上骨刺如刀似剑,根根直立。

    轰隆隆,

    随着来人到来,森森然的气场弥漫,恍若实质,如囚笼一样,禁锢四周,低沉压抑。

    “是你。”

    天通王目光一缩,眸子中满是凝重,对方是来者不善啊。

    “天通王,”

    陈岩站的四平八稳,眸子幽幽,声音冷得如同从冰窖中拧出来一般,道,“我今日来,是要收割你的性命。”

    声音不大,但其中蕴含的杀机,铺天盖地。

    天通王听到这样赤果果毫不掩饰的话语,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无耻之尤!”

    要知道,当日他和陈岩合作,要瓜分胜利果实。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想到,萧定九会有那样的果断,引爆大哉化星图,不可思议的毁灭力量,肆虐全场。

    结果就是天通王不光是没拿到半点的好处,反而因为之前消耗精血从而导致遁光慢了半拍,伤上加伤,只能立刻回转魔宫。

    自己一无所获,弄了一身的伤不说,现在居然还被人打上门来索命,真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如何不怒?

    “哼,”

    陈岩却是对对方的怒火置之不理,他踏前一步,身后幻化出千百手臂,同时托举,结印,化形。

    轰隆隆,

    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降临,携带杀戮,毁灭,灾难的气息,每一下震动,都让人心惊胆战。

    “咄。”

    天通王脸色大变,比起前段时间,这个家伙的实力有了很强的提升,而自己身上伤势根本没有痊愈。

    一个上升,一个下降。

    本来差距不大的两人,一下子就有了高低之分。

    轰隆隆,

    两人一碰撞,惊人的气旋爆发,向四面八方而去,吞噬周围的一切。

    哗啦啦,

    天通王祭出宝镜,悬在天门之上,光华如漏斗样垂下,护住全身。

    不得不讲,他手中的宝镜,威能十足。

    “哈。”

    陈岩吐声如雷,发音胜箭,打在宝镜凝成的光彩上,形成一个个的凹形,却没有破裂,他再上前一步,眸子彻底化为血红。

    “接我一记万魔之召,天地一心。”

    陈岩身子暴涨,他背后的千百手臂疯狂蠕动,开出魔花,然后一尊尊的魔神自里面生出,姿态各异,全不相同。

    千百魔神,从上古,到中古,到今古。

    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整个妖魔的变迁历史。

    哗啦啦,

    所有的魔神同时站起来,口中吟唱咒语,字字迸现,聚拢起来,化为一篇闻所未闻的万魔经文,悬于天上,威压苍穹。

    经文一出,天通王就感应到一种天生的威压,自己千锤百炼的魔体都在颤抖,难以自持。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心中滋生,就是舍弃一切,融入魔神之列。

    并位先魔,才可以亘古永存。

    天通王以极大的毅力压下了这看似荒谬,却令自己差点难以自持的念头,心中大震,他顾不得其他,身子一纵,拔地而起,要逃之夭夭。

    陈岩这一招万魔之召,让他没有了任何抵抗的心思,比起上一次见面,变化实在太大。

    “去修罗煞海。”

    天通王有了主意,他只要逃入修罗煞海,进入修罗皇族的地盘,就安全了。

    任何人都不会否认,修罗煞海中修罗皇族代表的力量,无边无尽,高高在上,统御无数岁月。

    到了那里,即使是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再古怪,也不敢兴风作浪。

    陈岩微微仰起头,眸光中照出天通王的身影。

    要是以前,像天通王这样境界实力的人,即使是他有伤势未痊愈,一心逃走的话,他也拦不住。

    毕竟这个境界的人,有着太多手段。

    可是现在,终究是不一样了。

    陈岩笑了笑,嘴角上扬,带起双颊上的纹理,自下而上,由宽变窄,如同诡异的黑色镰刀,有一种难言的冷酷。

    哗啦,

    斩仙葫芦悄然无息地自陈岩身后浮现,光线交织,斑驳影动,下面是幽幽深深的血光,不见其底。

    轰隆隆,

    葫芦出现之后,顿时沟通不知时空中的神秘至宝,一种杀伐天地,斩仙灭佛屠神的杀戮力量倾斜下来,让葫芦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轻鸣。

    这一声轻鸣,声音不大,但有一种难言的玄妙,直入灵台。

    正在驾驭遁光要离开魔宫的天通王听到这声音,身子一寒,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半拍。

    下一刻,

    葫芦一转,自葫芦口上腾起一道白光,有眉有眼,双翅轻薄,只是一闪,就到了天通王身后。

    冰冷,坚决,冷厉。

    携带不可思议的威势,无法阻挡。

    天通王只觉得脖子一冷,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头颅高高飞起,脖颈的切口平滑如镜。

    哗啦,

    陈岩面无表情,散去斩仙葫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