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万莲花开 修罗礼赞
    ps:求订阅。

    阎天太子一抬手,沟通无上至宝。

    这个时候,稀稀疏疏的天光照在他的面庞上。

    他的眸子有神,平静坚定。

    霜白如雪,冷意摇曳。

    没有任何以法宝取胜,胜之不武的或是犹豫,或是惭愧,或是掩饰!

    他拿定主意要擒拿对方,神通不行,就用法宝。

    看上去很简单,但天之骄子,向来心高气傲,又有几人能够这样自我不拘束?

    轰隆隆,

    下一刻,

    眼前空间往外一突,裂出阙口。

    清光自里面倾斜出来,无声无息。

    斗羽浮空,洋洋洒洒,如同冷月下鹤舞,翩翩然,晶晶然,神采飞扬。

    陈岩抬起头,目光炯炯。

    他知道此异象是至宝自不知名之地传递力量,因为太过惊人,从而撕裂空间,引动空间之力的变化而引起的。

    能够做到这一步,可想而知此宝的本体是如何惊天动地。

    少顷,裂口越来越大。

    又过半个呼吸,至宝投影降临。

    展目看去,眼前是一株血莲。

    莲茎晶莹如玉,万载凝霜,日月绕之,出没期间。

    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花瓣向中央聚拢,亿万经文在里面弥漫,升腾霞举,字字晦涩。

    若再仔细看就会发现,每一个莲花瓣都是一个独自的空间,魔神坐镇,魔龙飞舞,光怪陆离。

    陈岩眉头皱起,即使是只传递下来的虚影,可是依然让整个空间凝固如晶石钢铁,自己就是想逃走都没有办法。

    凝固时空,是超越世间的力量。

    这应该是自己亲眼见过最为强大的法宝了,没有之一!

    阎天太子双手张开,如同两翼,用一种莫名的声音,道,“天无血莲,万古如黑夜,这就是我们的明灯,我们的庇护,我们的底蕴。”

    阎天太子的声音逐渐变得狂热,好像吟唱一样,道,“它扎根于无数的时空,庇护任何一个世界的修罗,它是我们的天,是我们的地,是我们的回归。”

    “你以后也会为我们的伟大贡献一分力量。”

    轰隆隆,

    话音一落,血莲轻轻一转,无穷无尽的空间力量汪洋如海,包裹住陈岩。

    纵然是他现在远远超过金丹宗师的境界修为,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依然是无能为力。

    不是一个级别的。

    “束手就擒吧。”

    阎罗太子吹着风,姿态悠闲。

    每一次动用至宝,肯定是要消耗很大的积蓄,不过作为修罗族未来的希望,他还是有这个权力的。

    陈岩没有说话,法力一转,发现四面八方都是凝固的空间力量,自己恐怕是转身都难。

    “真是没有办法啊。”

    陈岩叹息一声,好在他还有早想好的出路,因此不慌不忙,镇定自若。

    “嗯?”

    阎天太子是何等人物,目光如电,一下子就看出了陈岩的有恃无恐,这种从容是从内到外的自信,而不是无知无畏。

    他真的好奇了,道,“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不成?”

    “哈哈,”

    陈岩大笑一声,道,“我接下来正想去一趟,兄台大张旗鼓的,也算是给我送行,不得不去了。”

    轰隆隆,

    陈岩捏了个法印,杀伐之念自体内引发,冥冥之中,和不知时空的至宝沟通。

    轰隆隆,

    似乎是一瞬,又似乎是永远,周围的空间再次爆裂。

    只是不同于血莲降临的温润,这一次的空间风暴,暴戾十足,杀伐十足,简单粗暴。

    哗啦啦,

    空间一开,自里面飞出一道霜白如雪的光华,有眉有眼,宛若活物,包裹住陈岩,一提而起。

    哗啦啦,

    光华从入口退去后,四面的空间之力马上涌过来,将阙口弥补。

    不得不讲,空间的自我修复之力是绝强的。

    “这个,”

    阎罗太子看着对面空空如也,剑眉轩起。

    刚才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他依然能够感应到其中杀天灭地的恐怖意志,冰冷冷的,无法无天。

    这样的气势,闻所未闻。

    更让阎罗太子感到惊讶的是,从头到尾,至宝血莲是无动于衷。

    这可一点都不符合常理。

    要知道,纵然是至宝血莲不是以杀伐见长,但作为诞生在血海里的宝贝,天生就有一种不同于地上世界的戾气。

    血莲法宝的意志,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动辄杀人,毫不为过。

    为何刚才如此平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

    阎罗太子皱着眉头,他有一种直觉,血莲应该认识刚才降临的力量。

    “古怪,真是古怪。”

    阎天太子想不通,他看着血莲的投影也在逐渐消散,思考片刻,吩咐道,“回去。”

    “是,太子殿下。”

    众人答应一声,起了天宫,庆云朵朵,烟霞映彩,顺着原路回转。

    时候不大,阎天太子自天宫上下来。

    前面是一个祭台。

    高有九层,垒土为阶。

    细密的花纹交织左右,层层往上。

    古朴,幽深,苍凉。

    任何人接近这里,都能够感应到其中的深沉,这是亿万年沉淀下来的底蕴。

    “太子殿下。”

    两道人影落下,看上去只有五尺高,长长的血眉垂到地面,可是一举一动,都拥有浩瀚的力量,是修罗族中的真正老古董。

    阎天行礼之后,郑重地道,“我要祭祀祖神。”

    “祭祀,”

    两人考虑了一下,目光动了动,左边的提醒道,“阎天你最近三年内只有一次机会,要考虑清楚。”

    “考虑清楚了。”

    阎天回答地斩钉截铁,他冥冥之中的感应,自己这一次会有大发现。

    “既然你有了决断,我们当然不会拦你。”

    右边的人声音嘶哑,道,“只是祭拜祖神,要庄重,你要准备几天,另外,我们也得好好检查一下贡品。”

    “好。”

    阎天太子点点头,立刻回到自己的宫殿,调整状态。

    而两位修罗族的老祖宗在将消息传递给族长之后,开始指挥族人,搬运祭品,准备法器,等等等等。

    祭祀祖神可是真正的大事,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整个修罗族上下,都得忙活。

    就在阎天太子准备祭祀祖神之时,陈岩却来到一个神秘的空间,举目看去,不见边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