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风寒云冷天作骨 锋芒毕露谁为先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天寒。

    光冷照水,云白胜玉。

    稀稀疏疏的青影摇曳,澄洁空明。

    陈岩稳稳当当端坐在云榻上,对两人杀人般的目光并不在意。

    他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自顾自品尝。

    山静,林幽,鸟不啼。

    峰奇,松绿,鱼上水。

    饮茶赏景,欣欣然,熏熏然,如醉酒,自乐也。

    “哼,”

    明妖王和傅公子见此,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他们用极大的意志压下心中的杀意,不然的话,真会忍不住直接出手。

    气人,太气人了!

    至于其他几人,对陈岩真的是刮目相看。

    他们扪心自问,要是换做自己,四面皆敌,恐怕还真做不到这样不动如山,谈笑风生。

    自信,从容,有底气。

    在座的诸位上人或是冷笑,或是皱眉,或是凝神,都在思考这横插的一杠子会不会在接下来的宝会中平添变数。

    他们都喜欢成竹在胸,而不是意外的变化!

    众人都有自己的思量,沉默不说话,场中一下子平静下来,落针可闻。

    叮当,

    半个时辰后,一道玉磬声自华表上响起。

    清越,纯粹,悦耳。

    像是日过水塘,像是风吹花色,像是寒梅熏衣。

    听在耳中,记在心里,余音袅袅。

    哗啦啦,

    环佩叮当,妙音生香,华容夫人重新出现,她换了一身复杂而又精致的曳地宫裙,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饰品,显得雍容华贵,非常正式。

    “诸位道友,”

    华容夫人美眸清亮,扫过全场,吐字如玉,道,“我只提醒一句,要遵守规则。”

    “规则?”

    陈岩品着茶,回想着自己在玉简上看到的林林条条。

    上面的规定不少,但总结一句话是各凭本事,价高者得,不许动手。

    或许是以前的斗法太激烈,东荒真正的主事人才将之以宝会的形式来决定归属,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流血,保存东荒的元气。

    只是没想到,自己巧合下加入进来了。

    “那就开始吧。”

    华容夫人深吸一口气,法力一吐,万万千千的篆文突兀地自华表上生出,细细密密,如同绕藤,苍翠如龙。

    藤蔓节节升高,最上面的翠绿之光中,盛开花色。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花苞之中,有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嗯?”

    陈岩法眼一开,日月龙目,洞彻一切。

    他清楚地看到,此流光实际上是一件果实溢出,非常有灵性,似真似幻,不断变化。

    “这是?”

    陈岩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想到其来历。

    “居然是天运金果。”

    陈岩目光一动,这可是传说之物,服用之后,调和金丹,甚至冥冥之中有天运加身,对冲击元神境界都有好处。

    难怪东荒的上人们纷纷到此,这样的传说之物,值得疯狂。

    轰隆隆,

    天运金果一出,场中的八大云台同时升起沛然不可抵御的气势,异相频现。

    傅公子当仁不让,用手一指,飞出一道明晃晃的剑光,倏尔一卷,如同雕花,报出自己的价格。

    “咄。”

    刚才还和傅公子统一战线的明妖王,张口一喷,妖云滚滚,徐徐展开,像是榜单一般,同样报价。

    “起。”

    谷雨素手请抬,音符自指尖流转,轻轻一摇,化为琴弦上的文字,组合排列,字字如玉。

    场中八人,各自施展神通。

    或是金光,或是音符,或是妖云,或是剑芒,或是花开,等等等等,色彩缤纷,五光十色,争奇斗艳。

    不光是报价,还隐有神通争锋的味道。

    陈岩抬起头,看着半空中如同烟花般璀璨,笑容满面。

    天运金果虽好,但对于他修炼的法身来讲,只是个鸡肋。

    这样的话,他就没必要下场,安安静静地看热闹就行了。

    “唔。”

    陈岩看得津津有味,同时发现,在场的上人们参加宝会争夺,背后都是大势力支持,不然的话,以他们的积累,恐怕拿不出这样的惊人价格。

    轰隆隆,

    与此同时,自天穹上,裂开一个阙口,一个形似漏斗的法宝落下来,上尖下平,来回横扫,将场中的八人出的价格收入其中。

    在看到价格的同时,多宝门早就严阵以待的验宝师们齐齐动作,开始核算价值。

    要知道,涉及到天运金果这一层次的传说之物,可不是晶石就能够换取的,而通常是晶石只是很小一部分,其他的都是各种天材地宝,或者灵草药芝,或是法宝道书。

    以物易物,才更公平。

    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多宝门的人评估各种材料的价值,核算出最终的价格,来比一比高低。

    哗啦啦,

    大约三刻钟,漏斗似的法宝再次落下,这一次法宝生出一种绝然伟力,凡是碰上它的光华,统统熄灭。

    到最后,场中只剩下一道光芒冲霄,仔细看去,夭矫如龙,正是剑光霍霍。

    很明显,现在剑光冲天的,就是出价的最高价。

    “是傅公子。”

    陈岩坐在云榻上,摩挲着茶盅上的花纹,目光冷漠。

    哗啦,

    见到剑光耀空,一个剑眉入鬓的青年人想了想,身后火焰升腾,如同长矛,贯空而过,再次出价。

    “我是势在必得。”

    傅公子明白此宝对自己的好处,下定决心要到手。

    于是即使接下来连续有人报高价,傅公子还是毫不犹豫,直接加价。

    其他人或许势力不如,或许是想全力争夺后面的两件,争夺了几次后,见傅公子的样子,纷纷停下。

    “哈哈。”

    又等了一会,见没人出价,傅公子大笑,金果马上到手。

    正在这个时候,幽幽深深的水光蓦然浮现,上面是雷霆弧光,或是球状,或是梭形,还有人状,姿态千百。

    哗啦啦,

    雷光氤氲,向中央绽放,化为一个数字,轰鸣四方。

    “嗯?”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傅公子一惊,他转目看去,正好看到陈岩面无表情的眸子。

    “是你?”

    傅公子面容冷厉,杀机森然。

    哗啦啦,

    漏斗法宝照在雷光上,来回摇动。

    不多时,结果出现。

    刚才还夭矫如龙的剑光发出一声哀鸣,节节崩溃。

    陈岩稳稳端坐,从容不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