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异兽不知阴阳改 龙潜于渊待风云
    ps:今天第二更,求订阅,争取三更。

    夜过去。

    晨曦耀空,晕光生彩。

    清清亮亮的明光从山外来,碎金一样,铺在四下。

    溪沙水静,风吹影动。

    烟起,猿啼,鹤清唳。

    花开,泉咽,石有声。

    温暖的光线,驱走了不见底色的黑暗,带来了活泼泼的气息。

    似乎就连场中因为两件宝物争夺而紧绷的局面,都有所缓和,硬生生有了温润的味道。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安静。

    陈岩不管其他,神念一起,进了玉瓶。

    发现里面是五颜六色的光线交织,似有似无。

    倏尔青气一升,变化出诸多的飞禽走兽的图案。

    凤舞龙盘,鹤栖猿跃,神龟浮水,麋鹿奔走,等等等等。

    光怪陆离,栩栩如生。

    乍一看,不是瓷瓶,而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小世界。

    陈岩即使是不认识此宝,但同样能一眼看出,肯定不同寻常。

    “咄。”

    陈岩用手一指,一道光华跃出,轻轻一折,投入到瓷瓶中,发出一声古怪的声音。

    哗啦啦,

    光华一开,自里面游出一个古古怪怪的小家伙。

    牛头蛇身,长有半尺,鳞呈赤红,玲珑娇小。

    正是陈岩得到的,不知道不知道来历的异兽。

    “呜呜呜,”

    异兽发出欢快的声音,在瓶子里自由自在地游弋,额头的纹理半开半合,吞噬四下的光线。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每吞噬一缕,异兽额头的黑白纹理就清晰一分。

    显而易见,异兽得到的好处不小。

    “原来如此。”

    陈岩笑了笑,收起玉瓶。

    原本他是无意竞争的,不过一直呼呼大睡的异兽发出渴求,自然不会拒绝。

    现在看来,收获不小。

    “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陈岩想到当日异兽在祭坛前接引不知名时空中的力量降临,目中隐隐有所期待。

    天穹上。

    金光横空,弥天极地,若匹练新濯,熠熠然生出无量光泽。

    一座宏伟的天宫矗立在其中,屋宇鳞次,楼阁对望。

    不少的道童来来回回,大袖飘飘。

    多宝门的两位上人端坐中央,沉默不言。

    好一会,赤眉如火的道人用手一指,袖囊大开,自里面冒出宛若实质的云霞祥光,他又看了一遍,叹息道,“半点不差。”

    “真是大开眼界。”

    掌教看着袖囊中的物品,笑道,“有几件天材地宝,我只是在典籍上见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

    “谁说不是。”

    赤眉如火的道人又叹息一声,眉头凝成疙瘩,如同鲜妍的鸡冠红,道,“真没想到,会是个大麻烦。”

    “师弟不必多虑。”

    掌教一摆手中的拂尘,道,“我们就按宝会的规矩做事,不偏不倚,至于其他,不要去管。”

    “嗯。”

    赤眉如火的道人点点头,可是还不放心,道,“我只是担心到以后有人会迁怒给我们。”

    “我们多宝门也不是软柿子。”

    掌教目光幽幽,深邃无比,道,“师弟你不要忘了,真要是论起门中传承之久远,我们多宝门才是东荒第一。”

    赤眉如火的道人心中一震,不由得想到门中的先辈塔,真不知道以前的飞升祖师们都到了哪里,到现在都杳无音信。

    “最后一件了。”

    多宝门的掌门用手一挥拂尘,千百毫光落下,道,“宝会结束后,我们就封山半年,不再去管其他的纷纷扰扰。”

    只见毫光下落,

    分开烟光,照出下面的晴空。

    自上而下看去,依次发现,赤云连绵,日出花香,仙鹤翔舞,松啸风来。

    哗啦啦啦,

    毫光坠落,进入莹莹绿水,冰弦声起,传遍左右。

    陈岩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满满的光辉,和日光混在一起,天地一色,道,“最后一件宝物了。”

    轰隆,

    果不其然,华容夫人再次出现,高髻挽起,云鬓如花,精致的玉容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声道,“休息已毕。”

    话音一落,场中的诸位上人都坐直身子。

    任何一个人,都是将注意力投到中央华表上,各种法力碰撞,甚至在半空中形成异象,日月,雷霆,风雨,等等等等。

    即使是场中那位看上去冷峻如冰山没有半点感情的青年人,此时都微微仰起头,有必得之心。

    由此可见,第三件,也是最后一件宝物,对他们来讲,重要到极点。

    只有陈岩,心态自然,权当看戏。

    轰隆隆,

    不到半个呼吸,最后一件宝物展露真容。

    看上去是一幅徐徐展开的图卷,有万道祥光。

    画卷中,云海茫茫,渐闻馨音,飞鸟来探,龙蛇起舞。

    有道人乘鹤而来,居于中天,金文玉字,传授宝经。

    于是重立天地,再现乾坤。

    “哦?”

    陈岩只是上下打量了几眼,就觉得有一种难言的玄妙。

    天地,时空,道义。

    起源,成长,传播。

    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悟在灵台,是道的气息。

    “很玄妙啊。”

    陈岩目光一凝,还想继续观看,可是画卷表面浮现出一层的金光,居然由实化虚,由虚化幻,变得真真假假,不让人窥视。

    神物自晦,不是有缘人,不得真意。

    陈岩收回目光,用手敲着扶手,发出咄咄的声音,念头转动。

    宝物虽好,可是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因为有太冥玄天宝典在手,不假外求。

    即使是血海之主的杀戮之道,太古魔神的路子,都可以果断放弃,何况其他。

    要知道,此经不是普通的神通道术,可以拿来借鉴,融合贯通,它对道的理解,代表的是一种道路,要顺着道路行走,才能圆满。

    轰隆隆,

    陈岩无意,可是其他八位上人却是争斗激烈。

    半空中多宝门的法宝开始忙碌起来,来来回回,每一次移动,都要比前两场的时候缓慢的多。

    很显然,这一次在场八人拿出的交换品要更多,更复杂,更珍贵,即使是多宝门中的老手们,都得小心翼翼,非常谨慎地甄别和估价。

    这个时候,要是谁出了漏子,不光是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恐怕连整个多宝门都会受到影响。

    正因为如此,整个过程变得缓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