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隔空遥见云筏至 再遇妖云滚滚来
    ps:求订阅,求订阅!

    次日。

    山风如烟,湖云染玉。

    峭壁似削,惊虹崖出。

    稀稀疏疏的光线垂下,若曳尾赤旗,徘徊于峰头之上,来回摆动。

    于是,氤氲出丹红之色,鲜妍夺目。

    不多时,清光自其中涌现,层层叠叠,向上一托,化为彩舟,精雕细刻,美轮美奂。

    仔细看去,彩舟上层楼拢纱,亭阁卷帘,梅枝横斜,郁郁香香。

    亭之幽,石之苍,花之繁。

    尽在其中。

    谷雨立在舟头,裙裾带风,冉冉如月,她的背后,宝图上下沉浮,有问道的气息。

    陈岩坐在对面,自酌自饮。

    若是不相干的人来看,金童玉女,共乘一舟,即使没有亲密举动,但同样可以谈天说地,非常快活。

    实际上,两人看似放松,暗地里却是凝神戒备。

    原因很简单,虽然自他们离开多宝台后,没人阻挡,顺风顺水,但他们两人都清楚,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虎视眈眈的诸位上人,都不想打头阵,希望别人冲锋在前,然后自己捡漏。

    只是能够修炼到上人境界的,可都不是简单之辈,他们不会坐视谷雨和陈岩这样坐收渔翁之利,肯定会有所应对。

    说不定,下一刻局面就会被打破。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钟磬声大作,悠扬深远。

    旋即一架云筏徐徐而来,角上立有铜柱,上面矗立火凤雕像,栩栩如生。

    一个青衣女冠站在上面,长眉入鬓,粉面含煞,很是威严。

    她足下一点,云筏挡在彩舟前面。

    “居然是她。”

    陈岩挑了挑剑眉,看向谷雨,道,“谷道友,是你出面,还是我出面?”

    “我和葛道友有数面之缘,算是知根知底。”

    谷雨整理了下衣裙,美眸清亮,道,“就由我出面吧。”

    “我给道友掠阵。”

    陈岩点点头,不再多说。

    谷雨来到场中,敛衽行礼,清丽如莲花,道,“见过葛道友。”

    “谷道友,”

    青衣女冠还了一礼,道,“阻你去路,只因心中不甘,莫怪。”

    “请。”

    谷雨玉颜清冷,没有半点的感情波动。

    “得罪了。”

    青衣女冠撤后一步,纤纤玉手一摇,法力激荡,引动虚空,轰隆一声,打出雷诀。

    轰隆隆,

    雷霆炸响,白光耀眼,郁郁的庚金之气弥漫。

    锋锐,刚烈,一往直前。

    乍一看,简直像是天上掉刀子一样。

    “倒是有点意思。”

    陈岩开启法目,看得清楚,这样以庚金之气提炼出的精气,引动天上雷霆,淬炼之后,锋锐不可匹敌。

    看似雷霆,但却是庚金之利。

    就是锋锐的法剑,恐怕都比不上。

    谷雨神情平静,踏前一步,袖口无风自卷,露出莲藕般晶莹的玉臂,她修长白皙的五指先是握住,然后猛地散开,轻轻一挥。

    漫天的光线化为瑶琴,横在她身前,灵活五指在上面跳跃,叮叮当当的妙音生出,字字生香,香中有妙。

    恍若兰竹水仙,吴侬软语,红菱照水,美景徐徐。

    在天上,在眼前,在心里。

    似曲非曲,似画非非画,极致美好。

    嗡,嗡,嗡,

    只是不到半个呼吸,刚才还激烈刚猛的庚金神雷消散于无形,金灿灿的日光落下来,给两女身上各自披了一件霞衣。

    一个清丽如莲花,不染尘世。

    一个巾帼不让须眉,威严庄重。

    双姝不同,自有风姿。

    青衣女冠神通被破,没有再次出手,她静静而立,柳眉上挑,下面晶莹的美眸似乎一瞬间将所有的光线收入其中,映照的她愈发肌肤如玉。

    过了一会,青衣女冠一笑,道,“我已经没了不甘之气,就不再和道友动手了,后会有期。”

    说完,她手一招,云筏过来。

    提裙上了云筏,钟声再起。

    袅袅声音中,越行越远,很快消失在天际尽头。

    来的突然,走的洒脱。

    谷雨等青衣女冠彻底不见,才身子一扭,回转彩舟。

    陈岩抬起头,笑道,“看来这位道友是走一个过场。”

    “嗯。”

    谷雨应了一声,正襟危坐,眉目如画,道,“接下来,就要麻烦陈道友了。”

    “好。”

    陈岩剑眉一轩,锋芒内敛。

    谷雨捏了个法诀,闭上眼,开始运转神通,祭炼得到不久的问道乾坤图。

    似想非想,似睡非睡。

    冥冥之间,问道长生。

    陈岩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他拎起案上的玉壶,晶莹的灵酒自壶口倾泻出来,拉成一条笔直的长线,落到酒盅里。

    彩舟行于天上,云在两侧。

    空灵玄妙,多姿多彩。

    饮着酒,看着景,读着诗。

    他像是一个郊游的士子,轻松写意。

    轰隆,

    就在彩舟越过山阙口之时,蓦地天地一暗,黑压压的乌云层层压下来,凶戾之气,铺天盖地。

    轰隆隆,

    千百的妖禽巨兽的虚影自黑云上浮现,或身高百丈,或三头四臂,或双翼垂天,无不是凶神恶煞。

    明妖王头戴金冠,身披蛟龙升渊法衣,脚蹬飞鹿靴,踏着黑云,如同走阶梯一样,一步步走近。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强大一分。

    等来到彩舟之前的时候,身上的凶煞冷厉之气,简直要化为实质。

    明妖王居高临下,将彩舟中的一切尽收眼底,冷笑道,“陈岩,你还当护花使者,真是不知道要怎么死的。”

    陈岩不说话,将杯中酒一口喝干净,然后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样也好。”

    明妖王也不敢尴尬,自顾自开口道,“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将你碎尸万段。”

    陈岩抬了抬眼皮,用手摇着酒盅,酒色如琥珀,映照出他面上的平静。

    “受死吧!”

    明妖王已经将力量积蓄,断喝一声,石破天惊,他背后浓如墨色的妖气倏尔一分,左右交织,如同开合的剪刀一般。

    自上而下,狠狠落下。

    一起势,风起云涌。

    天地四方的凶煞之气涌来,灌注到剪刀中,妖威滔天。

    一刹那之间,空间中都响起莫名的挽歌,声声凄厉,好像天地都承受不了这样的凶煞,在哀鸣不已。

    这一击,真的让人赞叹。

    与此同时,陈岩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未完待续。)