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多宝台上观仙景
    三日后,多宝台。

    轻烟薄云,冷香树色。

    浅碧深红之间,丹泉赤井,氤氲霞光。

    千千百百的仙鹤,翩然起舞。

    宜看,宜赏,宜听,宜观月。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来来往往,不少的法舟云辇,上面是羽衣高冠的修士,器宇轩昂,神采照人。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云光一开,一艘织花彩舟出现。

    舟长有十丈开外,头尾之上,精雕细琢的花纹渲染铺开。

    真的是,盛妆丽色,浮光凝彩。

    随着法舟接近,清脆的妙音传来。

    在场的每个人听到声音,见到金花飘落,似乎嗅到了香气,靡靡如醉。

    “是谷仙子。”

    “上月仙门的下任掌教。”

    “没想到连她都来参加宝会了?”

    “难道有什么惊人的宝贝出世?”

    众人见到彩舟,先是一愕,随即反应过来,都是哗然。

    无他。

    在东荒,谷雨的名气很大。

    出身名门,天之骄女,国色天香,修炼奇才。

    关于这个少女的诸般传说,完全可以编写一部厚厚的书籍。

    比起东荒绝大多数的掌教,她更令人所知。

    这个时候,迎客长老亲自出面,恭声道,“仙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彩舟稳稳停下,中央的三层高阁上光纱曳起,一个清脆的女音自里面传出,道,“道友客气了。”

    “仙子一到,蓬荜生辉。”

    迎客长老笑容满面,一边说话,一边在前面引路,道,“仙子请随我来,到天青云殿稍歇。”

    “嗯。”

    法舟继续前行,向后面而去。

    哗啦啦,

    在彩舟消失不久,正东面有烟腾空而起。

    可是仔细看,却是似烟非烟,是谓庆云。

    庆云转瞬而至,似慢实快。

    上面站着一个俊逸的青年人,肩宽手长,霜眉入鬓,背负宝剑,有一种挺拔之姿。

    青年人最近挂着轻松的笑容,左顾右盼。

    “是傅公子。”

    “他怎么也来了?”

    “哎呀呀。”

    这个傅公子同样是大名鼎鼎,不少女修士见此,连忙扶鬓补妆,挺胸抬头,美眸流转,作出妩媚之色。

    东荒的人都知道,傅公子天资绝顶,气运惊人,年纪轻轻就凝结金丹,非常了得,但他却非常痴迷女色,后宫佳丽三千。

    要是真的被他看中,可是一步登天了。

    “就你了。”

    傅公子环顾一周,目光落在一个少女身上,笙清簧暖,剪水双眸,妩媚中清纯不减,纤美精致,开口道,“这两三天就由你陪本公子吧。”

    哗啦,

    话音一落,场中所有的人都看向这个少女。

    少女一身粉裙,娇羞无限,她用春葱般的小手拽着裙裾,螓首低垂,道,“小女子姿容平常,恐怕不能入公子高眼。”

    声音又软又酥,勾人痒痒的。

    “小婊砸。”

    这一刻,场中不知道多少的女修士心里暗骂,这是欲迎还拒啊。

    傅公子轻轻一笑,自袖中取出一个玉瓶,用手抛出,道,“里面是广源飞琼丹,你拿好。”

    “广源飞琼丹。”

    “傅公子真是如传说中一样的大方。”

    “啊,啊,怎么看重的不是我啊。”

    本来就是嫉妒的女修士们听到这五个字,眼睛都红了,这可是服用后可以直接提升一个境界的丹药啊。

    “我,”

    粉裙少女攥着玉瓶,娇荣上露出犹豫挣扎。

    “还不够?”

    傅公子大袖一展,又一件灵光飞出,轻轻一折,化为一件粉雕玉琢的宝镯,莹莹光亮,灵性十足。

    在场的人不论修为高低,都能看出此法宝不是凡品。

    哗啦啦,

    少女戴上宝镯,身上的气势立刻猛涨,脚下晕开层层宝光,越发映衬她肌肤如玉,容颜娇艳,她不再说话,脚下一点,飞到傅公子身前。

    “走吧。”

    傅公子手一伸,拦腰抱住,往里走。

    留下满场的人,男的羡慕,女的嫉妒。

    “今天真是热闹了啊。”

    “谷仙子,傅公子。”

    “到时候龙争虎斗。”

    “本来打算不参加的,这次真要看个热闹。”

    当然,这个场合,少不了各种闲话,人们议论纷纷,对接下来的宝会很有期待。

    还有的人,已经忍不住兴奋,取出自己的通讯令牌,呼朋唤友。

    热热闹闹,前所未有。

    这一下子,让多宝台的迎客执事忙的不轻,他们都知道宝会的重要,确保不能出乱子。

    轰隆隆,

    正在此时,一点光芒倏尔出现在云天之上,倏尔一升,化为大星,垂光生辉,紫青之气流转。

    轰隆隆,

    大星徐徐而来,星光大盛,将整个山峰氤氲出一种清亮的光泽。

    阁前,树下,水中,岩上。

    细细碎碎的星屑跃动,美轮美奂。

    这样的威势,比刚才谷仙子乘坐彩舟抵达之时,还要强上三分。

    “这又是哪一位?”

    台上的人看着悬于天上的大星,璀璨晶莹之中,六角之上,一抹似无形的血光,如大旗猎猎生风。

    看得久了,总觉得胆战心惊。

    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古怪,非常古怪。

    在场众人都是修道之人,自然不会认为这是虚妄无稽之谈,他们很明智地垂下眼睑,不再多看,免得给自己惹祸。

    这一层次的上人,既有像谷仙子这样冰清玉洁,众人仰慕的仙子,也有傅公子这样喜欢女色,但出手大方的风流之人,更不会缺少脾气古怪,动辄杀人之辈。

    没有人愿意招惹麻烦,特别是上人的麻烦。

    对于这样在整个东荒都属于至高无上的大人物,即使是多宝台家大业大,也不敢怠慢。

    一名筑基六重的迎客执事迎上来,一摆手中的拂尘,开口道,“不知道哪位上人驾临,怠慢了。”

    “上人,”

    大星之中,传出一道清亮却又冷漠的声音,然后层层叠叠的星辉如同卷帘般拉开,显出云榻,上面端坐着一个少年人。

    他头戴星冠,身披日月法衣,蕊彩宝带,面容俊秀,眸子如同天道运转,日月星辰,山河大地,在其中明灭,有一种生灭造化的伟力。

    叮当,叮当,叮当,

    甫一出现,虚空响应。

    万千元气凝为华盖,悬于其上,少年人抬起头,道,“本座陈岩,来自外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