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台上听音仙子至 谈笑风生窗微白
    云台中。

    梅枝横斜,烟气袅袅。

    倏尔清音入霜白,似有似无,朵朵胜雪。

    冷光韵动之间,花色沉水,香气袭人。

    花开,香动,声清脆,陈岩未见其人,就有一种宁静自然之意。

    真的是,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下一刻,

    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自音符花香中传出,空灵似不在人间,字字如玉,道,“在下水月谷雨,见过陈道友。”

    陈岩目光一动,挥手撤去禁制,传音道,“原来是谷仙子。”

    叮当,叮当,叮当,

    音符坠地,清清亮亮,无风自动,蔚然成曲,然后左右一转,化为一个少女的影子。

    花压鬓云,眸若秋水,全身上下跳跃着一种灵动,出尘脱俗。

    一袭简单的丽人湖色裙罩身,纤美恬静。

    谷雨化身到此后,眸光一转,正好看到咿咿呀呀叫唤的胖娃娃,玉颜上惊容一闪而逝,敛裙行礼道,“见过陈道友。”

    陈岩抬手还了一礼,笑道,“谷仙子请坐。”

    “咿呀,”

    见到生人,胖娃娃叫了声,连忙躲到陈岩的身后。

    “咿呀呀,”

    小东西只是怯生生地露出半个小脑袋,看着地上自己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灵草药芝。

    “天地造化,真是神奇。”

    谷雨看了眼胖娃娃,见吓得小东西又缩了回去,就收回目光,静了静心,道,“难怪陈道友几乎将宝会上的灵草药芝一扫而空,原来有这样的天生灵物。”

    “嗯。”

    陈岩没有避讳的意思,大大方方地讲了讲天生灵药的妙用,然后话题一转,问道,“不知仙子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谷雨清净若莲,手扶裙裾,道,“本来我来此是想提醒道友一句,树大招风,现在一看,倒是自家多虑了。”

    能够将天生灵药放在云台中,不避讳自己,这是何等的自信?

    至于其他,都是小事了。

    “还是要多谢谷仙子。”

    陈岩表现地不卑不亢,从容自如。

    “陈道友,”

    谷雨看着对面深不见底的眸子,蓦地心中一动,道,“有一件事儿,道友可愿出手相助?”

    “这个,”

    陈岩听完谷雨的讲述,目光闪了闪,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

    “道友可以多考虑下,再给我一个答复。”

    谷雨知道事情不小,加上她临时起意,没有期望能够立刻得到回复,她站起身,又行了一礼,身子一转,化为音符遁走。

    “真是。”

    陈岩待谷雨离开后,依然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云榻上,面无表情,认真思考。

    这样的行动,肯定是危险重重。

    当然,要是成功,报酬也同样是能够让人满意。

    值不值呢?

    胖娃娃则没有这样的烦恼,小东西探头探脑了几次,见谷雨真的消失不见,立刻欢呼一声,扎着小手跑出来。

    “咿呀呀,”

    胖娃娃又开始抱着地上的灵草药芝,不停地打滚。

    另一座瑶台中。

    青衣少女挑了挑灯花,砰地一声,火焰一跳,光芒大盛,上好的香油味道弥漫。

    闻一闻,心旷神怡。

    她满意地点点头,在铜盆中净手后,刚刚坐下,就看到自家的师姐睁开眼,美眸深深若秋水。

    “师姐?”

    “嗯。”

    谷雨收回化身后,想到所见所闻,玉颜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她伸出春葱般的手指,指尖上有细细的音符生灭。

    青衣少女一见,知道这是自家师姐遇到难题之时才有的举动,不由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娇喝道,“师姐你好心去提醒他,难道他一个外域修士还敢不领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

    谷雨扶着眉心,想到在云台中见到的天生灵药,还有那个少年身上隐晦艰深的气机,黛眉蹙了蹙,才舒展开,道,“这次的人,很不一般啊。”

    青衣少女听见这话,禁不住瞪大眼睛,微微开合的小口显示出它内心的惊讶。

    要知道,她眼前的师姐,可是水月仙门五百年一出的绝世天才,被门中寄予厚望,有希望冲击无上元神境界。

    能够让自己的师姐都说一句不简单,这个外域上人该是何等了得啊。

    “师妹,门中有记载的外域上人是什么时候?”

    谷雨蓦然想起一事,开口问道。

    青衣少女不假思索地开口道,“有确切记载的外域天人不多。”

    “一千五百前,有一个叫邓起的外域上人来到东荒,最近气势咄咄的仙游宫就是他留下的道统。”

    “再往前推,三千年前,有白玉玉骑蝉跨海而来,煊赫一时,群雄束手,就是名声最盛之时,翩然离开,有人传言是元神飞升,只是不知道真假。”

    谷雨听完,没有说话,只是垂下眼睑,暗自思量。

    这个时候,华表高座上的华容夫人抬起玉手,拿玉缒敲了下玉磬,发出一声清亮的颤音,远远荡开,四下回响。

    她又放下玉缒,目光扫过全场,用好听的声音,道,“这一次宝会顺利结束,开始退场。”

    “啊,”

    “这么快就结束了?”

    “还没有看够呢。”

    不少人意犹未尽,恋恋不舍,但同样有不少知道内情的人,明白现在并不是真正的结束,而是要清场。

    接下来,才是这一次不同寻常的宝会的重头戏。

    可惜,他们就是连看得资格都没有了。

    在多宝门弟子的引领下,修士们陆续退去。

    很快,下面就变得空荡荡的。

    山风吹来,望之皓白一片,水光天光,煞是迷人。

    华容夫人却是深吸一口气,不仅没有放松,反而稍显紧张。

    作为知情人,她分为明白接下来三件拍卖物的分量,要不是争夺太过激烈,染血不止,从而惹得东荒大人物们出手定下规矩,这样的宝贝是无论如何不会拿出来拍卖的。

    能够主持这样的宝会,是荣耀,更是压力。

    因为盯着的都是上人级别的人物,而且身后都有大势力支持,一旦出了纰漏,后果难以想象。

    哗啦啦,

    等场中的普通修士全部离开后,悬空云台倏尔散开,绕着华表,徐徐浮动,如云似霞,却有一种深沉的威压。

    蓄势以待!

    题外话,不知不觉,又长了一岁啊,以后不能装小学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